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一十三章 愛聽評書的戰俘

    第三百一十三章愛聽評書的戰俘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對吳才說道:“接下來事情就多了,安排農人返鄉;犒賞周邊熟蠻;記功行賞,安撫降俘……”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如今大局已定,山上山下梯田的工程還要抓緊,明年秋收一過,我要求無論漢蠻,家家有余糧,戶戶有豬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兩老頭激動地施禮:“敢不效力!”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交代完倆老頭,蘇油轉身來到永安宮戰俘營。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看到灰頭土臉的戰俘們,蘇油皺起了眉頭:“除了受傷的,全部趕去河邊,洗干凈了再來接受訓話?!?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一艘大船從上游放了下來,船上正是張藻張麒四人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四人前幾日被派到上游,木葉蠻通過棧道之后,他們便在二林特種兵的幫助下,爬到了棧道之上,將棧道拆毀了兩里。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等到再趕回來的時候,戰事竟然就已經結束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七哥不由得捶胸頓足:“玩鶴脛弩你們誰玩得過我?!誰玩得過我?!我說不去不去非叫我去,這把虧大發了吧!軍功沒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趕來調解夷人事務的阿囤元貞接到他們,沒好氣地說道:“小七哥你玩的過我?連我都沒撈著,別說你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正在給一個傷員用酒精清洗傷口,刺痛嚇得俘虜傷員嗷嗷直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取過絲線,用鑷子捏著彎針縫傷口,然后撒上三七白藥粉,用紗布壓住,拿膠布條火上烤化,給俘虜貼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是的,膠布,不要奇怪,狗皮膏藥早就有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見到阿囤元貞進來,蘇油沒好氣地說道:“來得正好,告訴他們這是大巫的法術,都給我閉嘴,鬧得人心煩!”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阿囤元貞對著周圍傷兵嘀咕了幾句,傷兵們這才漸漸安靜了下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讓幾個輕傷的將傷員抬下去,換一個上來:“大家都搭把手,能救一個算一個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幾人連忙上前,七手八腳開始處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散笑道:“玉局觀的白藥就是好用,上次被車床刮了手,少奶奶給我用絲線縫了,用了白藥,幾天后線一拆,愣是啥事兒沒有……”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劉嗣也笑道:“少奶奶怕是當慣了學生,每次回來便要過足先生的癮。想不到傷口處理卻在這里派上用場?!?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麒就輕輕踢了張散劉嗣一人一腳。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眼尖:“踢個屁,還怕在我面前提薇兒咋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劉嗣赧然道:“少爺你要理解,薇兒是勛貴里出來的姑娘。石公說行過及笄禮后,就要謹守閨中待嫁,少與未婚夫親密往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麒趕緊說道:“是的是的,招惹流言不說,還好像急得嫁不出去一樣,在世家大族里是會惹笑話的。所以她不給你回信,你不要多心?!?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散笑道:“就是,薇兒她也沒少跟我們打聽你的事情,嘿嘿嘿,還沒少拿你寫給他的信出來顯擺?!?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不由得翻起了白眼,這傻姑娘,幸好我的信里都是閑話家常,要是說點羞羞話,被這幾個棒槌看去了還了得!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幾人一邊說起可龍里的日常和石薇,一邊手底下不停,鬼哭狼嚎的傷員帳房里,竟然產生了一種怪異的溫馨感覺。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三天之后,俘虜又死近百,這些內臟被弩矢傷到的,被金湯澆到的,元德公和薇兒不在,蘇油也沒有辦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不過剩下的那些,算是都挺過來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好些以為自己必死的人,如今對蘇油,真如神靈一樣的看待。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俘虜們的飲食還不錯,飯菜里能見到肉花,吃過沒事兒,便由阿囤元貞宣講民族政策,蘇油講評書,調劑他們的緊張。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乞第龍山在大竹屋外邊搖頭,戰俘營里還能傳出陣陣笑聲,大巫的手段可真是逆天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掀帳進屋,笑得正歡的戰俘營“咯兒”的一聲,頓時雅雀無聲。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乞第龍山摳了摳頭皮,拱手稟告道:“大巫,事情成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笑著對戰俘們說道:“馬上你們的同伴要來了,副將田守忠棄暗投明,斬殺了反動鬼主田承寶。首惡已誅,大家很快就可以回家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記住,我們是自己人,自己人不打自己人?!?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愿意留下來當兵的,務工的,我歡迎;愿意回家務農的,我發盤纏歡送;以后大家要是遇到有什么不平,可以來找我,我替大家做主?!?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因為反動首領田承寶耽誤了木葉蠻的歸化易轍,你們比夔州周邊的農田改造就晚了一年。不過沒關系,剛剛好。明年歡迎你們再來看看,看看兩年下來,周圍寨子能過上怎樣的日子。到時候我們再說農田改造的事情也行?!?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當場就有人喊道:“再給我們講回評書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其余士兵也是大喊:“對呀,小官人再來一段!”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笑道:“行行,上一回說到哪里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一群亂七八糟的聲音喊:“講到晉王挨秦瓊打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一拍驚堂木,正色說道:“那我們就再來一段——臨潼山秦瓊救駕,承福寺真主臨凡!”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蜀中雜記》: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嘉佑七年,六月丙子朔,歲星晝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八月乙亥,木葉蠻田氏犯夔州,峽中驚駭。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夔州路轉運判官蘇油,招納鄉勇,筑城嚴御。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遞報賊勢,朝堂上下咸憂之,皆以為不免。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丙子,賊勢熾張。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油發上沖冠,拔劍橫陣,勵諸鄉勇曰:“仗義死節,保境安民,正在斯日斯時!使賊逞志,奈汝等妻兒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眾皆勵奮,呼噪鼓勇,賊勢稍遏。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油乃發所備鶴脛弩,炮弩,雜交擊之,賊不可當,奔撲逃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城困之前,油召鄉學蠻童,喻之曰:“兵隳之下,或無完卵。汝等非吾執系,乃慕學而來。油縱沒,朝廷必有明汝向化之忠,傳汝修齊之學者。善留其身,以待其人?!?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悉縱之,各歸洞寨,眾老皆感泣其德。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會賊潰,油乃擊禹王宮洪鐘,四方熟蠻鄉義,荷鋤集逐,如奔仇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賊由峽江棧道逸返。然油與相拒前,已命輕舟溯上,拆零數里,而未使賊知。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待其奔入,乃封閉峽口,侯其自亂而已。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賊困三日,焦促無計,自相誅戮。浮尸橫江而下,如蟻趨排。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副將田守忠斬承寶首級,盡屠其親,就降。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此役尤奇者,在鄉勇未亡一人,而田賊五千,無所孓遺。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諸蠻土著,信油為神巫,與見匍匐,莫敢仰觀。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乃搜田氏衣甲,命熟夷偽作勝還,夜度狼狫重關,田氏束手而擒。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盡析田氏地谷,散與諸奴,命自耕作。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歡聲載野,飛鳥難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十月,奏報。朝廷聞之,咸驚油臨陣之勇,周計之奇,而施政之可觀者。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命夔路三司敘錄其功,與鶴脛弩,炮弩并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韓公時相,撫奏而嘆曰:“設吾在彼,亦無幸理。蜀人有吏能者,向唯何圣從,陳公弼區區二人。小子何才,競出吾等一頭地?!?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一場短促而激烈的戰斗,終于帶來了地區安定。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夔州城大開發,在嘉佑七年九月,正式肆無忌憚地開始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木葉蠻田守忠,成了打倒反動軍閥的光榮典型,被蘇油任命為副手,和乞第龍山一起,成為蘇油的哼哈二將。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狼狫兵的單兵素質其實非常不錯,田守忠就曾經表示不服,乞第龍山這種強干蠻子不算,給我一把二林長刀,我就不怕阿囤熾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大巫你要幫我,四尺多欺負一尺半,你口口聲聲說的公平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就和稀泥,人家四尺刀子那是人家鐵多得用不完,算了我這把留著沒用,給你罷。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然后乞第龍山又鬧開了,大巫你偏心,有了板甲再用鋼盾就是累贅,給我也重新設計一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只好給他來了個印第安手斧的擴大版,前方和斧背還有鴉嘴,正反兩用。現在這娃走到哪里腰上一邊一件兇器晃蕩。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天津时时是官方开奖号码 斗牛棋牌游戏 时时彩稳赚技巧十年心得 pt老虎机娱乐网站官方 飞艇计划九码 二人麻将规则及玩法 纸牌三公作弊视频教程 式专打闲投注法500元 动物狂欢怎么赢钱 布鲁日 福彩欢乐生肖开奖 北京pk10官网在线计划 龙虎一般打机器人怎么打 后二组选包胆绝招 黑马人工计划软件安卓 微信赌博大小单双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