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八章 梅園浮尸

    “是總務科的黃侍郎,他昨天和我一起喝酒時,說從黑市得到了消息,島國有個潛伏在北平的蝎組,近期可能會對我進行報復行動,讓我小心防范著點?!?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后來就說起擴編的事,說他小舅子想要進偵緝處,希望我到時候能通融下,我當時就納悶了,擴編的事兒,我都不知道,他居然知道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楚牧峰對曹云山自然不會有所隱瞞,將和黃侍郎見面的情況一股腦地全都倒出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原始是那個黃鼠狼??!”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聽到這個消息是黃侍郎說的,曹云山唇角抽搐了兩下也很快釋然。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得了,他說就說吧,真要是鬧得沸沸揚揚,也是他的事兒。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沒錯,擴編這事是真的,昨天開會基本上已經定下了調子,你們一科偵緝隊會從現在的三個擴編為五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五個偵緝隊將全都歸你直屬領導,每個隊長和副隊長的任命,每個組員的挑選,也全都是你說了算?!?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曹云山看似很隨意說出來的這番話,卻意味著分量十足的大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真要是能直管五個偵緝隊,那楚牧峰這個副科可就是含金量最高的副科,甚至警備廳很多正科都比不上他。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師兄,組員方面我可以把關,隊長的人選,要不還是您來定吧!”楚牧峰自然不會真的大包大攬過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兩個偵緝隊的擴編,需要照顧到的人和事有很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要不然會有黃侍郎的通風報信嗎?當然不會,他也是為了自己的小算盤。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個蛋糕擺在眼前,楚牧峰自然不會忽視掉曹云山的存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當然至于說到閻澤那邊,楚牧峰倒是沒多想,根本沒有這個必要。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別說是兩個偵緝隊的人事權,即便是處里面普通科級人事任命,也根本不需要閻廳長來操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位置不同,眼界自然不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事你心里有數就成,至于說到隊長的任命,我這邊有一個人選,其余的你那邊安排好就成?!?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這個人選,等到擴編通過后我再介紹給你認識!”曹云山還真是有個安排,直截了當說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好!”楚牧峰自然是滿口應承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對了,師兄,這個黃侍郎到底有什么背景???消息居然如此靈通?”兩人就擴編的問題又聊了幾句話后,楚牧峰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都說黃侍郎有背景,但到底是什么來歷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的后臺不在警備廳,而是在民政部!”曹云山緩緩說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民政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嘖嘖,這就難怪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當下不單單是北平警備廳,所有的警備力量都是歸屬民政部直接統率,而不是歸屬北平市市府管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黃侍郎要是說有關系在民政部的話,那么在這里上面還真是要給他點面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看來今后自己也得重新衡量和黃侍郎的關系定位了,畢竟他能跟金陵那邊搭上線,會有很大便利。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等到他那個小舅子過來后再說這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師兄,那我先下去了!”事兒差不多說完了,楚牧峰提出告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行,去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第二天上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警備廳,會議室。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閻澤主持召開會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隨著幾個議題先后討論完畢后,閻澤就將偵緝處擴編的事情提上日程,他這次沒有準備再繼續拖延下去的意思,直接了斷的說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諸位,如今北平市如今是多事之秋,那么咱們警備廳就要進一步加強力量,從而確保治安穩定,所以說偵緝處一科的擴編,是勢在必行?!?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就這事,咱們今天必須討論出個結果來,我先表明我的態度,我是贊同擴編兩個偵緝隊?!?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也同意!”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幾乎就在閻澤話音落地的瞬間,副廳長秦睿廣便率先附和,明確表示支持,還有理有據地給出了理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知道諸位留意到沒有?咱們北平城這段時間涌進來的外來人口很多,人多的話就會容易出現亂子?!?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怎么確保不出亂子呢?當然是要靠咱們了!尤其是一些大案要案的偵破,必須要從速從快,否則百姓是怨聲載道,就像前陣子的斷手案,就需要大量警力作為支撐,沒人,還真不太好破案。所以對這次偵緝隊的擴編,我是堅決擁護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也同意擴編?!?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副廳長謝文東緊隨其后表態,在這種事情上,大家伙都能有利益可沾,那么就沒有必要設立什么阻礙,真要是提出反對意見,只會惹人憎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附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同意!”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支持!”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隨著在場所有副廳長都選擇了力挺,這事也就很快落實,閻澤眼神滿意的掃過全場,沉聲說道:“那好,這事就這樣定下來,下面就擴編的具體人數、武器裝備需求等方面,我建議讓偵緝處拿出個章程,咱們審核下即可?!?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警備廳發生點什么事,內部傳得是非??斕?,擴編的事剛通過討論,很快就傳遍了全廳每個部門。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知道這次是偵緝處一科要擴編后,其他各部門都表示了強烈的羨慕,誰都清楚這樣一來,楚牧峰手中掌握的權柄會變得更加重要。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家都是明眼人,看出年紀輕輕的楚牧峰可不僅僅是神探,而且還是紅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整天,警備廳都在議論著這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至于曹云山接到通知后,自然是將任務丟給了楚牧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可是給小師弟手下招兵買馬,他不來做誰來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科這幫人知道要擴編后,也是興奮不已,這又不是來占位置的,而是增加位置,當然是好事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次日,白武區所轄內一處叫梅園的景區。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里的綠化非常好,到處都是郁郁蔥蔥的綠植,尤其以梅花樹居多,冬日來賞梅是別有一番意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公園里還有一座活水湖,清澈湖水被微風吹皺,蕩漾出來圈圈漣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炎炎夏日,很多人都來這邊游玩,手頭寬裕的還會去湖上泛舟,歡聲笑語隨處響起。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當然,也少不了那些喜歡釣魚的老漁翁。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正所謂春釣雨霧夏釣早,秋釣黃昏冬釣草,所以天還未亮,就有幾個釣魚的來到河邊,打下窩子,然后將一節節竹竿接起來,裝上線,調好浮子,穿上蚯蚓,準備開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咦,老周頭,你看那邊飄著個什么東西???是人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隨著天漸漸亮了,一個帶著斗笠的漁翁指著河面上說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人?哪里?”被稱為老周頭的漁翁抬起頭,瞪大眼睛看過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就在那啊,那座橋下面漂出來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說著,那個戴斗笠的放下魚竿,走到河邊,伸長脖子仔細一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么一看,他臉色唰得慘白如紙,身體更是下意識地顫栗起來,失身驚呼道:“啊,真是個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快來人啊,這里淹死個人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周頭也清清楚楚那具漂浮在水面的尸體,哪里還敢猶豫遲疑,趕緊大聲喊叫起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差不多半小時后,當白武分局偵緝隊隊長余剛帶隊過來的時候,人工湖的湖邊已經是圍了一群人,他們都是來看熱鬧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即便知道這里漂浮著的是一具死尸,他們也沒誰害怕,都還很興奮的觀望,七嘴八舌地議論。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們說這人怎么這么倒霉,居然淹死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會不會是被人殺的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看不像,要是殺了怎么會丟河里,肯定找個地方埋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可惜了,看起來年紀輕輕的,就這么淹死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淹死的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對,看熱鬧的人有很多都是這么認為的,他們覺得這個男人應該就是淹死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況且這里可是公園,敢說殺人后不會被發現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尸體很快就被打撈上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里也被迅速戒嚴,余剛好歹也在下面干了多年的偵緝,處理起來這種事也是很嫻熟的,帶來的法醫很快就將死者的基本資料匯報上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死者:男性,身高一米六五,體重約120斤,上衣兜中裝有一本記者證,但名字照片因為長時間浸水,泡爛了,所以沒有辦法確認具體身份?!?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身上沒有明顯的打斗傷痕,也沒有任何利器造成的傷口,初步判斷為淹死,淹死的原因是自殺還是他殺,未知?!?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淹死的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嗯,似乎是這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余剛簡單看了看,對這個結論表示認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至于說到死亡的原因是他殺還是說自殺,這個就有待調查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立刻安排人沿著湖邊進行排查,看看有沒有誰見過這人?!庇喔照局鄙硤宸愿浪檔?。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是,隊長!”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身邊立刻有手下開始去做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隊長,那這具尸體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規矩處理吧?!庇喔賬嬉饉檔?。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家伙不過是個小記者,應該沒什么油水可撈,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慢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就在他們要抬走尸體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從人群中響起,隨后一個身影分開人群,走了進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原本是想要呵斥的余剛,在看到靠近的人是誰時,頓時滿臉堆笑,討好般的走上前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楚科長,您好!”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楚科長?楚牧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對,出現在這里的人就是楚牧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現在每天都會早早起來跑步,這不,跑到這邊,剛好看到湖邊圍著大群人,聽說里面淹死個人后,就忍不住來看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是?”楚牧峰挑眉問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是白武分局偵緝隊的隊長余剛,我經常聽東廠提起您的事跡,對您可是非常仰慕!”余剛恭恭敬敬地敬禮后說道,臉上露出幾分激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