第二卷 破繭土木堡 第254章 風云突變

    看到這個圓圈,石鐵心有點發愣,這個虛虛的圈子就像一枚硬幣,直挺挺的懟在視界中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這個圓圈或許就代表了輔助瞄準的功能。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是不是說圓圈在哪,我的著彈點就在哪,然后就能指哪打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豈不是牛逼大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看了看修行進度上那個慘兮兮的【合格】,石鐵心認為應該沒那么容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移動一下槍口角度,圓圈果然跟著移動,看來圓圈果然代表了自己的著彈區域。但石鐵心立刻就發現了玄機——這個圓圈的大小,是會變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如果槍口歪斜,錯開了最佳的瞄準途徑,或者錯失了最好的開槍姿態,那么圓圈就會驟然加大。即便用膝蓋想想,也知道這個時候的子彈根本沒點準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而如果用標準姿勢好好瞄準的話,圓圈則會縮小,而且邊界會更清晰,視覺效果上就比剛剛的虛圈更上檔次。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鐵心反復嘗試,發現在自己屏息凝神、盡最大可能的穩定手腕并保持靜止的時候,圓圈是最小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瞄著十米靶,盡可能的縮小圓圈,半天之后石鐵心連開三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啪啪啪,彈彈中靶,射擊水平確實提高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鐵心不斷變換了單發點射、雙發點射、多發連射等方式,一口氣射完了兩個彈夾,然后利索的繼續壓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發現,雖然有了圓圈,但是難度依然很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就算瞄的特別好,在開槍時也未必就那么準。由于扣扳機本身的動作就可能導致槍口偏移,所以在開槍前的一瞬間,圓圈的面積依然會不同程度的擴大。而且在連續射擊過程中,開槍的后坐力也會讓圓圈不斷變大。如果不好好控制的話,后面幾發甚至完全沒個準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縮圈縮的越好,準頭就越好。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反過來說,瞄準時間太長肯定也不行。別人露頭你縮圈,別人突進你縮圈,別人跑路你縮圈,別人一梭子過來了,你躲了躲,然后發現之前都白瞄了,還得重新縮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精準與速度真是一對矛盾體,唯有不斷地提升射擊的能力,才能將射擊的兩面同時變得更強。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有意思?!?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咔噠咔噠壓好彈,石鐵心繼續開始訓練。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從這一天起,他摒除了其他一切雜念,甚至放下了學習,專心致志的在訓練場中訓練射擊。準頭和速度都是靠子彈堆出來的,一盒一盒的ACP彈被送到靶場,又被石鐵心快速的消耗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練起槍來真是花錢如流水,但是花了錢果然就是有效果。十米靶的準頭不斷提升,后來改成了十五米,二十米。石鐵心對這把槍的熟悉程度也在不斷提升,他已經完全不需要專門去記憶,僅憑這把槍在手中的重量就能判斷出載彈數。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白天訓練,夜里也在訓練。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睡夢之中,石鐵心似乎連通了另一個自己的記憶源頭。在夢中,他感同身受的重新經歷了這個世界線的自己在練習槍法時的一切。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練槍是辛苦的,而這個世界線的自己也是個認真努力的人。訓練,訓練,不斷地訓練,枯燥寂寞甚至伴隨著傷痛的訓練,但帶來的同樣是最扎實的提升。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被高手帶上分的感覺再次襲來,每次夢醒,石鐵心都覺得自己對手槍的認識加深了一分。表現在進度條上,就是會有一大串星星像沖鋒槍一樣突突突的打過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夜以繼日,不斷修行。在一個相當短的時間內,石鐵心走過了一個合格射手需要很久才能走過的路?;∩浠魘醯諞徊愕男扌薪認袷強斯?,在啪啪的開槍聲中不斷猛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從合格變良好,從良好變優異,然后很快達到了精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一日,石鐵心依然在靶場中練習。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現在縮圈速度已經很快,精準度和速度都比從前強了很多。而且即便偏離了標準持槍姿態、不在最好的瞄準軌道中,準星圈的面積依然控制的還不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鐵心覺得自己可以搞一些騷操作,比如凌空轉體落地秒開槍,或者三百六十度旋轉速射,散裝文學里的很多槍術高手都是這么搞的。對了對了,還有能一邊南拳北腿一邊東瞄西崩的,電影里把這玩意兒叫槍斗術,看起來真叫一個帥氣逼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鐵心嘗試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然后,他就深刻的明白了,“基礎射擊術”的基礎二字,真不是白標注的?;【褪腔?,騷操作什么的還是等學會了更進一步的射擊術再說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正當石鐵心沉下心來,決定繼續在精深級射擊術中繼續勇攀高峰的時候,一個電話打了過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拿起來一看,是阿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喂?!?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細!粗事了老細!粗大事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鐵心一皺眉:“出什么事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綠帽車神、那個藤原極真——”阿飛的聲音中帶著驚慌:“被殺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什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啪,石鐵心合上了手機,有些愣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藤原極真,死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轟轟轟,咆哮的引擎聲中,石鐵心飛速離開了打靶場。十分鐘后,他的小弟七嘴八舌的開始講述聽到的消息。石鐵心聽后,發現事情真的嚴峻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幾乎可以說是毫無征兆的,街頭上出現了巨大的波瀾。藤原極真在街頭練習機車的時候,被突如其來的襲擊者突襲。據說這襲擊者開著黑色的機車,像一道閃電一樣從后面追上了綠色的車手,然后手起刀落,一刀斬下了藤原極真的頭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現在所有人都在瘋傳是老細你殺了車神!”阿飛抓耳撓腮:“黑色機車,而且能夠追上車神的,看遍整個東京似乎就只有你了。呃……是不是你啊老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當然不是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鐵心忍不住咬牙。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現在還很難相信,那個與自己談笑風生、吃米飯團子的家伙,就這么死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雖然交集不多,但畢竟是一個還聊的過去的人。那個失落了飛馳之魂的家伙,就這么死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有沒有線索,是什么人殺了他,為什么要殺一個只懂得開車的家伙!”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沒有,暫時沒線索?!?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阿飛一籌莫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正在此時,阿飛的電話響了。他接了電話低語幾聲,然后吃驚的叫了一聲,隨后看了過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細,那個偷襲者又出手了,這次是東京狼!東京狼被砍掉了一雙手,正在醫院搶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鐵心霍然起身:“走,立刻去看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今天甘肃快3走势图解 北京单场怎么投注 快三大小单双稳赚技巧我来教教你诀窍 30码如何赢钱 3d六码直选多少钱 pk106码怎么三倍投 看牌抢庄牛牛20元进场 pt高是什么意思 福彩欢乐生肖玩法 北京pk10人工免费计划 秒速飞艇计划软件 新号送分的打鱼10000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 北京pk赛车免费神计划 致富二中一平特肖 看牌抢庄牛牛如何稳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