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九十六章 游園會

    第二百九十六章游園會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小妹最見不得有人輕視蘇油,呵呵冷笑:“小輪十二齒,固然簡單。但是大輪一百二十齒,涉及到五的倍數,你先把一個圓給我等分五份看看?!?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高家小哥不信有多難:“給我尺規,很快給你分出來?!?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然后這娃就掉坑里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直到二曹和蘇油飲完一輪,又東拉西扯了半天,曹佾才說道:“你看一聊起來就沒個完,時候不早,我兄弟三人該回去了?!?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這段時間就住在胄案,起身道:“我送送三位?!?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那娃擺手:“我還沒做出來!我不走!”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小妹扯出一張圖紙,刷刷刷畫了個將圓五等分的圖例:“很多事情,乍看起來覺得容易,做起來不是那么回事兒?!?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理工乃致用之學,其中至理,都可推可證,萬世不可移易。不是‘好簡單’三個字能夠概括的?!?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那高家小哥看了看蘇小妹的圖紙,感覺腦洞大開:“姐姐此法當真妙極!”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小妹白了他一眼:“又懂了?看著是五等分不算,現在你要證明,用這種方法切圓,切出來的一定是五等分,那才是真正的懂了?!?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小孩將紙張收起來:“這次是真懂了,回去證給你看!過兩天給你將證法送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心中暗暗嘆氣,何必呢?這才剛剛爬出坑來,休息一下再掉不好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將三人送出胄案衙門,看著他們遠去,蘇油說道:“小妹,你何必為難人家?”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小妹哼了一聲:“大言炎炎,不教訓一下,還以為自己多了不起似的。倒是曹家大叔不錯,求人就該有個求人的樣子!”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這才反應過來,曹佾面如朗玉,一派中和之氣,蘇油這世見過的帥哥里邊,狄詠算是一個,曹佾這中年大叔,算是第二個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等等,蘇油一拍腦門——曹佾,這不就是八仙里邊的曹國舅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那這小孩又是誰?肯定不是韓湘子,難道是藍采和?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胄案公事,按部就班地進行著,馬蹬鎮的礦料到來,蘇油立刻組織試驗。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真的是錳鐵礦,這個結果讓蘇油和石通興奮不已,可以在汴梁生產錳鋼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事情上了正軌,蘇油就輕松了下來,不過朝中又下來了一個差遣,這次是內中來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官家要舉辦游園會,地點在金明池,兩制以上官員全都要參加。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為什么要點小蘇探花的名呢?因為這次游園會為了節省,準備用川菜,頭蹄肚臟什么的都不嫌棄,以降低宴會成本。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宋祁,歐陽修,一致推舉蘇洵。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洵連連擺手,老夫倒是做得一嘴的好川菜——就是會吃和會說。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要講做的話,還是我家明潤小弟,他才是行家。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高士林也跳出來丑表功,自從蘇明潤到了我胄案,飲食水平和鋼鐵品質一樣嗖嗖地往上漲,我向大家隆重推薦汴京城新風味——胄案饅頭!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回就連司馬光都點頭,胄案饅頭是不錯,當時那幾筷子其實都不錯。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那天回家都有點后悔了,吃飽了再寫彈章,也更有力氣不是?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官家笑了,大家意見竟然如此一致,太難得了——行,就這么愉快地決定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四月天氣暖和,蘇油準備以冷餐為主,熱菜為輔。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李二家的興奮壞了:“小官人,俺的饅頭要做給官家吃?!天神爺外加歷代祖宗喲!那我做成平時兩倍大的,中不?”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手扶腦門,胄案饅頭個頭出了名的大,平日里糙漢子們都能兩個頂飽,再要大一倍,你想用脹死官家的法子來弒君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無情否決:“不行!都是文人老頭子,往小了改!”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李二家的傻了:“改到多???”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想了想:“嗯,一個饅頭,做成核桃那么大就可以了?!?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李二家的突然覺得大宋的官員們好可憐:“這么???原來官人們的錢,都是從口糧里省出來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金明池御苑游樂,是每年皇家組織的一次熱鬧活動。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兩制官員以上,朝廷大核心,大家一起樂呵呵地放松一下,吃吃東西喝喝酒,看花釣魚聊聊天,算是官家體貼大家辛苦,慰勞一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實吃的不重要。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但是蘇油卻不能隨意。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從方知味借來精潔的玉瓷餐具,幾張大圓桌鋪上,中間是一個巨大的花籃,周圍一圈都是菜品。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涼菜用銀器裝盛著,罩上紗籠,熱菜是類似后世酒店的大金屬盆,底部是酒精燈加熱,中間隔著熱水,熱水上放著盤子,里邊才是菜式。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還有各種小點心——小面包,小蛋糕,小饅頭之類。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水果不少,也要配酒,酒裝在木桶里,木桶鑲嵌著黃銅小水龍頭,可以往杯子里添加。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炒菜是方知味的拿手系列,因此還有一個廚師班子躲在看不見的地方,見菜快沒有了,就要及時現炒,然后往酒精燈上的大黃銅盆子里添加。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和后世一樣,不管內朝外朝,這種事情,一般都是有錢單位來搞。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比如科舉后的進士接待,那就又漕帥兩司承辦。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內朝御藥局是真有錢,殿試基本就是他們承辦。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所以這次宴會準備,蘇油又見到了幾位老熟人——王中正,李舜舉,李憲。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對內官并沒有歧視,其實北宋的宦官們,領兵作戰血染沙場的不少。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聽聞王中正就馬上要出去帶兵了,雖然這是皇家為了加強政治權力采取的措施,專業不專業另說,但是為國作戰的太監,在蘇油心里,比賣國求榮的文人,強了起碼一萬倍。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川菜宴會對內官們來說也不熟悉,于是蘇油還請了方知味的眉山領班,過來傳授頂著逼格伺候人那一套門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等到諸多事情料理完畢,宴會正式開始,蘇油反而沒什么事情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宴會的級別,最次都是翰林,他是沒資格參與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過金明池風景相當漂亮,今天還可以釣魚,蘇油也好久沒有放松過了,便將自己的一套釣具帶了過來,找了個僻靜的地方開竿。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結果這里的魚太好釣,蘇油釣了不到一個時辰,怕不有二三十條上鉤,最后干脆不掛餌了,拋下竿子,躺椅子上曬太陽。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多會兒,就聽見一個聲音說道:“王中正,這個地方人少,我在這里下竿子?!?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直起身一看,竟然就是上次被蘇小妹教訓的那個年輕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便招手:“高家小哥,這里這里?!?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哈?”那娃一看蘇油:“你怎么在這里?”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王中正說道:“稟節……”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高家小哥咳嗽了一聲,王中正一下住口,想了一下才說道:“小官人,蘇明潤是此次宴會的提舉餐飲公事?!?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高家小哥才哦了一聲:“我就是來露個面,現在再用不著我了,明潤我跟你一處玩玩!”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笑道:“一個人正自無聊,你來了卻好?!?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王中正安排好凳子之類,賠笑道:“小官人就請稍坐,也別到別處去了,萬一官家宣見,小的也好找得到你?!?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高家小哥忙著揮桿:“去吧去吧,沒事兒不用來打擾?!?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在一邊看那手法,心里默默地評價了一句——黃棒。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四川話里黃棒就是新手的意思,新手就算了,性子還急。蘇油看了一陣,笑道:“你這釣法,跟我知道的一個人倒是頗為相似?!?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高家小哥問道:“哦?誰???”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說道:“大宋雅州西南,有一處一路大小的疆域,是個羈縻大州,叫二林部?!?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二林部大鬼主的女兒,叫阿囤彌。她釣魚跟你一樣,急不可耐,魚從不上她的鉤?!?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高家小哥不服:“別說我,你還不是一樣?”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笑道:“大不一樣,你是釣不著,我是釣累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体彩6码组六最大遗漏 pk10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大乐透预测大乐透开奖 精准36码中特的网址 重庆时时预测软件 彩票站转让合同范本 网上玩龙虎怎么看路子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500 天机神算网站 psv十大最耐玩的游戏 手机北京pk10app 美国本土nba投注比例 欢乐生肖彩票 11选5前2直选技巧 牛牛什么牌抢庄 北京pk赛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