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二章《上歐陽內翰書》

    第二百六十二章《上歐陽內翰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解釋讓歐陽修忍俊不禁:“真是如此?你可不能如子瞻那般捏造典故,用什么三宥三殺來欺哄老夫?!?br />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個是蘇軾干的壞事兒,這娃試《刑賞忠厚之至論》的時候,寫了個“賞疑從與,所以廣恩也;罰疑從去,所以慎刑也。當堯之時,皋陶為士。將殺人,皋陶曰‘殺之’三。堯曰‘宥之’三。故天下畏皋陶執法之堅,而樂堯用刑之寬?!?br />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典故把歐陽修和梅堯臣兩個考官都整懵了,兩老頭討論了一番,這——沒聽說過啊。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就跟程文應和史洞修不敢相信蘇油能把船開翻一樣。這文章寫得太好,倆老頭都不敢相信是捏造的典故——搞不好是自己讀書少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歐陽修想定成第一名,梅堯臣多了個心眼,說學士要不還是穩重些吧,定成第二算了,萬一這典故不是真的,置為第一難免笑話。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歐陽修也害怕這篇是自己學生曾鞏寫出來的,就同意了梅堯臣的意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眾人都是大笑,蘇油笑道:“理工之學最重實證,這在二林部礦區是得到了驗證的?!?br />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梅堯臣是個干瘦老頭,病懨懨的,今日蘇家人到來,他才過來與大家見面,聲音低細:“明潤不可過于菲薄,文章事業,講究當仁不讓于師。此次你們南來,我看所有詩文里邊,當屬‘化羽披霞錦,班仙第幾儔’一句最為貴氣?!?br />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老頭少即能詩,與蘇舜欽齊名,時號“蘇梅”,后又與歐陽修齊名,并稱“歐梅”,文壇聲望極高,可官運偏偏極差。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到老才得了個尚書都官員外郎的賞賜,還是歐陽修跑去官家跟前說,梅老頭跟他修《五代史》《新唐書》實在辛苦,怎么都要表示一下,這樣求來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名義上是副總理,但是不是實職,只負責領工資,這也是大宋特色。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是如今文壇公認的當世第一大詩人,“詩窮而后工”這句吐槽詩人千年的話,就是歐陽修給老頭詩集序言中首先提出來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能得此公一句評語,蘇油出門就敢跟別人吹:老子如今也是大宋詩人了,老梅點評過的,咋地不服?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老頭真好,蘇油趕緊感謝。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接下來自然就是歐陽修大包大攬,蘇油明年解試,由他和老梅舉薦。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此事落實,蘇油便可以找坊正幫尋找門路租房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蘇油敢說是來京最早的士子之一,因此可選擇的地方很多。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國子監貢院,三司貢院有固定場所,禮部貢院這個最應該有場地的地方如今卻還只是個機構,每次解試的時候都要現找地方。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三司貢院是老張離任之前的功德之一,他仿照益州貢院,修建了一個像模像樣的考試場所出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一人一個號,上有瓦頂遮蓋,下有橫板可坐,前有小板子,連關人帶當寫字桌。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雖然地方很狹小,如同蘇油在可龍里養雞的雞籠一般,但是好歹不用官員們臨時抓瞎借場所借凳子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聽說禮部正在和計司打官司,想將人家這個貢院據為己有。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蘇油在街對面不遠尋到一個小院子,不大,有七八個房間,一個小天井,一年租金八十貫銅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八十貫銅錢,一百六十貫鐵錢,在眉山郊區都夠起一座紗縠行蘇家那樣前花園后水塘的宅子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在汴京,呵呵呵。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但是這也是條件最好的一所宅子,拎包入住那種,蘇油非常滿意,小手一揮,就這套院子,少爺包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是優質資源,除了自己一家人考試用,到時候還可以用來做人情。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到現在,事情基本算是安定了下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剛剛開始順心,煩惱又來了——龍老頭攤上了大事兒。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兩頭忙,老頭蘇家人壓根都沒有見著,只知道剛開始的時候,事情還算進展順利。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老頭詣闕,呈所著書百馀卷,上賜五品服及金帛。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接著,詔下兩制看詳。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然后事情就急轉直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文彥博已經去相,到了洛陽。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同知通進銀臺司兼門下封駁事何郯,封還詔書,拒絕執行。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翰林學士歐陽修、知制誥劉敞等,劾昌期異端害道,不宜推獎。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龍老頭自詣登聞鼓院,還納所賜,朝廷沸然。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然而時議洶洶,似乎還有擴大之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臺諫言辭尤為激烈——乞令益州毀棄所刻版本,龍昌期當伏少正卯之誅!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蘇油聞之大驚,立刻求見歐陽修,然而歐陽修不見他,讓人傳話:此乃大義之爭,龍昌期雖年近九十,然菲薄周公,這是不可理喻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明潤你還小,不當牽涉其中,安心讀書,準備考試過解,為朝廷效力,才是你的正事兒。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蘇油只好悻悻回家回家,想來想去,還是提起筆來,給歐陽修寫了一封長信——未能免俗,繼堂哥之后,他也來了一篇《上歐陽內翰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內翰執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近聞闕下,臺諫有請誅昌期之聲,油殊以為非智。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儒者從丘,丘乃受教于李聃,繼崇周之禮統。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始于存養孝悌之元倫,終于化育參贊之德緒;行用于日常,治平于天下,固其盛德矣。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時移戰國,孟軻出焉,親親而行仁。曰良知,曰良能,以性為善。崇堯舜之道,翼教民于順,蓋一變也。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再至荀卿,明王道,分天人,以性為惡。以隆禮尊賢而王,以重法愛民而霸。言導君以仁,齊民以律,蓋又一變矣。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是春秋而下兩百年,儒已三變也。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然三變皆有因,何哉?以世間固有萬世不易之理,天下固無萬世不易之人也。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天見其明,地見其光,君子貴其全。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故諸經以《易》為首,得無由哉?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三教之由,或為教化之設。所為敷變,從俗而已。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昌期之說,以釋間儒,蓋其可誅之因乎?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油請疑之:今有大理一國,八府四郡,其境愈于西夏,而人口倍之。然不為皇宋患者,何也?是其國之俗,崇佛而好儒也。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則昌期之說,非為杜妄,實有秉之以治一國者。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效驗于前,此油不解其一也。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宇內環視,皇宋所接者:曰遼,曰西夏,曰吐蕃,曰大理,曰安南。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其間蓋有西南蠻,諸羌雜居焉。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與宋無戰史者,唯大理一國而已。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今置昌期于鼎鑊,固易事耳,然使友邦無疑,則至難哉!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誅效驗有持其人,遠不戰之邦其心,此油不解之二也。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甚有議毀滅編版者,油再請疑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昌期之說,于大理已成圭臬,縱然毀于宋境,能滅其說乎?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其所著述,《西南圖志》尤豐,蓋百卷有奇,敢曰無用乎?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行必無效之事,焚可待用之書,無得而失大,遺笑于外邦。敢問何功可致,何智可稱哉?此油不解其三也。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或曰昌期詆周公,蓋其可誅之由,油請再疑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王莽篡前,殺己幼長二子,以示天下至正。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平帝病,莽告于天,祈以身代。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長安西反,莽懷攜孺子嬰,日夜禱于太廟,作《大誥》。謂必匡漢以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然其后若何?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當是時,天下儒者共推莽。請加九錫之書,至近五十萬。士庶公卿,皆以為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油幼讀史,每以其竊國為恨,而以士庶公卿為愚。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及待長成,自問當斯時也,何由辯周公之賢,而糾莽之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此油不解其四也。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然此惑昌期曾為解之——使世無周公,則亦無莽。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油以為至論,皇宋叚祥,正盈朝野,此無勞周公之時,而不可孕莽之世也。祈內翰善思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另啟:事已動搖圣聽,油懼有小人后踵,不以公為忠,但以僭妄非公,惑導人主而去公者,竊為內翰憂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祖宗制度,不以文字罪人。此深遠之慮計,奈何以一昌期而毀之哉?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油愚,頓首?!?br />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吉祥三公游戏下载 博彩是诈骗吗 河内彩计划软件 水果机技巧规律 600万彩票网精准计划 pt电子哪个平台容易爆 聚富世界下载安装 彩票屠龙是什么意思 11选5万能6码聪明组合 新时时彩开奖将结果 稳赚七码倍投方案表 超神大发快三计划软件 pk106码滚雪球公式图 重庆时时采彩开奖记录 二星直选7码稳赚技巧 晴天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