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一十五章 戰壕

    第四百一十五章戰壕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王二跟著老張抬著梯子懵懵懂懂的狂奔后撤,西夏軍士在他們身后追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剛跑到一處光亮開闊處,就聽得身后幾聲慘叫,王二一扭頭,就見身后竟然有一處巨大的藏兵槽,一隊藤甲戰士左手持藤盾,右手工兵鏟狂舞,轉眼將追擊的西夏人砍翻在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腳步聲響起,更多西夏人和更多的藤甲步兵在通道口聚集起來,頓時血肉橫飛,場面慘烈。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藤甲輕便非常,經過多次油浸,對付箭矢或有不逮,但是對付刀劍,特有的堅韌和彈性卻非常得力。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因為諸葛大丞相火燒藤甲兵的故事太過于印象深刻,蘇油命眉山生產者們在其表面涂上玻璃水,還做了噴砂處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但是乞第龍山的藤甲步兵防護再厲害,在西夏人以命搏命的瘋狂下也有了損失,局面開始有些不利。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王二一把拽住梯子:“張叔!別跑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老張頭也不回:“撤!撤回寨子里同他們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王二不挪步:“叔,你看一眼后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老張扭頭罵道:“你這娃……我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王二將梯子往通道邊一靠:“叔!上梯子,我給你上弦,射死那幫***!”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老張以最快的速度將自己的弩拉開,人還沒蹬上梯子站穩,弩矢就發射了出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一名宋軍甲士正被兩個西夏人撲倒在地,一名西夏人扔掉手中的戰刀,抽出腰里的匕首就要向戰士的脖子扎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然后就聽噗的一聲,一支短矢插入西夏人的右眼,直沒到箭羽。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重甲戰士將身一翻,操起工兵鏟將另一西夏人砍翻,喊了一聲:“謝了兄弟!”又向正和同伴纏斗的同袍那邊撲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老張呸了一聲:“你該叫叔!”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接過王二遞上來的鶴脛弩,又是一發射了出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王二在老張身邊喊道:“叔,我們人少,弩箭要救急,別見人就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老張端著弩瞄準前方,嘴里喊道:“就你***機靈,知道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話沒說完,卻又是一箭射了出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王二朝左右高喊:“控鶴軍!還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下子提醒了老張:“大家跟我喊!控鶴軍,還擊!幫夷人兄弟扛??!”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藤甲步兵也跟著喊起來:“控鶴軍,還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控鶴軍,還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無數撤退中的控鶴軍聽到呼叫,也停下了腳步。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阿囤烈的習慣是永遠與控鶴軍一起行動,控鶴囤安二軍,那真是十多年戰斗下來的交情,兩軍中不少軍士都是連襟,妻舅的關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血濃于水,越來越多的控鶴軍停下腳步,有樣學樣,開始在囤安甲步身后重新組織反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有了弩矢壓制,通道很快得到控制,西夏人堆積起來的尸體幾乎堵住了出口。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不過西夏人也不傻,殺入戰壕的軍士只見下去,不見出來,誰都能判斷出戰壕內的戰事不利。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好在他們有潑喜軍。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西夏是雙峰駱駝的重要產地,而潑喜軍正是一支駱駝背上的勁旅。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們的騎射裝備,是裝載在駱駝背上的小型拋石機——旋風炮。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兩軍陣前,高大敦實的雙峰駝背立著一架架扭力拋石機,把鞍袋里拳頭大小的石頭不斷的射擊出去,飛臨的彈雨,曾是宋軍害怕到骨子里的噩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縱石如拳”,就是宋史對他們的注解。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不過如今他們的旋風炮完全派不上用場,因為敵人都在戰壕里,只能聽見喊殺,卻看不到目標。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然而,他們同時還是一支工程師部隊,隨軍裝備里還有大量的木料,可以組裝成笨重巨大的投石機,發射巨大的石頭籠子,摧毀敵方城頭的防守設施。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很快這些木材便派上了用場,在壕溝上搭建起一道道臨時木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木橋架好,更多夏軍能夠從從地面越過壕溝,戰壕頓時失去優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戰就沒法繼續了,老張他們掩護著藤甲戰士,最終全部撤回寨中。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寨門打開,又是一大群舉著巨大滕盾的軍士沖了出來,擋住夏人的矢石,將部隊接應回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寨門上的千斤閘轟隆隆落下,城上的箭雨結束了西夏人的進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此戰整整進行了一天,從黎明戰至黃昏,西夏人成功占領了囤安寨外圍所有壕溝,將蘇油徹底困死在了寨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不過損失也是巨大的,精銳的步跋子損失三成,其余軍隊損失近五千。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一戰損失的都是西夏精銳,最后一道戰壕,離囤安寨尚有百步,正好是鶴脛弩的打擊范圍。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諒祚對作戰成果還算滿意,可對于囤安寨缺水的判斷,終于產生了動搖。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要不是梁屹多埋靈機一動反應及時,臨時征用了因壕溝注定無法使用的巨型投石機,搭建成跨越壕溝的橋梁,戰局最終會演變成什么樣子,還很難說。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如此頑強的抵抗,哪里有一點因缺水而帶來的焦躁不安?分明是比西夏軍隊還要兇暴強橫斗志頑強的生命收割機!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諒祚不知道蘇油是怎么鼓舞士氣的,難道真是用暴雨將至的騙局來維持?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為了試探寨子中人守城的決心,諒祚連夜組織了一次試探性攻城,冒著城上的箭雨,堆積柴薪放了一把火,損失數百軍士后,也終于明白了熟屈部的憋屈。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囤安寨的松木城墻,直娘賊的點不著!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囤安寨的火光,即使遠在鎮戎軍的種詁,也能在城頭清晰看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姚兕和乞第龍山,如今是過命的交情。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在蘇油眼中,兩個單身西班牙斗牛犬而已,找媳婦都有難度,卻已經大言不慚地商量著結兒女親家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姚兕擔憂地看著遠處的紅光:“知軍,兒郎們渴戰啊,鞍馬軍器,都是蘇明潤喂出來的,要真不救,不怕被陜西父老戳脊梁骨?”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種詁緊咬著后牙槽:“才數日而已,客軍未疲?!?br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姚兕說道:“從囤安軍消息斷絕之后,我便絕了飲水,兩日才過,便受不住了?!?br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種詁看了一眼姚兕:“能傻到像你這樣……也罷,這也是蘇明潤念破嘴皮的知行合一,實踐出真知了?!?br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姚兕說道:“不是,知軍你想,我一個措大都忍不了兩日,他蘇明潤一介文弱書生,能受得住這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說完又瘋狂暗示:“蘇明潤可是我朝探花,要是有失,你我的項上人頭……朝廷韓相公當政,這老頭殺起武人來,手可黑得要命……”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種詁又白了他一眼:“你是擔心女兒還沒出生就成寡婦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姚兕怒了:“為什么不能是兒子?!女兒怎么能打仗?怎么給他爺爺報仇?!他乞第龍山才生女兒!必須生女兒!”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種詁懶得理他這點怨念:“蘇明潤的死命令,白日里不見到三股狼煙,夜中不見到七星孔明燈,不可出擊,否則就算勝了,他也一樣要殺將!”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姚兕脫口而出:“蘇明潤?他不能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種詁第三次給了他白眼,這回都懶得說話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姚兕這才反應過來:“當我沒說,這娃手底下如今也是兩萬條人命打底……”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種詁這才繼續開口:“終于明白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渭州城一年來花團錦簇,是個人都眼紅。從諒祚找蕃人代理,同渭州進行交易那一刻起,便已經將餌吞下;囤兵天都山,就已經落入陷阱;過了石門峽,戰局便幾乎已經注定!”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就是一個口袋陣,諒祚要入渭州,只能從口袋的邊緣破起,過了石門峽后,就只剩下這條路?!?br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囤安寨,鎮戎軍,兩個犄角,只能二選一,否則便有后路之憂?!?br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蘇明潤成天擺出一副弱雞模樣,連我看著都想欺負兩把,在諒祚眼里,就跟渭州的學宮饅頭一般,皮薄餡大油水多,不咬他咬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樣想沒錯,可是真這樣做,那就完了?!?br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夏軍每一步,都被蘇明潤明里暗里安排得明明白白。我家八郎跟了他,眼界,學識,待人接物,哪一樣不是大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些都不重要,因為對別人狠,不算什么本事兒?!?br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可把自己做餌,對自己能狠的人,連老子都害怕!”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你還替他擔心?賣了你只怕還幫著數錢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时时彩技巧与攻略 3d福彩三胆是什么意思 北京pk10六码稳赢技巧 重庆时时彩五星1胆公式 重庆时时彩APP苹果版 二八杠棋牌大厅 后三组选包胆倍投 香港小霸王精选36码 最准的平特一肖图好跑狗图 大乐透开结果走势图 微信一个骰子赌博游戏规则 皇家彩世界 开奖软件下载 捕鱼达人2内购破解版安卓版 大赢家体育比分登录 赚钱游戏棋牌 赌博大小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