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零四章 家粱的判斷

    第四百零四章家粱的判斷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嵬名浪遇抱拳道:“李賊喪家之犬,虧負天恩,聞兀卒一道,立刻聞風遠遁,怎么能比得上兀卒一根寒毛,此番失去巢穴僥幸逃脫,遲早也得授首!”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諒祚點頭:“聽聞此役乃家梁主持?李文釗膽小如鼠,見機不妙遠遁千里,剿了十幾年,愣是勢力越剿越大,此番遭受滅頂之災,看來那家梁倒的確是個人才?!?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嵬名浪遇說道:“家梁智計算是不錯,八個字點到了李文釗的死穴上?!?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諒祚問道:“哪八個字?”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嵬名浪遇笑道:“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家先生組織六谷蕃中小部落與渭州貿易,我們出鹽,許以兩成之利,如今天都山周邊熟蠻,盡數歸于我西夏旗下,不過表面上還是對大宋中心耿耿,除了得到渭州的財貨,蕃人的效忠,更重要的是搞來了不少情報”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諒祚說道:“的確是個人才?!?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嵬名浪遇說道:“本來我還有些懷疑他是李文釗的探子,如今看來,卻也不是。幾次差事,都辦得盡心?!?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諒祚說道:“既然盡心,那就該賞的賞,該封得封,如今他退路已斷,除了效力再無它途,這種人,好用?!?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嵬名浪遇點頭道:“是?!?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時候梁屹多埋進來了:“家先生回來了,兀卒,是否宣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諒祚擺手:“一個新投的宋人而已,要見早就見了,你們自去料理吧。我一會兒去騎馬?!?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梁屹多埋答應道:“是,庫里還有幾支上等的玉竹鞭子,一會兒我就給兀卒送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巢谷,不,如今的家梁,正從大道上行來,到得寨子門口,與隨行的百夫長拱手道:“每次出了固原,都是都頭來接應,實在是有勞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說完偷偷塞了一瓶酒過去,低聲道:“還有幾瓶零散烈酒,不入數的,算是家梁的一點小意思,哥哥散班后到兄弟帳里來取?!?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那隊長笑道:“多謝了,還是兄弟夠意思,每次都想得到當哥哥的?!?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巢谷笑了:“不過可別當班時候給聞到了,御圍內六班直那幫貴人娃子,別說兄弟這泥涂里茍活的人物,便是哥哥也得小心?!?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那隊長點頭:“也是,兀卒是侍衛親軍,哥哥想當個負瞻都不夠資格?!?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兩人在宮門外邊的大營分手,巢谷這才對身邊的商隊說道:“卸貨吧,大家辛苦,入倉之后早點休息?!?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來到梁屹多埋帳內:“都管,家梁前來交卸差事?!?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梁屹多埋說道:“先生辛苦,這趟如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巢谷說道:“情形不對,我只出了兩成青鹽,剩下的,都帶回來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梁屹多埋騰的一下站了起來:“為何?那這趟不是虧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巢谷神色淡然,拱手道:“生意最近做不得了。不過這趟差事,其實吧……也不算虧?!?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梁屹多埋問道:“為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巢谷說道:“事有反常即為妖,按道理說,兀卒到來后,周邊蕃人不敢輕舉妄動,渭州城中,應該有一次鹽價波動才對?!?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梁屹多埋點頭:“正是,因此才讓你再去一趟,掙大錢嘛!你怎么還給帶回來了……嗨,你叫我如何說你是好?!”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巢谷拱手道:“都管,所謂生意,只是種鹽戶,為大白高國刺探情報,才是真正重要的一面。主次不可顛倒?!?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如果我們的行為,與周圍夷人的行為有差,這不是等于將我們暴露在蘇明潤眼皮子底下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還有一件事情需要稟報都管,這趟入渭州城,發現城內的鹽價,并無波動,這說明什么?”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說明他蘇明潤早有準備?!?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都管,既然渭州經濟上有備,那軍事上呢?蘇明潤上任之日起便諸多蹊蹺,我懷疑他有一個巨大的圈套,大意不得啊?!?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梁屹多埋問道:“你覺得,會是怎樣的圈套?”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巢谷沉吟了半晌:“我認為,局眼肯定是我們都輕視了的地方,想來想去,只有一處——囤安寨?!?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梁屹多埋搖頭:“關于囤安寨的消息絕對準確,為此我們付出了重大代價,渭州城軍事推官任勇,為了送出囤安寨無水的消息,被按察司拿了,人頭就掛在渭州城頭?!?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說完一捶幾案:“我只恨不能殺入渭州,殺了蘇明潤祭奠勇士,豈能疑我大白高國忠勇之士,用性命換得的情報?!”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巢谷絲毫不懼:“都管,用間的手法之中,有一種叫反間。有沒有這種可能,那蘇明潤早就掌握了任勇的間諜活動,然后故意將假情報讓其知曉,待其傳出之后,才將之擒獲?蘇明潤的狡詐陰險,不可不防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梁屹多埋說道:“先生,你是不是對蘇明潤估計過高了?好吧,就算其有孔明之智,整個渭州,有多少可用之兵?三萬人頂天了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宋軍的三萬人中,兩萬鄉勇,一萬正兵,好吧就算三萬都是正兵,那又如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巢谷竟然涌起了一種無言以對的感覺:“都管,兵法有云,未慮勝,先慮敗。渭州今年豐稔,加上開榷之利,財富積累非常迅速??晌穩绱朔岷竦牡厙?,沒有重兵守衛?這本身就是一種不合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說完用茶杯在幾案上擺出幾個山頭,然后解下腰帶,大致擺出一道河流的走勢:“都管,天都山到鎮戎軍一百五十里,兩者之間的中間位置,有一處峽口,叫石門峽。請都管一定建議兀卒,留出精銳鎮守此處。確保大軍無后顧之憂?!?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梁屹多埋哈哈大笑:“這就是你們宋人打戰的法子吧?未慮勝先慮敗?若然如此,神武皇帝從地斤澤逃脫后還起什么家?早早聽從宋朝太宗皇帝之命遷入汴梁,哪里還有我大白高國的存在?”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巢谷急道:“此一時也彼一時也,當年的黨項,就是一個一無所有的賭徒,可如今還是那樣嗎?如今的夏國,坐擁二十六州,洵然為大國,傳歷數地而至今,敢于宋朝遼國爭勝!豈可將國運系于一戰?!”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梁屹多埋說道:“家先生,你布置剿滅李文釗,籌劃得當料事入神,可怎么面對蘇明潤一介小兒,便如此縮手縮腳?蘇明潤我也見過,不過一介文弱書生,終不是行雷布雨的神靈!”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巢谷站起身來,在帳中焦急地來回踱步:“明公不信我,那我便根據蘇明潤的性格,推斷一下接下來他的動作如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從石門峽開始,渭州軍絕對不會拼死抵抗,寧平,九羊,定川,高平諸寨,絕對是抵抗一陣,便即撤走,層層阻滯我軍,然后在這里!”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說完一指桌上的囤安寨,隴關,鎮戎軍三角地帶:“他絕對會將重兵擺在這里,與我軍決戰。我請與明公約定,如果戰局最后演變成了這樣,就請讓我先行撤回,召集蕃人守護后路?!?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梁屹多埋一擺桌子,怒道:“放肆!你是說我軍此戰注定要敗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澳门威尼人网站赌博 六码计划公式 奖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 必赢客北京pk拾byk 网赌AG作假截图 白小姐三码出特 每天十分钟稳赚1000元项目 pk10挂机软件有人用么 360时时走势图 江西新时时玩法 吉林时时视频直播 北京pk10庄家怎么盈利 北京pk10走势图分析 ui大上海时时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分析 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