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昭和的平成騎士 第三百七十章遠光狗的第一次出現

    “加速把那個家伙撞出去!”澄子在冰川快要上車的時候對著駕駛貨車的駕駛員大聲喊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嗡”的一樣,貨車瞬間沖了出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豹使徒好像是在給那個女人增加壓力一樣,一步一步地前進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是,這些給了冰川還有澄子他們機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豹使徒被貨車給撞了出去,而此時冰川正在將G3裝甲穿在身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當澄子將頭盔給冰川戴好,假面騎士G3就完成了著裝。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藍色的身軀加上銀灰色的配色,這個完全機械化的騎士稍稍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背部背著一個電池,腰帶上的紅色指示燈代表著電池的電量。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過,G3可沒有奧特曼那種紅燈一閃就爆種,然后分分鐘弄死敵人的潛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完成了著裝之后,冰川騎上了自己的機車之后向著澄子還有尾室點了點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澄子按下了操控臺上的按鈕,貨箱的箱門慢慢打開,而隨著軌道的降下,冰川也從貨箱之中被投放到了道路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剛剛被貨車撞飛的豹使徒剛剛準備繼續追殺自己的目標,可是冰川卻駕駛著自己的機車將豹使徒給頂了起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既然已經看到了敵人一直在想要去追殺那個女人,那么冰川也就不打算讓敵人的目的得逞。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將豹使徒頂出去好遠之后,冰川才終于停下了摩托車,準備和敵人開始戰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GM01,啟動?!?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下車之后的冰川從機車的一側拿出了一把手槍樣式的武器,直接對著飛出去還沒有爬起來的豹使徒進行了射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是手槍當中射出的子彈打在豹使徒的身上卻沒有任何的傷痕,這讓冰川和一直關注著戰斗結果的澄子十分震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按照設計是的威力預估,這把武器射出的子彈是可以打破古朗基的皮膚的,可是現在卻一點作用都沒有,真的讓他們不敢相信。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就在冰川震驚的時候,豹使徒已經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后沖了過來再次掐住了冰川的脖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右手掐住了冰川脖子的豹使徒,左手一爪子揮下就在G3裝甲上留下了四道傷痕,而貨車當中的操控臺上的屏幕顯示,那個位置已經變紅了,防御能力已經喪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冰川又一次被甩了出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雖然防御力還算不錯,可是摔在地上之后,震蕩感依然讓冰川十分的難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電池單元受到重擊,電池輸出能力下降到65%?!憊刈⒆臛3情況的尾室在冰川摔在地上之后報出了此時G3的傷損情況。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沒有了電池的支撐,G3系統就是一堆廢鐵。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艱難地爬起來的冰川看著再次沖過來的豹使徒,他揮出了自己的左拳,同時右手拿著的武器也對著豹使徒進行了射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現在,他必須利用一切的方法,將敵人在這里消滅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豹使徒一拳打在了冰川的的右胸口,讓剛剛被他一爪子差點抓穿的胸甲徹底喪失防御?;さ墓δ?。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過,趁著這個機會冰川一通小連拳打在了豹使徒的腰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未知生命體的腰帶是一個弱點,這是他們對策組在研究過后得出的結論,可是冰川的攻擊對于豹使徒并沒有任何效果。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豹使徒又一爪子,將冰川給糊了出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一次,冰川可是沒有什么機會從地上起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大街上變身,也就是現在的監控設備不行,要不然明天就把你抓進去了?!甭】醋牌鎰嘔稻屯瓿閃吮瀋淼南枰蛔匝宰雜锏廝檔?。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看到翔一變身,隆就知道現在距離使徒已經不遠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是,將機車停下的翔一從車上下來之后,腰帶上正中心那像是晶石一樣的位置就放射出了白色的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要是正對著翔一的話,就好像是開著車的時候,正對面行駛過來一輛來著遠光燈的車,稍有不慎就車毀人亡。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翔一現在就是將遠光狗的氣質展現得一覽無遺,而跟在他后面的隆則很是想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將冰川打倒在地的豹使徒看了一眼冰川,準備轉身離開了,他的目標現在還沒有解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是,從遠處走來的翔一讓豹使徒有了感應,而倒在地上的冰川也看到了從遠處照射過來的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太過刺眼的光讓冰川不由得閉上了眼睛,只能稍稍睜開一個縫嘗試去看看來的人到底是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亞極陀?!北雇皆諳枰蛔叩攪慫砬暗氖焙蚪諧雋訟枰淮聳鋇拿?。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當將光之力能夠徹底覺醒,那樣的人才能夠成為亞極陀,而面對亞極陀豹使徒是抱著必殺之心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豹使徒沒有多說別的,直接一拳打了出來,只是翔一左手一檔,右拳直接打在了豹使徒的胸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迅敏的動作讓躺在地上的冰川感到驚訝,而且翔一的這一拳直接打得豹使徒后退了好幾步。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雖然有些裝逼,不過看起來幾乎沒有翔一意識的時候,戰斗力還真是不錯的,只是當翔一能夠自己控制了,但也失去了那種簡潔的戰斗方式?!甭≌駒諳枰緩竺嫻囊桓黿鍬淅錈娑韻衷詰惱蕉紛齔雋似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又是一腳,翔一將豹使徒踢飛了起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豹使徒剛剛落下就被翔一一拳打了出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嗯嗯,這兩拳不錯,這才是戰斗的樣子?!甭】吹秸庵終蕉販絞膠蓯鍬獾廝檔?。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看著翔一在毆打了豹使徒一會之后,站在原地擺出了騎士的姿勢,隆突然注意到了一個被他之前忘記了的事情。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話說這個時期果然是二叔的巔峰小蠻腰,也不知道未來的驅動器越來越大,二叔那逐漸變粗的腰也一定的很難受的?!?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隆沒有盯著翔一頭上那已經打開的角,反而關注著此時變身成為亞極陀的翔一的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六角龍的突然在亞極陀的腳底下出現,隨著將原本在前面的左腳收了回來,形成六角龍圖案的能量收縮到了翔一的右腳下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恰?!?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翔一起跳的時候大喝了一聲,正對著他的豹使徒可以看到翔一前腳掌上匯聚著的金色能量。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好,被發現了?!?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正在觀戰的隆突然抬起手擋住了從火車大燈照過來的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是什么人?”小澤澄子從車上跑下來對著隆喊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剛剛冰川已經失去了意識,所以打算將冰川和G3裝甲一同回收的小澤澄子命令司機將車開到了現場。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是,在剛剛趕到的時候,車子的前燈卻照到了一個人影在那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因為隆的手擋住了自己的臉,所以澄子現在看不清隆的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只是一個路過的人,聽到這里有聲音就過來看看,沒想到這里竟然有怪物,你們是警察嗎?”隆裝作非常無助的樣子回答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把你的手放在腦后,然后背對著我們?!背巫喲笊宰怕『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被翔一一腳飛踢踢出去的豹使徒,頭上先是出現了光圈,當光圈擴大到極限的時候,豹使徒原地爆炸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個爆炸在此時也將澄子和其他的警察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