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九十六章 密會

    第四百九十六章密會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皇家當然也要祭掃,“禁中前半月發宮人車馬朝陵,宗室南班近親,亦分遣詣諸陵墳享祀,從人皆紫衫白絹三角子青行纏,皆系官給。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節日亦禁中出車馬,詣奉先寺道者院祀諸宮人墳?!?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因此其中很多準備工作,就需要將作監來完成。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什么金裝紺幰,錦額珠簾、繡扇雙遮,紙袞樓閣之類,都少不得。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另外還要準備棗錮、炊餅,黃胖、掉刀,名花異果,山亭戲具,這些東西,被稱為“門外土”。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宮中貴人的轎子要以楊柳雜花裝族頂上,四垂遮映。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而且趙頊親自點名,這次寒食的食物,就不勞內膳房了,一起交由將作監制備。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汴京散花樓的糕點外賣,如今也是大大的有名。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要來錢的法子實在是太多,像蛋糕面包壽桃之類的東西,其實利潤非常巨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也懶得吃獨食,蜀中的時候由文殊坊代理操持,汴京就純素的交由大相國寺代理,葷油的交由散花樓代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一貫的風格,他只需要兩成收益,剩下的該別人賺。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往年清明節汴京城的坊市,一般就賣稠餳、麥糕、乳酪、乳餅之類。如今大相國寺和散花樓的品種,一處都不下二三十樣,兩處三班連倒,這糕點竟然都供應不上,寒食前三日起,天不亮門前就排起了長龍。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不過趙頊一句話,卻讓人家內膳房尷尬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事情平白無故得罪人,因此蘇油只好提出請求,讓內膳房當任監事,分出兩波隊伍,一路在散花樓,一路在大相國寺,寒食節前一日的晚間,親自負責監督特供食品的制作。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為這事膳食尚宮提起來就搖頭稱贊,光從此一事兒就能看出,咱小蘇探花的前途,絕對不是一個將作監這么簡單。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再看看你們這幾個心竅都給豬油蒙住了的東西,成天憨吃傻脹,可有一分的伶俐勁兒?官家一來主意你們便沒了主意?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無怪人家在外邊能多立功勛呢,光看這份人情,實在是太通透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二月末,汴京城的鹽價突然起了波動,一斤從平日里的三十五文銅錢,陡升到了四十文。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按照常理,這時候官倉就該放鹽平定物價,然而這次官府遲遲沒有行動,原因據說就是正在籌備寶鈔發行,京中鹽倉將作為硬通貨儲備,壓倉用。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接著,市面上傳出風聲,說是舊引會一刀切作廢,接下來將被寶鈔代替,如今唯一的途徑,是銀行寶鈔和蜀鈔會按照一定的利率進行兌換,因此蜀鈔是除銅錢,金銀之外,如今唯一的可持有貨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一夜之間,四通商號門前排起了長龍,都是前來兌換蜀鈔的行商,手里揮舞著鹽引,鬧著要求兌換!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市井百姓,開始瘋狂搶購物資,鹽,醬油,咸菜,咸魚,臘肉,只要是有點鹽味的,恨不得都要往家里搬。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市面上的鹽引似乎突然暴增了不少,帶來的相應后果,就是流通貨幣的大量減少,以及鹽鈔的驟然貶值!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一邊是鹽鈔貶值,一邊是鹽價上漲,這感覺就如同解州,蜀中,淮揚的鹽場,突然全部停產了一般!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恐慌繼續蔓延,到二月的最后一天,鹽價達到了讓人瘋狂的五十文!而鹽引,則跌到了每斤二十文!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官場開始不安,御史們開始準備,所有人都知道,這回鐵定有人要烏紗不保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當日晚上,一駕馬車緩緩駛入了南通巷。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馬車直接進入了和蚨祥,車上下來一位十七八歲,箭袖騎裝的英武少年。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見到這等光鮮的大樓鋪,再看到青石大院中開得正艷的雪白梨花,不由得一笑:“皇叔好大的產業!”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余大郎將少年扶下來:“王爺,國公家的劉翁,乃是鈔引行的行首,這等氣派,也是應該的?!?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劉掌柜過來拱手:“小人拜見王爺?!?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少年正是昌王趙顥,宋英宗趙曙和高滔滔的第二子,有天資,好學,每學完一經,就賜給講讀官以器幣服馬。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好圖書,博求善本。書法工飛白體,善于射箭。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端是文武雙全。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其實在他下邊還有個曹王趙頵,也是高太后親生,端重明粹,工畫善書。所畫墨竹圖,位置巧變,理應天真,作用縱橫,功齊造化。尤精篆籀,有盡六幅縑止書一字者,筆力神俊,可謂驚絕,殆非學而知之者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可奇怪的就是高滔滔,既不像皇家愛長子,也不像百姓愛幺兒,偏偏愛中間這位。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顥一抬下巴:“虛禮就少些吧,朝中小人倡亂,百姓苦不堪言。如今鹽價一斤五十文,敢問立朝百年,有這么駭人的事情嗎?劉掌柜作為行首,是怎么指導鈔引行做事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劉掌柜賠笑道:“小人還能怎么辦?還不是只有多放出鹽引,希望商賈們趕緊從解州調運啊,這都已經放出去六十萬貫,也算為皇宋盡心盡力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顥哈哈一聲大笑:“可謂喪心病狂,不過我喜歡!皇叔到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劉掌柜躬身:“早就在雅設恭候王爺大駕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顥說道:“好你個家生的奴才,敢讓皇叔久等!前頭帶路!”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幾人上到三樓,卻見一位紫衣中年人站在琉璃燒嵌瑞獸之前,正在認真端詳這件五彩的銅器。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聽到腳步聲,中年轉過頭來,正是當今皇帝的親叔,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慶軍節度使、檢校尚書左仆射,虢國公趙宗諤。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宗諤見到趙顥就搖頭贊嘆:“宗室里邊,就數二郎英姿勃茂,每次見到你,都不免讓人感慨,人間最好,還是少年時光啊?!?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顥拱手見禮:“皇叔萬安?!?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宗諤招呼趙顥入座:“安不了了,如今每日十萬貫往外灑鹽引,直如山崩河潰一般,叔叔這點老家底,眼看著就要空嘍?!?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顥說道:“皇叔見笑了,鹽引十萬貫十萬貫的往外出,這精鹽可是千斤萬斤的往里進,這就叫堤外損失,堤內補?”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打小鬧,小打小鬧?!閉宰譖談則砩喜瑁骸岸?,火候差不多了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顥說道:“三月一日,皇兄要駕幸金明池,我覺得就是個機會?!?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宗諤點頭:“幾個窮御史也收了錢,答應彈劾計司亂政,胡亂改制,導致汴京物價飛漲,民怨沸騰?!?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顥說道:“那是,唐介老兒窮光蛋出身,家中怕是清寒得收刮不出一千貫來,如何掌控百萬的流水?皇兄憂心國政,未免操切了些,四通畢竟是外人,國財不由宗室掌握,交給外人運作,是什么道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宗諤一拍大腿:“正是如此!宗室之中,能掌管皇宋銀行的人,非二郎莫屬!”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顥嘆了口氣:“御史言官,只知道職責時弊,卻拿不出解決辦法。憂國憂民的,可不就還是我們嗎?唉……我說搬出宮來以免兄長嫌疑,奈何娘娘就是不聽,很多事情,雖然憂心忡忡,卻又提都不敢提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宗諤暗罵了一聲“小狐貍!”,面上卻大聲附和:“提!必須提!二郎覺得不便,這話我當叔的來說!不過,不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顥說道:“皇兄才二十,我們更小,宗室之中,還是得仰賴老成之人操持。叔叔一輩里邊,愿意出來做事,還做得好事的,能有誰?還不就皇叔你?所以這大宗正一職,本就該皇叔挑起來才行?!?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宗諤頓時眉開眼笑:“哪里哪里,其實說來說去,還不都是為了天家的體面?二郎,叔叔這回可都是為了你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pk10七码滚雪球三期 北京福彩赛车开奖时间 二八杠生死门有几种 高频彩人工计划app 彩票怎么做计划 六码复式三中三多少注 网上彩票代理怎么赚钱 大乐透预测开门彩 功夫计划app 彩无敌河内快5计划 幸运五分彩怎么玩稳赚 江西时时数据下载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 双色球输入号码查询器 网赌AG作假截图 幸运飞艇助赢计划软件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