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四十一章 眾人

    第四百四十一章眾人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元貞!小石頭!小七哥!小鼠!哎喲這位是……”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介紹:“這位是種誼,算我半個學生,這次跟著來體驗一下蜀中山水?!?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眉山什么都不缺,眾人圖省事什么都沒帶,就這么說笑著來到可龍里村子。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種誼一看門口的大池塘和池塘后青瓦白墻的祠堂:“老師你家好漂亮!”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說道:“那是祠堂,邊上的才是我家?!?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祠堂前敞壩上全是鄉親,一見來人了都用了過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趕緊上前一一見禮。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來到祠堂,八公還是那身老打扮:“回來了?先給祖宗上香吧?!?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取過三柱香,恭恭敬敬地插在銀光斑斕的銅爐里,跪下叩了三個頭,轉身又扶八公坐下,也給他叩了一個,這才扶著他的膝頭:“八公,小油回來了?!?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八公摸著他的頭頂:“你呀,光知道逞能,起來起來,要不是薇兒啊,你這回我看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心是偏得沒邊了,逞能的是她好不好!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站起身來,蘇油看了一下祠堂:“嗐,怎么那根黃荊棍兒還供在那里?”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五嫂高聲道:“八公留著給你打娃子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眾人都是哄堂大笑,蘇油怕薇兒面薄,趕緊打岔問道:“好些人我都沒見過,誰是小鼠新婦???”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六嫂牽過一個相貌溫柔的女子:“這是我家的?!庇鍥諧瀆私景?。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那女子微微一禮:“見過幺叔。薇兒嬸嬸的喜服,我都準備好了,幺叔你就放心吧?!?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眾人又是笑開了,八公說道:“夠了夠了,薇兒還在這里呢,走吧,都去那邊,你那幫兄弟姐妹都家里等著呢,老二老四不說了,老三趕回來可不容易,唉,就丟小妹一個在京城里?!?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張散如今是開海船的人,南邊到過番禺,北邊到過京東東路的文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夔州號海試成功,蘇油立刻和當年在汴京租屋里吃過他飯的錢勰搭上了線。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錢家是吳越國國王錢俶的后人,文化世家,父子兄弟制策登科的,滿大宋獨一份,和蘇家的叔侄三人制科同中,并駕齊驅。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當年錢家的錢易才華橫溢到何等地步?《宋史》中說他“才學瞻敏過人,數千百言,援筆立就”。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十七歲時參加進士考試,不到中午就寫成了洋洋灑灑的三篇文章。出眾的表現,引起了一些官員的嫉妒,他們說錢易輕率、不穩重,故意不予錄取。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第二次再考,因為文章中帶著諷刺意味,被從狀元降等到探花。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降……降等到……探……探花……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到了錢勰這輩兒,文風依舊不弱,和大蘇惺惺相惜,既是同年又是好友,與蘇油關系也不錯。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娃也是妙人,如今正在如皋做縣令。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正好天旱蝗發。剛開始隔壁泰興縣縣令跟太守打包票:“俺們縣界無蝗?!?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結果蝗蟲大起,郡守詰之。泰興縣令辭窮,就找地方甩鍋,說蝗蟲是錢穆父的如皋縣飛過來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太守便發檄,質問錢勰你們如皋縣怎么回事兒?趕緊捕蝗,不得侵擾鄰境。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錢勰得檄,也不申辯,只在后邊批了幾句:“蝗蟲本是天災,即非縣令不才。既自敝邑飛去,卻請貴縣押來?!?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然后將公文正兒八經地轉給了如皋縣,這事情大宋朝野上下引為笑談。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有了這關系,如今張散正在兩浙路監工,以夔州號為藍本,和錢家一起打造巨型縱帆海船,下一步目標就是高麗和日本。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來到自家院子,一群人齊齊歡呼道:“小少爺回來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當年的孤童們,如今已經是四通商號各項產業中的骨干。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孤童中男多女少,女生一個不外落,跟娟兒一樣,全都嫁給了同甘共苦的伙伴。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不少人都有已經有了孩子,娟兒手里就抱著一個,和李拴住一起上來跟蘇油拜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將孩子接過來:“這小子!跟拴住哥一般的壯實!”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娟兒眼中含淚:“小少爺……好幾年沒見著你了,想得不行?!?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一邊搖著小小拴住,一邊扯開脖領:“娟兒姐姐給做的,我一直穿著呢?!?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李拴住添了胡須,更加的穩重:“少爺就是個重情的,我們都想你?!?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也眼睛發酸:“我也想你們啊?!?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說完想起一件事情:“對了,爺爺今年不回來了,他在龍首村種地種得上癮,二月又在鎮戎軍周邊開了八千頃?!?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朝廷因他屯墾之功,贈了個散官,如今是正六品屯田員外郎了,讓我回來罵你們,哈哈哈哈……”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李拴住有些無語:“爺爺這真是……小少爺,要不等小栓大些,我便和娟兒去那邊照顧他老人家吧,那邊也有鹽井?”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說道:“那邊是鹽池,你去純屬大材小用,老爺子這是餓久了,等他狠狠過完癮,還是叫他回來吧,商號另外派人去接手?!?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接著張散上前拜見:“少爺?!?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笑道:“三哥好樣的!是我們當中走得最遠的人了,錢家人還好說話?”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張散如今有了些精悍的神色:“是我們的船好說話,能拉能跑還無需太多人,和吳船浙船相比,強了不是一星半點?!?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關鍵是桅桿,鐵管細桅的技術在我們手上,他們沒有,只能合作?!?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桅桿的制造技術和炮管不同,使用很長的厚鐵皮螺旋纏打出來的,這個需要用到如今眉山最大的鍛錘。然后下粗上細鉆孔鉚接,這個需要用到車床和高錳鉆頭,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還有防腐漆,潤滑油,黃銅工件,鐵工件等等技術工藝,只有蜀中才能完成。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笑道:“那我就放心了,這次我再給你準備一件航行遠海的神器,你這幾年要將海圖畫出來?!?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還有,海上盜賊眾多,這次回去,多帶些扭力彈簧,在那邊加工成弩炮,順便試驗試驗我在渭州那邊搞的新式彈藥。聽說你給商號掙了不少錢?”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張散笑道:“多虧了老四,在夔州備貨充足。至于掙了多少,我都不知道,這個得問狗剩和糟娃?!?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劉嗣扯過張麒就是一拳:“龜兒愣是跑得快,跟著小少爺京城也去了,戰也打了,丟我一個人在夔州打官司!”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劉嗣如今是四通商號夔州大倉的負責人,張散拉玻璃器皿貢布去錢塘,就是在夔州上貨。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張勝和張藻從廚房出來:“少爺,可以開席了?!?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兩貨如今都在眉山本部,張勝負責蘇小妹去后的職務空缺,跟梁屹多埋一樣,也叫都管,相當于后世副總裁;張藻是當年的商務組組長,如今的總會計師,管理監督商號的錢口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當年蘇油年紀與這兩人還有小七哥差不多,因此感情也最好:“糟娃哥,狗剩哥,這次渭州大戰,多賴你們組織生產和調運之功,謝謝了?!?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張藻嘿嘿笑道:“少爺要是跟我們客氣,那我們不來虛的,待會酒桌上我們敬你可不得推辭?!?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一聽就不對,眼珠子一轉:“拴住哥,五哥六哥酒量如何?”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李拴住最沉穩實在,蘇油問什么他就怎么老實回答:“商號應酬往來,如今基本上就是這倆娃出馬,都練成酒仙了,少爺你可別上這當!”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四川时时平台 稳赚不赔 买彩绝招 彩票盈利计划 北京pk赛车开奖记录 七乐彩综合走势图表图 欢乐二人雀神作弊器 云南时时走势规律图 两人斗地主玩法 双色球开奖各省数据 澳门二十一点玩法规则 七星彩开奖结果今天 彩无敌计划 天津时时官网遗漏 真人二人麻将 北京时时一天几期 彩世家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