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零九章 尖厲獠牙

    第四百零九章尖厲獠牙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手下蹣跚著過來請戰,但是梁格嵬冷硬地拒絕了,狂奔百里,然后咬著牙立寨,如今的五千人,已經是強弩之末。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千人的損失,還承受得住,要是丟了石門峽,那才是打亂了兀卒的大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梁格嵬心里盤踞著很多的疑問,這次遭遇的宋軍,與以往從氣質,戰法,方方面面都有了很多不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比如宋人的三千騎軍,難道真的是僅僅比自己慢了一步?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昨天就是在這判斷上吃了大虧,以為對方與自己一般長途奔襲,結果從對方的戰力來看,根本就不是這么回事兒。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再比如昨夜的斥候,竟然一個都沒有回來,這說明他們一出自己視線,就扎進了對手的大圈套里邊。宋軍取得這么大的戰果,竟然不見好就收?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還有那種挑釁的方式,這是西夏人才有的行為,聽說這么干,宋軍將領是要被文官們彈劾的,他們怎么敢這么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過梁格嵬并不害怕迎戰,只需將人馬修養兩天,等到兀卒到來,他會第一個沖出去,讓對面那些囂張的猴子碎尸萬段。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就在這時,有人倉皇來報:“席豫薩童出戰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梁格嵬大怒:“敢違我將令!”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席豫薩童是梁格嵬騎軍副將,昨日戰沒的老將席豫弘期的長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西夏全民皆兵,就連婦女都有“健婦營”,被稱作“麻魁”。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正因為全民皆兵,因此其組織也常以部族為群體。軍令,有時候擋不住血脈親情的呼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匹黑馬當先,區區五百人,成一個錐字形,朝著刺著人頭的竹竿處奔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挑釁的宋軍猥瑣至極,見到寨中出來一支小隊伍,立刻砍倒剩余的俘虜,拔起竹竿奔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席豫薩童仰天痛嘯:“無恥宋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等追出五里,前方的景象讓席豫薩童瞳孔急劇收縮。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兩千騎軍已經嚴陣以待,陣前,高高立著族長的頭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席豫薩童抽出長刀:“席豫部的恥辱,只能用鮮血來洗刷!死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身邊的武士一起抽出兵器:“死戰!死戰!死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梁格嵬聽見遠方地平線下傳來隱約悲愴的吶喊,不由得狠狠一拳砸在寨墻上:“再有不遵軍令者,立斬!只等兀卒大軍到來,我自會帶著你們,去給死去的勇士們復仇!”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所有人都不再言語,只靜靜地在城頭守候,希望會有奇跡的發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然而直到夜幕重新降臨,席豫部,也沒有一人一馬回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天半以后,諒祚大軍離石門堡尚有十五里,梁格嵬便領著五千輕騎,沖出寨門,向南面殺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所有輕騎,寧愿迎上宋軍的刀口,也不愿承受兀卒的震怒。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戰馬兩天時間還調整不過來,五千騎軍都是備用的單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南下三十里,副將一指天空:“都管你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天空中,幾只不詳的禿鷲在盤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撥馬來到一處谷口,便見到前方幾百赤身裸體的尸首,橫七豎八地擺成了一個圓圈,兩根竹竿高高挑在正中,兩顆怒目猶張的人頭,一白發,一黑發,并立在那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梁格嵬鼻翼一下子就張大了,胸口不斷起伏,眼珠赤紅地說道:“去將兩位勇士的頭顱取下,送回大營和尸身一起妥葬!”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副將應命上前,小心繞過尸首,將竹竿拔了起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然后就聽見“轟隆”一聲震蕩山谷的巨響,梁格嵬只見到一團煙塵將副將高高拋起,然后撕扯成數段!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戰馬驚嘶不已,有的掉頭往來路狂奔,有的向兩側山坡沖去,有的直接腿一軟摔倒在地,屎尿橫流。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梁格嵬的戰馬狂跳甩頭,幾乎將他顛下馬來,就在他驚魂未定之際,兩側山谷亮起了兩支大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少的騎兵還處于恍惚狀態,任由胯下馬帶著自己東奔西突,山上兩支隊伍蜂擁而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瀘州蠻,囤安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山地步兵居高臨下,混亂騎兵倉皇接敵,失去了速度的優勢,騎兵也就是大一些的靶子而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梁格嵬抽出長劍,高喊道:“撤!快撤出去!重新集結回來沖殺他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前鋒數百人開始向來時的谷口沖去,剛奔行了數十步,一連串的爆炸聲響了起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團團黃土翻涌起來,接著在一瞬間變成巨大的煙塵氣浪,一下子將騎兵的身影淹沒,接著無數的碎瓷片,還有鉛丸,連同殘肢,斷臂,馬腿,皮甲和鞍具上的零碎,從煙塵中飛速射出,拋向四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烈焰地獄一般的場景,嚇得騎兵們都忘記了控制馬匹,更多的戰馬紛紛轉頭,向著南邊谷口奔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埋伏在山道兩側,身著迷彩,負責掛弦的工程小組,恨恨地吐著唾沫:“想跑,沒那么容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梁格嵬被一枚崩散的馬轡銅環擊中了額頭,頓時鮮血淋漓,眼前一片模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是他畢竟是一方主將,知道南邊是宋軍主力所在,絕對去不得,勉強掃視了一下戰場態勢,舉劍一指東面山坡,狂呼道:“下馬!結陣!向東面沖鋒!搶占山頭!等待兀卒來碾碎他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如今已是黃昏,這樣西夏軍隊背對陽光,沒有日光晃眼,也能將對手看得更加的清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可以說是梁格嵬并沒與什么指揮上的致命失誤,只可惜被一系列從來沒有遭遇過的新式武器打懵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戰爭的真諦,永遠都是以局部性的以多打少為勝機,積小勝為大勝。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因此當西夏人以密集陣型向囤安軍發起決死沖鋒時,梁格嵬仍然沒有犯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然而敗局在這一刻,已然注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囤安軍前排軍士都是大力猛士,他們身著藤甲,左手是輕巧的二林特色的藤盾,右手是恐怖的苗刀。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然而更恐怖的打擊,來自后方。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第一批上百枚帶著木柄的白色瓷瓶高高拋起,然后朝西夏人密集陣型的中心落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有先有后,喜歡搏命為樂的囤安軍老兵們,早已掌握了讓震天雷發揮最大殺傷的技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空炸!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多數震天雷在地面炸響,少部分,則在西夏人的頭頂上空爆炸。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轟??!”“轟??!”“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碎瓷片和鉛丸組成了一張恐怖的射線交織的立體巨網,將幾百平米的區域變成了鮮血的舞??!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凄厲的嚎叫和慘呼聲響起,剛剛鼓起斗志的西夏軍隊,立刻被彈幕清理出一片無人站立的空白地帶!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西夏人崩潰了,前方的人瘋狂沖鋒,他們希望殺進敵陣,希望在進入混戰之后能夠避免這種無法抗衡的打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后方的人開始瘋狂回撤,希望能躲開對方居高臨下的投擲范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尚未接敵,便被硬生生截成了兩段!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梁格嵬一直處于中軍位置,在西夏軍局面最混亂的時候,主帥卻失去了指揮能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囤安軍是冷酷無情的殺戮機器,刀盾手開始沖擊,迎上了已經自知無幸的西夏前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四尺長的細秀刀鋒,有的在山坡上劃出一道道優美的弧線,有的則如長矛般直進,不少西夏軍士在中刀的那刻才反應過來,對手的兵刃,比自己長了尺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居高臨下,刀長一尺,士氣旺盛對軍心混亂,配合有度對各自為戰,以逸待勞的有生力量對連戰連敗的疲憊之師……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還有一點,腳蹬釘靴的囤安軍的軍士們,抓地極穩,常常兩人互撞之后,西夏人狼狽跌倒,囤安軍士卻穩如泰山,接著就是趁對手重心失衡,居高臨下一刀劈至!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是一支比西夏步跋子更勝一籌的山地軍隊,戰心堅決,裝備精良,武藝高強,如今第一次對西夏人露出了尖利獠牙!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竞彩足球胜平负计算器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星罗斗地主龙虎 斗牛牛规则 财富来3d六码复式 幸运飞艇电脑计划软件 时时彩稳赚 时时计划软件免费版自动出号 重庆时时单双技巧 黑龙江时时开奖直播 pt游戏交易 新人注册送的lg平台 时时彩开彩结果 重庆时时龙虎计划 北京pk10稳定版计划 广东11选5任八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