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天下最窮處

    第二百五十八章天下最窮處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大船一路南行,除了風景宜人,還有思想碰撞。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小妹,二十七娘,王弗在一邊調弄雷琴,父子三人在另一邊抒懷引興,一人在瘋狂刷題。兩人在練習兵器,兩人在學習操船。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還都不閑著。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次日蘇軾吟讀富弼的《使北語錄》,讀到富弼使遼和議,不割地,不和親,不增歲幣的時候,三蘇就開始討論起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正夸富弼不卑不亢,完成使命,是國家干臣,然后又說道國家出了問題,國風軟弱,對外虛怯的時候,就聽見一聲冷笑。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油一邊洗筆,一邊說道:“要依我來看,我大宋士大夫之勇,那才叫邁越古今?!?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軾不由得一愣:“明潤,此語何出?”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油說道:“可不是嗎?我們花了六年時間,在眉山搞了那么點產業,都知道要培植力量捍衛起來?!?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可汴京就在黃河邊上,如今河北決堤,赤地千里。一到冬季,遼人騎兵***,便能輕松南下,踏冰過河直抵京師城下?!?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如此危急的形勢下,城中官家大臣們似乎還能安享榮華酣然高臥,這不是絕大的勇氣是什么?”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幾人面面相覷,說得是啊,四敵環繞諸處不安,明潤說得是實情。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洵說道:“依你所言,當是如何?”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油取過兩枚核桃,搓弄起來,這是給每日抓筆抓僵了的手放松。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然后下巴一昂,示意大家看向江邊拉著纖繩拖船的纖夫:“國勢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如今國家就如一個快要沸騰的大鍋,正是進取之時?!?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如果再不思圖進取得過且過,那就如溫水煮青蛙,最后變成一鍋田雞湯……”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二十七娘一聽見“田雞湯”三字,不由得心中一陣煩惡,忍不住趴到船邊嘔吐起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轍趕緊過去:“娘子,娘子你這是怎么了?可是吃壞東西?”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油訝異道:“酸菜田雞,不是二十七娘你最喜歡的美味……”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一聽這個二十七娘又受不了了,再次嘔吐了起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轍急道:“哎呀小幺叔你還說!船夫,船夫靠岸,我們上岸尋醫!”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船在涪州停下,石通遣小船去尋了大夫前來給二十七娘診脈。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轍擔心地問道:“郎中,我家娘子這是河上感了風寒?”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郎中搖頭;“往來流利,應指圓滑,如珠滾玉盤之狀。呵呵呵,恭喜郎君,你家夫人,這是有喜了?!?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真的?!哈哈哈哈……”蘇轍想拉二十七娘的手,卻又感覺眾目睽睽下有些失禮。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油撇著嘴對蘇軾說道:“你看看,以前在我面前多守規矩的人。現在竟然為了老婆吼我……”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軾哪里還管這個,已經上前跟自家弟弟祝賀去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大船從眉山出發,經過嘉,戎,瀘,渝,涪,忠,夔諸州,就進入了三峽。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一百二十里三峽,風光壯美,人文遺跡繁多,對于一行人來說,當是壯游。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但是這地方危險異常,漲水的時候水流湍急,容易出事兒,枯水的時候礁石密布,還是容易出事兒。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順流而下,危險更大,全靠船工掌舵的老手經驗。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好在如今眉山型縱帆船艙室前置,船老大視野開闊,加上如今水面不算小,就這樣依然駕駛得膽戰心驚。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危險從瞿塘峽開始,這里枯豐兩季,水位差有百尺高下。江水拍擊在滟滪堆的巨石上,激起巨大的浪花,白沫飛濺,聲音震耳欲聾。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不是熟悉水道的船夫,視若畏途。滟滪之名,就是因激起的浪花如美女頭上的風鬟霧鬢而得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到了冬季,有時候這里極度危險,還需要等待下雨漲水,方可通過。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有些地方,水道僅容單船通行,官府派廂軍駐守于此,以紅旗為號,上下放行。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油看著江心大石:“總有一天,將你們全部干掉……”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軾這段時間詩興大發,聞言不由吟道:“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后……”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你閉嘴!”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舟行瞿唐口,兩耳風鳴號。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渺然長江水,千里投一瓢。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峽門石為戶,郁怒水力驕。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扁舟落中流,浩如一葉飄。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呼吸信奔浪,不復由長篙。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這樣的地方,的確容易激發詩興,沿江不少前代名人留下的勝跡,典故,章辭,加上震人神魄的景色,讓三蘇意興風發,神追古人,沿路吟詠,憑吊,比興,詩歌都仿佛注入了三峽的靈氣,增色不少。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船入巫峽,江面變窄,峽谷奇高,天光變暗。十二峰云霧繚繞,天中一線如藍,兩岸虎嘯猿啼,竹木蕭然。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偶有一二樵夫,或者破漏的板房,讓人頓起天地芻狗的感慨。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洵嘆息:“這就是夔州,有一個名頭——天下最窮處?!?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好在神女的傳說,給這里增添了幾分浪漫色彩。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還有神鴉,其實就是神女祠的野烏鴉。這動物聰明,知道人類不會傷害它們,有船經過的時候,它們便會飛臨船上。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船上的人為了祈禱神女保佑,紛紛取出干糧來招待這些神女祠的精靈,烏鴉們便很快學會了這樣的套路。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出巫峽前,首先經過東濡灘,船老大的神情又開始緊張起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這里有一處巨大的漩渦,大船貼著漩渦畫了一個弧線,船身都發生了一定程度的傾斜,非常驚險。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過了大漩渦,就在眾人剛要松口氣的時候,前方出現了一處巨大的圓石,直入江心,將水道逼窄了三分之二,水流速度一下子加快。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船老大在前頭喊了一聲:“貴人們都坐好了!”船身來了個九十度急轉,貼著圓石險之又險地滑入了狹窄的水道。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油看著巨石與江岸相接的地方堆著的不少朽爛船板,不由得心頭打鼓,深有余悸。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滑過水道后,江流恢復尋常,巨石的背后是一個巨大的回水沱,水流再此慢慢回旋,中心就是無數困浮于此,不斷旋轉的破敗木板,船幫,檣櫓。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船老大這才松了一口氣:“人鲊甕過了?!?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軾是個好奇寶寶:“船東,何謂人鲊甕?”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油沒好氣地說道:“鲊甕,就是土地廟的小魚干罐頭,用陶罐裝著那種。這個地方水下有無數船難而亡的旅客舟子,就好像小魚罐頭那個樣子?!?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文豪想象力賊豐富,蘇軾立馬想起罐頭里那些密密麻麻仰望星空的小魚頭,嚇得魂飛魄散:“快走快走,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好在過了此處,便有一處地方可以歇歇腳,放松一下心情——秭歸。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此地出過的名人:嫘祖,屈原,王昭君,孟浩然。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眾人自然要憑吊一番。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軾和蘇轍,拜訪了傳說中為紀念屈原而造的山中遺塔的廢墟,又免不了幾首詩歌。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不過蘇轍的《昭君村》,卻引來蘇油的反駁。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峽女王嬙繼屈須,入宮曾不愧秦姝。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一朝遠逐呼韓去,遙憶江頭捕鯉魚。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江上大魚安敢釣,轉柁橫江筋力小。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深邊積雪厚埋牛,兩處辛勤何處好。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去家離俗慕榮華,富貴終身獨可嗟。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不及故鄉山上女,夜從東舍嫁西家。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這是說王昭君愛慕榮華,不惜為了富貴離家千里,在享受榮華的同時,落得孤獨。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這論調蘇油當然要打抱不平,最后蘇軾出來看熱鬧不嫌事兒大:“那小幺叔你也來一首,壓過子由!”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寫就寫!”蘇油提筆就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冢草青青恨似深,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難乖君命許胡塵。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情真只信巫山色,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每夢隨風度雁門。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這詩一出,王弗就眼中含淚,二十七娘用用幽怨的目光看著自己夫君,蘇軾比較了一下,往蘇油那邊邁了一步。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洵接過兩首詩看了,長嘆一聲:“這次我也站明潤這邊,今晚子由吃素,之后將明潤的詩題寫到昭君廟墻上,算是給昭君道歉?!?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蜀中雜記》:“后十年,予出峽,于昭君廟得見一詩。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故老傳為妃靈還鄉所作,乃以碧紗儲之。和者赴繼,至墻堵斑斕,幾難再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后于江南遇少游,乃知為油所作。時縣君隨伺,故知之甚備。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知予搜錄蜀中奇事,為細述周祥。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然其事亦雅,姑錄于左。以笑世人妄鑿,一至于斯?!?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山东时时11选5 快3概率稳赚不赔 欢乐生肖最新开奖 三年无错36码特围 体彩大乐透预测最准确 七星彩直播开奖直播 七乐彩走势图 时时彩免费计划软件准 黑马计划软件网址 德国赛车人工计划 胆拖中奖计算器十一选五复式投注表 四川时时怎么玩法 时时彩高手十年技巧 北京pk拾开奖结果 7m体育即时比分 扑克21点手机版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