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九十七章 致用之學

    第二百九十七章致用之學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高家小哥不信:“我看看你的。咦你的漂怎么是立著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說起這個算是撓著蘇油的癢處了,將自己的竿子提起來詳細講解了一番釣組,最后說道:“你看我這漂,被鉛墜抵消了大部分浮力之后,剩下那幾目漂尾的浮力,大約就只有半粒米的重量。所以信號極為靈敏?!?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還有這鉤,比你的小得多,因此容易上魚?!?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將釣竿交給高家小哥,自己拿起他的那套,掛上一團餌料投入水中:“你這套釣組,是用來釣大魚的,因此需要耐心等待?!?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那邊高家小哥已經中魚了:“果然好用!”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笑道:“之所以這么快,是因為這里我已經打下了窩子,水下已經聚攏了魚群……”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還沒等他繼續說下去,高家小哥已經插話了:“喂!幫我把魚取下來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翻了翻白眼,這位原來是釣太爺魚來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自己挖的坑,自己含著淚也得填,接下來就聽高家小哥大呼小叫地上魚,蘇油忙不停地取鉤。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估計這娃是第一次釣得這么歡快,不論大小都舍不得扔,說是要拿回去熬湯。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看了看里邊大尾巴鼓眼睛的幾條:“要不那些彩色的就給我唄,我家里養著紅魚……哎喲大魚來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就見另一邊竿子的浮漂點了兩下,然后被一顆顆慢慢拉入水中。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種速度,一般都是大魚,只有大魚,才在中鉤之后不緊不慢。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高家小哥立刻跳起來,去搶蘇油的竿子。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喂!”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然后這魚太大,根本不是新手能夠控制的,蘇油趕緊在一邊指點:“往前走兩步,先將竿子立起來……好,后退后退,留出搏斗的余地……哎喲發力了小心,往前走一步緩緩……哎呀竿子別倒……好回來了,好好,就這樣慢慢溜……”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曹家娃子高興壞了:“快去拿撈網,把這魚撈起來看看?!?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拎著抄網在旁邊站著:“不著急,慢慢來,直到溜到大魚側躺在水面不動了,才是下手的時候,現在就急著抄,十有八九會功虧一窺?;八到鵜鞒氐牡齦駝娌淮懟?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王中正捧著一個硯臺,腋下夾著紙張和毛筆走了過來,一見到這架勢:“哎喲好大一條,小官人真是厲害!”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在一邊翻白眼,這個馬屁精,你見著魚了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一番折騰之后,大魚終于安靜了,側躺在水面上,紅嘴紅鰭紅尾巴,是一條大鯉魚。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上前,將大魚抄進網中。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高家小哥看得愛不釋手:“漂亮啊,這鯉魚真的好漂亮?!?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先把鉤取下來:“七八斤是有的了,金明池水面不大,魚性不算野??垂宋頤薔頭帕稅??!?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高家小哥舍不得:“為什么要放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說道:“大魚不好吃,看過就放了得了,再說那邊你已經釣了不少了?!?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高家小哥很糾結:“那我拿回家里養著,不吃,總行了吧?”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又在心里翻白眼了,汴京城寸土寸金,你家是承包有魚塘怎么著,還能養這么大的魚?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王中正這馬屁精連忙上前:“對對對,養著養著,這鯉魚的個頭,金明池里都算大的!這是小官人的氣運,養著才好!呃,可現在怎么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只好取來一根麻線,打了一個巧妙的花結,套在鯉魚的背鰭大刺上一抽,麻線就牢牢地綁在了魚刺之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將魚重新放入水里,然后把麻線這頭系到岸邊的柳樹樹根底下:“那就先這樣養著吧,等一會散場再拎出來帶走?!?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王中正拍手叫好,高家小哥笑道:“明潤當真是釣魚的大行家?!?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個蘇油完全可以叉腰得意一會兒:“開玩笑,六歲就靠這個養活一大幫人了,抓魚摸蝦,可比捉筆寫文章在行!”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王中正拱手道:“哎喲差點忘了正事兒,這還得有勞明潤作詩一首?!?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的思維還在大鯉魚的慣性上頭:“釣了一條魚,還需要作詩留念?”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王中正說道:“不是,是官家今日高興,作了一首詩,張貼于朱墻之上,要求與會諸位臣工,都陪和一首。聽說寫得好的還有獎掖,這可是明潤的好機會啊?!?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笑道:“與會的都是朝堂重臣。宰執、侍從、臺諫、館閣以上,沒說包括我吧?”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王中正賠笑道:“官家的旨意原話,說的是與會臣工,并沒有說一定兩制以上。小蘇探花,你可也是朝廷命官啊。奉陪一首,讓咱家回去交差吧?!?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高家小哥看熱鬧不嫌事大:“就是,作一首作一首?!?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將手洗了,擦凈,這才拿起王中正送來的紙張端詳。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是謄抄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晴旭輝輝苑籞開,氤氳花氣好風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游絲罥絮縈行仗,墮蕊飄香入酒杯。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魚躍文波時撥刺,鶯留深樹久徘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青春朝野方無事,故許游觀近侍陪。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笑道:“官家的詩寫得真好?!?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說完提起筆來,沾了墨,想了想,也工工整整寫下一首。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將詩交給王中正,蘇油和高家小哥換了玩法,喝茶聊天吃點心,漁具都收了起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問起高家小哥一個圓五等分的方法證明出來了沒有,高家小哥苦著臉,他找來了太學明算博士,博士之乎者也地扯了半天,他完全沒聽懂。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哈哈笑了:“這個光用嘴說理解起來太難,得邊畫邊講?!?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說完折了一根樹枝,在湖邊泥地上畫圖講解,最后說道:“看,其實還是很簡單是不是?現在理解了吧?”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高家小哥點頭:“明潤,為何所有人都喜歡給我講經學,到了你這里給我講這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說道:“經學我也可以講,不過我認為經世是一門學問,致用也是一門學問,經世致用,兩者不可偏廢?!?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只會經學,將天下治理得再好,即便如三皇之世,不還是刀耕火種住樹上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有了致用之學,才有了綾羅上編織的花紋,鋤頭上鑲嵌的鋼口,富順深達百丈的鹽井,眉山廣布丘陵的梯田?!?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我華夏世代傳演至今,文明鼎盛,可為什么還打不過放牧牛羊的蠻子們?原因很多,不過輕視了致用之學,可以算是一條?!?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內地難道就不能養馬?二林部,西南蠻,他們的馬哪里來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當年漢武帝準備反擊匈奴的時候,咸陽宮外,上林苑中,就是馬??!”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衛青霍去病,就是在那里練習匈奴人的戰法,這才有了‘寇可往,我亦可往’的豪言!”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高家小哥傻了:“有這話?衛霍說的,還是武帝說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擺著手:“這個不重要啦……總之經世大業,自有朝堂袞袞諸公操持。我小小一介推官,先以致用之學,將胄案的實務操持得當,讓軍士們兵甲更利,就算不負圣恩了?!?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兩個少年人一番吹牛打屁,不知不覺日色偏西。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宴會已經到了尾聲,趙禎在花園里坐著,宰相韓琦、參政張昪、孫抃、樞密使曾公亮、樞副歐陽修、陳旭,都在一邊作陪。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都是文章老辣之輩,和詩這種東西,實在不是什么難事兒。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趙禎讓內官安排,教坊雜戲挑選出好詩,吹奏演唱起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一會就看見教坊雜戲那邊,在戲謔調笑,神色輕浮。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趙禎皺了一下眉頭:“怎么回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一位伶官遞上抄錄的詩集,笑道:“諸公詩作俱佳,就是‘徘徊’太多,實在難挑!”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官員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你也是和的徘徊?是的你呢?嗯,我也是!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山东十一选五推荐 棋牌娱乐下载 21游戏 双色球投注单详解 北京pk赛车免费神计划 pk10技巧34567定位 360老时时彩走势图 两人打麻将作弊口诀 熊猫麻将游戏官方下载 欢乐斗地主可以两人玩么 赌三公赢钱有什么规律 二八杠生死活门口诀 女篮亚洲杯赛程 五分彩时时彩计划软件 幸运一分快三计划软件下载 看牌神器 扎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