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三十二章 高賓

    第三百三十二章高賓圖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蘇油也不再提,只說道:“子純大哥的思路是不錯的,我總體同意。河湟之地,的確是局眼,要是西夏占了,就能居高臨下窺視我陜西,巴蜀;要是我們占了,就能居高臨下窺視它河西,蘭州,使其從西方和南方兩面受敵。這是一個主動權在誰手里的問題?!?br />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不過這一帶方圓千里,皆是唃氏蠻所占,他們只是被西夏欺壓得狠了,如今希望聯宋相抗而已,并非對大宋有多少感情。除非能將之瓦解到戶,否則僅僅靠軍事,是無法最終解決羌蠻問題的?!?br />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巢谷說道:“唃氏蠻,不善耕作,還是以游牧為主,要用你在夔州那套法子,怕是有點難?!?br />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蘇油笑道:“還有個問題,朝中大佬們未見得會支持,他們講究一個師出有名,力圖安靜,可謂鼠目寸光:要改變他們的思路,非旦夕之功?!?br />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說完又笑了:“我們這才籌劃了多久,現在說這些,不是為時過早嗎?”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巢谷笑道:“就如兩公婆在被窩里商議明日關撲得到三十笏銀子之后,該當如何花用一般。這本還不知道在哪兒呢,旁人聽去,怕是要笑掉大牙?!?br />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三人都是哈哈大笑,蘇油說道:“天大地大,吃飯最大!我們邊吃邊聊!”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白煮羊肉蘇油很喜歡,于是拿出來一瓶永春露,自己就著糖蒜撕啃羊排。王韶瘋狂地劃拉回鍋肉,巢谷則是生冷不忌。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幾人邊吃邊聊,都喝高了,一陣哭一陣笑,最后全躺倒在屋子里。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諸事商定,蘇油對王韶取得的成績很滿意,完全沒啥好插嘴的,次日便與王韶告辭。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來到這里,幾個老熟人就該去見見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到府衙一亮身份,進衙門見到的竟然不是陳希亮。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一打聽才知道,陳希亮竟然自己彈劾自己,去職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原來,陜西各路當時也流行送酒,就是趙抃在川中深惡痛絕的那件事情——公使酒。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陳希亮將自己所得的酒用來接待了貧寒士子,得知是公使酒之后,嘆息道:“還是犯了私用公物的錯誤?!庇謔怯米約旱牟撇Ц讀司魄?。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可仍然于心不安,上書彈劾自己,堅決請辭。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于是讓蘇油敬仰的天選老頭就見不著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再打聽蘇軾,居然也不在,這娃和蘇油來了個前后腳。半月前經過京兆府,還找石蒼舒畫畫寫字來著,結果蘇油來前幾天,請假跑商州去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遇到陜西天降大雪,蘇油幾人只好留了幾天,想起自己有時間沒有與文化界聯系,于是便去拜訪石蒼舒和宋迪。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蘇油在文化界的名聲主要在原材料,筆墨紙都涉足,澄泥硯還沒來得及搞。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自打成為探花郎,在夔州又名聲鵲起之后,他當年親手弄的桃花春水箋,和用鐵筆書法刻制的《梅都官詩集》第一版,如今已是貴得蘇油自己都捶胸頓足——當年怎么沒有多留幾套!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蠟紙每印一次,就會對字跡帶來一些損傷,一套蠟紙,印上千部書籍,差不多就得重刻,因此除了第一版《梅都官詩集》的近千本是蘇油親手刻的,其后都是眉山活字印刷貨。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如今價格騰貴。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為了給自己僅有的幾套詩集升級,蘇油給蘇洵蘇軾蘇轍歐陽修王安石曾鞏都送了一套,說是虛心學習,請幾位位批注之后送還給他。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再過五十年,自己親手所刻,宋代六大家各自批注的《梅都官詩集》,合在一起能值多少錢……嘖嘖嘖,太美了,想都不敢想……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石蒼舒和宋迪見到蘇油也非常高興,蘇大嘴可是沒少在這兩位面前吹噓小幺叔的神異,如今見著少年探花身穿羽絨袍子,石薇在他身后抱著穿棉襖的白猿,踏雪穿梅而來,宋迪頓時覺得自己充滿了創作靈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席間少不了就是吟詩聯句,交換作品,蘇油行草是苦手,自然要向石蒼舒請教。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宋迪則是對蘇軾所說的吳道子透視法感興趣,聽說蘇油是行家,也向他打聽。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蘇油用鉛筆做了幾個示范,然后對宋迪說道:“這個方法,宋兄想想漢陵前神道兩旁的翁仲,古柏,那就一清二楚了。如果用到小處,比如這張桌子,那就是這樣?!?br />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說完用鉛筆畫了一個桌上餐盤酒器的速寫素描:“大致就是如此,這種表現手法,體現的是真實的視覺效果。用我那鐵匠徒弟的話說,對不美的東西來說,是一種不大友好的存在?!?br />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幾人都是哈哈大笑,俱道蘇油的徒弟也是一個妙人。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到了次日,大雪終于停了,外邊還是冷,蘇油便雇了一輛車。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正要出發,就見遠處一個身影騎著馬奔來:“明潤……明潤老弟留步……”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卻是宋迪,頂風冒寒地送來一幅畫,是一幅《霽雪高賓圖》。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宋迪說道:“此畫便是照明潤指點,按透視之法所作,留于明潤作為紀念?!?br />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蘇油也是大生感激:“多謝宋兄,這人情大了?!?br />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宋迪上馬回身:“還得回去鞏固所得,明潤老弟,為兄就不多送了?!?br />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看著宋迪的背影,蘇油搖頭:“也是癡人?!?br />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鉆進大車,將畫交給石薇:“薇兒看看,如今我大宋最出名畫家的大作?!?br />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石薇將畫打開,卻是雪霽云高,寒梅周徹,蘇油在前邊高步,后邊石薇抱著木客,一同前來的場景。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關鍵是石薇的神情,目光都在蘇油的背影之上,一臉的癡望仰慕,那幅小女兒的神態簡直呼之欲出。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石薇“啊”了一聲,羞了個滿臉通紅,被人窺破心事一般,咬牙啐道:“這畫家忒壞!”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蘇油卻高興慘了,如今石薇在自己面前頗有些矜持,原來背后是這樣子的???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宋迪這哥們實在是可愛,當真交得!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一路搖啊搖,馬車搖進了治平元年。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治平元年元月,蘇油一行終于抵達了京師。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汴京的新年氣息減了大半,因為還在仁宗喪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蘇油沒有去石府,直接回了宜秋門蘇家。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蘇小妹還是沒嫁出去,不是別人看不上她,而是她看不上別人。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用小妹自己的話說,這兩年算是看明白了,就算找陳慥那樣的皮貨,也比找蘇油這樣的進士好。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兩年一換地方,怪沒意思的。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蘇油有時候都想把蘇小妹塞給宗室勛貴,不過掃了一圈,真沒合適的。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醉心于理工學問的女生,要找一個滿意的丈夫,這年月還真難。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進門的時候,蘇小妹正在院子里喂金魚。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蘇家的金魚一年四季水溫恒定,四個月一代,汰換了這么些年,如今也有了些蝶尾,望天,龍睛之類的品種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鱗片顏色也分了黑,紅,白,金四色,還有一種透明鱗片。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蘇小妹在研究一個現象,她發現透明鱗片金魚和不透明鱗片金魚雜交,會得到一種新品種——五花金魚。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這其實是顯性遺傳和隱性遺傳的知識了,蘇小妹將五花與正常鱗片后代雜交,發現后代中三種金魚都有,如今正在做數量比例統計,作為一個有趣的問題來研究。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于是在蘇油的暗示下,蘇家院子里多了不少花盆,里邊沒花,都是豌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蘇小妹很認真的在記錄,連蘇油一行人回來都不知道。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蘇油覺得小妹瘦了,不由得心疼:“這么冷還在院子里干啥?回屋子里去?!?br />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蘇小妹回頭,驚喜道:“呀,哥哥你們回來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蘇油笑道:“嗯,還帶了個人,薇兒你有時候沒看到了吧?”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石薇從后面冒出頭來:“小妹!你這么大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蘇小妹笑道:“姐姐來了?這是木客?玉奴它在暖房,今年沒冬眠!”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石薇說道:“???還是你厲害!我們趕緊看看去!”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看著兩個女生朝蘇油的臥室,如今被改造成的暖房的屋子行去,蘇油喃喃地對張麒說道:“看她們如此熟絡,我身邊這是一直潛伏著忘雨聽風出身的間諜啊?!?br />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找了一圈,老堂哥不在,再問小妹,說是外出訪友,尋歐陽修去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pk10自动下注破解软件 幸运飞艇5码计划免费软件 猜单双公式漏洞 新开棋牌游戏平台 重庆时时彩网 江苏时时走势 大亨pk10专业版计划 3d投注技巧准确率99 21点规则及玩法攻略 大乐透最晚投注时间 腾讯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两张牌赌博怎么比大小 彩神v 吉林省今天快3走势图 体育彩票开奖时间 最新捕鱼游戏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