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0525章 如此太子

    迎著劉獒的目光,天子很快便清醒了過來,他看著周圍,心里卻是想著,有沒有可能駁回這個提議,哪怕這個提議對地方治安會起到不錯的作用,他打量了一番,滿朝公卿,唯獨郭嘉與邢子昂并未言語,這兩人,都是支持新政的大臣,不認同這位反對新政的太子,很是很正常的。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不過,在一旁的劉備,竟然都是贊許的點著頭,與周圍的臣子們笑著談論起來,要知道,他可也是支持新政的大臣啊,朝中公卿們在商談該如此施行此事,談論的很是激烈,而天子許久的沉默,讓大臣們似乎意識到了什么,廟堂在一瞬間沉默了下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袁紹暗道不好,看向了對面的司徒盧植,盧植也是有些擔憂,不過,他并不是為自己擔憂,他只是擔憂這位賢惠的太子,會不會因為百官的扶持,而被天子所忌憚,在這沉默之中,天子忽然笑了起來,他從座位上站起身來,走到了太子的身邊,將他扶了起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太子能有這般愛民之心,朕心甚悅!”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不愧是朕的太子??!”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隨著天子開口,百官如釋重負,天子看著他們,說道:“諸君務必要齊心協力,共同辦理此事!此乃太子所提議的首政,定要辦好??!”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謹諾!”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百官們繼續談論起來,天子還是微笑著,看著面前的劉獒,他并沒有多說什么。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在最后的時刻里,天子還是冷靜了下來,若是他要反對此策,只需要自己開口,群臣便不敢再多說什么,不過,如此,卻是傷了那些老卒之心,也會傷了大漢軍旅的心,畢竟,他們有一日,也會退伍,返回家鄉,天子笑了笑,無論自己事允許還是反對,劉獒都沒有任何的損失,都能獲取軍心。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妙啊,妙!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朝議結束,天子返回厚德殿,坐在案牘前,有些呆滯愣神,他閉著眼睛,思索了許久,方才下令,讓韓門將張郃帶來,張郃來的很快,天子尋他,向來都是沒有什么好事,趕來之后,拜見了天子,站在天子的身后,低著頭,一言不發。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張公啊。。。近年來,太子在兩大學府里,都結交了甚么人???”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天子詢問,張郃抬起頭,有些疑惑的看著天子,說道:“陛下,太子殿下在兩大學府內,威望很高,上下學子們,對他極為的折服,不過,從未聽聞太子與他們有什么結交的,也并未曾往來,殿下所往來者,不過諸葛,司馬,袁三人也?!?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嗯。。。多派些人手,前往袁府,太子做了甚么,說了甚么,想做甚么,朕都要知道!”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謹喏!”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張郃領命。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走出皇宮之后,張郃有些無奈的嘆息了一聲,站在皇宮大門,周圍的黃門都是畏懼,不敢靠近,更別提其余人,將顫抖著的雙手藏在衣袖里,站立了許久,他這才返回了自己的府邸,剛剛回到了府邸,他就讓隨行的繡衣使者守在門口,不許進來,自己則是去了書房。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到了書房門口,張郃直接推開門,走了進去,這并不是他的書房,是他長子,張雄的書房,張郃坐進書房,嚇到了正在讀書的張雄,看到是父親,張雄起身,拜見了他,張郃揮了揮手,讓他坐在自己的面前。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張雄有些疑惑的坐在張郃的面前,看著張郃,有些疑惑,張郃看著他,說道:“我知道你跟太子走得近。。??墑?,以后你要稍微遠離一些,你不必討好奉承任何人,我的爵位,遲早都是你的。。?!?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張雄與父親不同,他身材并不高大,又好文事,此刻聽得父親如此言語,他氣得臉色漲紅,站起身來,說道:“阿父以為,我是那般曲迎奉承之人麼?我與太子來往,只因太子之仁厚,他對我以禮相待,看重我。?!?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屁話!若不是你為我的長子,他能如此對你麼?!”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能!你哪里知道,殿下從不因身份而區別對待,就是那些寒門弟子,閹人族親,他都能以禮相待,以誠相待,就因為我是阿父的長子,就因為我阿父是直指繡衣使者,從未有人與我交往,也未曾有人看得起我,只有殿下,以我為友,如今,太學眾人都以我為友!”張雄憤怒的說道。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你的爵位,你給二郎便好,我不稀罕!”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你”張郃憤怒的抬起了手,卻遲遲沒能落在他的臉上,他喘著氣,思索了許久,嘆息著說道:“好,你與何人交往,我不管你,但是,以后,不要再偷看我的書信文案,不然,我便不講父子情面了。。。?!?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還有,告訴殿下,我很感謝他送的誕禮,我也不會告知陛下,可是,若是他有不軌之心,我是不會辜負陛下的!還有,讓他多留意周圍。。?!閉培A說完,氣沖沖的離開了書房,只留下張雄一人,有些惱怒的自言自語,“殿下豈是那種賊子。。?!?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次日,在太學院里,祭酒正在講學,太子坐在人群的正中間,認認真真的聽著祭酒講學,還拿出筆墨記錄下來,祭酒心里大悅,講述完了課程,還跟太子聊了許久,這才離去,他剛剛離去,一群學子就繞在了劉獒的周圍,聊了起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殿下。。我聽聞了昨日廟堂之事,這些老卒,從來沒有人理會過,他們能遇到殿下這樣的仁義太子,實在是他們的福分啊,等我阿父回來,說不準他有多開心。。?!幣荒昵嵫ё詠彩鱟?,劉獒看著他,笑了笑,說道:“仲謀啊,等你阿父回來,一定要給我引薦一二,我對此事可是一直念念不忘??!”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哈哈哈,自然如此,還有我那長兄,我那兄長,極為悍勇。。?!?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劉獒聽著,點點頭,以為然。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子恒。。。。你阿父呢,還是沒有任何書信麼?”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尚且未有?!?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幾個人正聊著,張雄湊了上來,看著劉獒,將一本書籍遞給了他,說道:“太子殿下,多謝你將此書借與我翻閱,我連夜讀完,感觸頗多,情不自禁,寫了些注釋,還望殿下恕罪!”,劉獒接過書,笑著說道:“哎,君能留下墨寶來,我當感謝閣下才是,不必如此。。?!?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兩人對視,笑了笑。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對了,聽聞這新任的執金吾呂將軍進了城,不知你們可曾見過他?”劉獒問道。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有一人點著頭,說道:“我見到了,他昨日來的,還把我叫去了他的府邸,交給我一封書信,是我阿父的。。?!?,這人喚作典滿,父親便是如今駐扎在寧州的校尉典韋,劉獒點點頭,又跟典滿談了許久,過了數個時辰,這才返回了府邸。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剛剛回到府邸,就看到了諸葛亮,他坐在前院里,一旁還有司馬懿,諸葛亮皺著眉頭,好似有什么心事,劉獒笑著過去,與兩人拜見,坐了下來,諸葛亮看著面前的劉獒,看了許久,方才問道:“殿下,老卒之事,殿下可曾告知過天子?”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當然告知過了!”劉獒有些驚訝的說道。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諸葛亮皺著眉頭,問道:“殿下,不要欺我,我已經得知了,殿下并未告知天子,可是?”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姑父!我怎么會欺你,我是真的告知阿父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殿下,你若是視我為親近,就以實話告知與我。。。只要殿下說實話,我絕不會有其他想法,只望殿下以實話告知!”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姑父,我是做了什么事,讓你如此的不信任我。。?!繃躕嵴酒鶘砝?,眼里含淚,他說道:“姑父若是不信,我這便帶姑父前往厚德殿!”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諸葛亮看著劉獒許久,搖著頭,說道:“不必如此,殿下,我信?!?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一旁的司馬懿低著頭,聽到諸葛亮如此模樣,他搖著頭,說道;“孔明啊,你可是因天子在廟堂里的模樣而困惑?你沒有明白,天子那是故意的,殿下仁義,親近太多,天子或是有些。。??瓤?,他是故意如此,想要折損些太子的名望啊。。?!彼韭碥菜底?,諸葛亮點點頭,也就接受了這個理由。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司馬懿抬起頭,看向劉獒,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劉獒自然是察覺到了,他看著司馬懿,有些惱怒的說道:“君勿要如此言語,阿父乃是我的至親,他絕不可能對我不利!”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殿下恕罪,我失言了。。?!?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三人正聊著,幾個老卒卻湊了上來,對著劉獒大拜,劉獒大驚,連忙將他們扶起,他們都有些激動,只能不斷道謝,劉獒勸慰了片刻,從他們口中得知,他們已經在雒陽內謀到了差事,甚至,主母司馬氏聽聞他們的事情后,還給他們買了屋子,為他們操辦婚配之事,幫著他們成家立業。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劉獒不禁稱贊道:“主母賢惠,與師君十分般配!”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三人正說著,袁尚也來了,四人一同聊著。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殿下啊,袁公大婚,殿下也不能一直待在袁府了,若是天子應允,便再造一處院落。。?!彼韭碥菜底?,諸葛亮與劉獒也是點點頭,如今,他也的確不能繼續住在這里了,可若是再造府邸,只怕天子是不允的,那樣,他就只能待在東宮,這些好友,也就很難相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劉獒皺起眉頭,這有些困難啊。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嘿!這有什么難的,殿下,此事,就交于我好了!”袁尚拍打著胸口說道。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哦?顯甫有何妙計?”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將叔父周圍的民居買下來,造一個府邸,再打通與叔父府邸間的院墻,說是袁府別院,不就好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袁尚開心的說著,諸葛亮卻有些為難的說道:“這周圍都是民居,人家這么會將房屋賣給你,我們不能以勢壓迫他人。。?!?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袁尚一愣,說道:“多給些錢財不就好了!我不會欺壓百姓的,多給些錢財,他們定然允許!”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可是,這錢財。。?!?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錢財的確是難事,我也沒有太多的積蓄,哎,翻箱倒柜的,估計也只能湊出個二十多萬錢。。?!痹興底?,忽然發現氣氛有些沉默了下來,劉獒,諸葛亮,司馬懿三人,幽幽的看著他,也不言語,就是那般盯著,卻是看到袁尚心里有些發毛。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怎么啦?太少?要是不夠,我就只能去賣田了,我在汝南還有。。。?!?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好了,不必多說了。。。。足夠了。。。。我們又不是要造皇宮。。?!?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司馬懿幽幽的說道。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