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零九章 計謀被識破

    第三百零九章計謀被識破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阿囤熾火說道:“那時候我才七八歲,是一個小部落的孩子,沙麻部的人來了,要牽走我們的牛羊,于是殺光了我們小部落所有的人?!?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我躲在羊圈里,聽他們折磨了我媽媽很久。后來一個士兵來趕羊,發現了我。他將我帶到一個林子邊上,讓我去二林部。說我到了那邊才有可能活命?!?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問道:“于是你就投奔了二林部,成了阿烈的手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阿囤熾火笑了:“沒有,我趁他不注意,抽出他的腰刀,把他殺了?!?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阿囤熾火說道:“他牽走了部落的牛羊,殺了我們部落的人,殺了我爸爸,我媽媽,我難道不該殺他嗎?”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點了點頭:“是該殺?!?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阿囤熾火說道:“所以我把他殺了,然后在林子里晃蕩了三天,直到阿囤大鬼主到來?!?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嘆了口氣。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阿囤熾火笑道:“你現在這個樣子,真的有點像前任大巫。每次部落外出討伐,他就會躲在帳篷里,反復唱著古歌。是不是當大巫的都不喜歡殺人?”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想著蛇洞里的孩童尸骸,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只看著西方的落日:“其實,每個人都不應該喜歡殺人才對?!?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阿囤熾火說道:“我不太懂你們的想法,阿烈說打戰是門藝術,就好像阿彌唱歌,你和元貞寫字,范先生念那古怪的文章。但是我覺得不是?!?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問道:“那你覺得是什么?”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阿囤熾火說道:“我也不知道,我覺得天菩薩讓我成為戰士,就是為了讓阿彌能夠好好的唱歌,讓你和元貞能夠好好的寫字,讓范先生能夠念他的文章?!?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大鬼主說,阿彌的歌讓他感到幸福。你們給我們帶來了太多的幸福,所以?;つ忝鞘俏頤塹奶煬匾??!?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有些癡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阿囤熾火站起身來:“不信你去問乞第,他肯定也會這么說?!?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嘆了口氣:“到了現在,怎么有些希望他們別來?!?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阿囤熾火笑道:“其實你知道他們一定會來,而且本來就是你逼他們來的,對不對?”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從商隊悄悄傳播支格阿魯會挽救娃子們的命運時就開始了,對不對?”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苦笑道:“我很虛偽,是吧?”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阿囤熾火認真地說道:“你是我見過最真誠的人。因為你告訴大家不用劫掠也能得到牛羊,也能過得很好。然后,你也真的帶著我們做到了?!?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我爸爸,我媽媽,大鬼主,范先生,上一任大巫,他們就都沒有做到。你做到了,我就信你,我就聽你的,我就愿意?;つ??!?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大巫,你真的很偉大,其實你一直在?;の頤?。現在,該我們來?;つ懔??!?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木葉蠻沒聽你的,那是他們的錯,而不是你的錯?!?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舒了一口氣:“熾火,謝謝你?!?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阿囤熾火站起來:“那我繼續去巡邏了?!?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蘇油又想到一個問題:“要是木葉蠻就是不來,怎么辦?”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阿囤熾火覺得這個問題壓根就不是問題,看著西方的群山:“很簡單啊,那就再等兩年,然后我們去找他們?!?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峽江棧道,一支夷人正在行軍,五千多人的部隊,排成一字長蛇。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是渝夔地區最大一支武裝力量,過去的年月里,木葉蠻田氏便是依靠這支部隊,占據了九溪十洞物產最豐富的地區,擄掠了大量的漢夷娃子,然后替他們種植糧食,開采礦藏,用金銀朱砂與宋人進行物資交換。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在田承寶看來,中原的宋人或許可以算作強大,但是他周圍的宋人,太弱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宋人就是他們的另一種娃子,不過在另一種方式供養他們而已。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翻譯官在田承寶的蠻床邊小心陪笑:“鬼主,等到殺入夔州城,有幾個年輕人你一定要交給我處置?!?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田承寶給了翻譯官一鞭子:“棧道出口,用你們漢人的話說,一夫當關,萬夫莫開。要是過不去,哼哼哼……”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翻譯官賠笑道:“鬼主你放心,早打聽得真真的了,那娃娃太守一兵一卒都沒有派,一心修他的烏龜殼,整個就是一腐儒?!?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時前方來報:“大鬼主,先鋒隊已經過了棧道,一個人沒有?!?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田承寶喜出望外:“全軍突擊,沖過去,傳令先鋒注意防守,等待大軍抵達?!?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翻譯官說道:“鬼主,我說得沒錯吧?宋人怯懦慣了,十幾個強徒,便能橫行數州縣。這次就給那娃娃太守瞧瞧厲害。今后夔州要得平安,便需年年供奉,咱們啦,也弄個歲幣玩玩兒!”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隊伍很快穿過棧道,來到開闊地帶。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留下五百人看守此處,大軍繼續前進!”田承寶仰天大笑:“孺子小兒蠢如豬鹿!竟然做得許大的官身!咱們已經立于不敗之地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大軍一路東下,田承寶漸漸發現事情有些不對。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秋后的稻田按道理正是收獲季節,卻已經全部收割完畢,而且農人一個不見,就連雞鴨新谷,也沒有留下一丁點。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遠處山頂上,狼煙已經燒了起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翻譯官冷笑道:“到此時卻也已經晚了,鬼主,夔州城逼促,娃娃太守這是想玩弄堅壁清野之計,但是那些東西卻沒法全部收入老城,只能堆放在永安宮工地?!?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聽聞那里如今資儲如山,但是大水新退,江邊城墻還來不及修筑,勉強用竹籠套上卵石為墻,也不到一人高,我木葉蠻的軍士,大可一躍而過,到時候先奪了新城內的物資糧草,在慢慢攻打老城即可?!?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田承寶說道:“不過一千鄉勇而已,那就是籠中之鳥,網中之魚,何懼之有?不過獅子搏兔,也當盡全功。既然夔州有備,且慢慢行軍?!?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路邊草叢中撲出幾個人來,跪地痛哭:“鬼主!鬼主你們可算是來了,你要給兄弟們報仇啊……”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田承寶大驚:“田二!你們暴露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田二大哭道:“那娃娃太守突然發瘋,要求城中諸人聯保,登記戶冊,無分漢夷。但凡是無人相保的,便要集中于新城倉房居住。我們見勢不妙,連夜逃出,十來個弟兄,便剩下我們仨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田承寶讓幾人起來:“本想著不費吹灰之力賺得城門,如今看來小兒基本常識還是有的?!?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田二幾人七嘴八舌地報告道:“好叫鬼主得知,娃娃太守不知從何處借來數百人操練新軍?;褂性詿缶辭?,將周邊熟蠻的娃娃們都送了回去,說是怕有閃失?!?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田承寶樂了:“操練多久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田二答道:“有三四個月了吧,除了每日在城中奔跑,具體操練在新城船塢,我們查探不到?!?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田承寶哈哈大笑:“練逃命?宋朝太守有守土之責,便是官家善待士大夫,棄城而逃,那也是棄市之罪?!?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將熟蠻子女送回,更是婦人之仁,這下周邊熟蠻,肯定坐山觀虎斗,兩不相幫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一路優哉游哉,大軍終于抵達夔州城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天已經黑了,城墻上點著火把,影影倬倬,似乎排滿了人。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田承寶嚇了一大跳,啪地給了譯官一鞭子:“這么多人?!你誤傳軍報,該當何罪?!”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譯官也嚇傻了,跳著腳對田二等人罵道:“夔州添兵,如此重要的消息,如何不報?!”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田二趕緊賠笑:“鬼主,譯官,非是如此,那些都是假人!”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假人?”田承寶覺得匪夷所思。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田二笑道:“那娃娃太守不知道哪里讀過幾本兵書,說是前朝有將領守城,兵力不足,便立起假人,果然讓敵軍生疑,其后搥城而下,突擊敵營,制造混亂,敵軍不堪其擾,竟然真的退了?!?br />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譯官上去就是一耳光:“直娘賊你到底是哪邊的?!敵軍敵軍說得挺順口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必赢客软件怎么样 竞彩生成二维码扫码 双色球选号 pk10投注计算软件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 pt电子游戏平台排行 重庆时时彩独胆 3d组选复式投注技巧 3d直选和单选有什么不同 分分快3计划软件 人工精准计划软件 玩数字三彩票技巧规律 研究3d跨度技巧规律 后三不定位毒胆 极速快三怎么判断大小单双 大乐透篮球实时数据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