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六章 懲罰和教育

    第二百四十六章懲罰和教育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過這時候不能說這個:“乞第,如今部落遇到了問題,有兩條申述途徑:其一是大宋官府,如果官府不納,你們還可以去祭殿申述,自有撫遠大將軍代為轉達?!?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就算淯井監不同意你們換鹽,為什么不去祭殿說明?大家總會幫你想出辦法的?!?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乞第龍山說道:“寨子里馬上要屠宰牲畜雞鴨,一去一回,肉都臭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手扶腦門:“你就不知道晚幾天再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乞第龍山瞪著眼,一臉的匪夷所思:“你真的是大巫嗎?祭祀的時間,怎么能任意更改?”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說道:“不是任意更改,而是情況特殊。你告訴我,祖宗的心里,是希望他的子孫過上好日子還是壞日子?”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乞第龍山有點不知道這問題的意思:“自然……自然是好日子?!?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又問道:“你有孩子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乞第龍山傻乎乎地搖頭。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說道:“所以你不了解做父親的心。你要記住,祖宗神靈,就是我們在天上的父親。有些時候情況特殊,完全可以靈活處理?!?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祖宗看重的不是我們表面的禮儀,而是我們內心的崇敬。難道祖宗在這種情況下,會不原諒我們?會希望我們為了按時祭祀,而浪費一年的辛苦,而去吃臭肉?”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乞第龍山真的傻了,好像……小巫師說得……有道理哈?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又道:“你帶人將淯井圍了,知道這樣做會是什么后果?儂智高合族,在汴京就戮才多久?!”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乞第龍山說道:“我不怕,只要族人能吃上鹽,就算拉我去官家面前剁成塊兒,乞第都不皺眉頭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老子怕一鍋裝不下!蘇油哭笑不得:“少說這些沒有用的!你這樣能解決什么問題?就算今年你搶到了鹽,以后呢?你族人就永遠沒鹽吃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娃現在才想到這一層,傻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繼續說道:“我能讓你的族人,今天就能拿到鹽,還是最上等的雪鹽。但是,你鼓動部眾,圍了淯井監,這是大罪,必須要處罰,你可心服?”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龍山部的老巫師立刻跪下了:“大巫,使不得,乞第是我部落的英雄,你念他憨直,且饒了他這一回吧?!?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說道:“老巫師,我這可是為了我們部落好。我們是大宋的羈縻州,乞第的行為,就是在挑釁大宋的綱紀。一旦引來大軍征討,那就是玉石俱焚的局面。影響的是整個西南?!?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今日處置了他,以后我們部落就還是大宋的子民,還是祭殿的教區。如果放過了他,相應的,祭殿將不會再幫助你們,以免被你們連累;大宋也可能不會再容納你們,視同叛逆。你可要想清楚了?!?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李運都看不下去了,拱手道:“明潤,如此處置,是不是太過了?此事……此事本來就是淯井監做得差了……乞第固然應該責罰,但淯井監也不能不說一點責任沒有……”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說道:“淯井監的過失,自有趙轉運處置。乞第的過失,祭殿也同樣必須處置,這是兩回事兒。乞第,你自己選擇吧?!?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乞第龍山將上身衣服剝掉,跪倒在地:“小巫師,乞第說不過你,這就任你處置。不過你說讓我族人吃上鹽,可不能騙我?!?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點頭:“好漢子!四哥,持我的貼子,去江上攔下一膄鹽船,就在瀘州卸貨!通知部隊,為了幫助瀘州的兄弟,將雪鹽醬菜先拿出來給他們,兩日后大巫加倍償還。姐姐,給乞第送來枷鎖,讓他自己戴上,去跪到瀘州蠻營地之前。我要讓乞第親眼看著雪鹽進入他部落的營地!”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阿囤彌一臉的敬仰,不是對蘇油,而是對乞第,揮揮手,手下自有人將枷鎖送了上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乞第又往嘴里塞了兩塊肉吃了,讓士兵給自己把枷鎖套上,大大咧咧地在眾人敬重的目光中走出帳篷。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然后乞第又回來了,從門簾里探出一個大腦袋:“小巫師,那我要撒尿拉屎怎么辦?!”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阿囤彌崇敬的目光一下子轉為了呆滯。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滿身枷鎖的乞第龍山跪倒在營地前,龍山部頓時開始騷動。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阿囤烈一揮手,精兵壓上,陳郭二人押后,指揮弩手表演了一把三段式射擊,六百支短短的羽箭將營前一顆大樹變成一只怪鳥之后,外加一圈雪地后,龍山部的人被震懾住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加上巫師們上前勸導,以及乞第龍山的大聲呼喝之后,營地終于安靜了下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三日之后,第一批糧草運送過來了,不過數量少了一半,另外一半大車里,裝得是一袋袋的雪鹽。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雪鹽運到龍山部營前的時候,山谷中歡聲雷動。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然而很快,老巫師帶著幾位老部民進了大巫行帳,匍匐下來,對蘇油說道:“大巫,我們不要雪鹽了,我們只求你放過乞第?!?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正在調酥油茶,玩味地笑道:“乞第他同意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老巫師說道:“我們不要雪鹽了,我們知道錯了,求你放過乞第吧?!?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笑道:“起來吧,你們是錯了,但是你們其實并沒有知道錯在哪里?!?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老巫師和部民都站了起來,眼神里充滿了疑惑。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阿囤彌領著乞第龍山進來,乞第龍山身上已經多了一件皮袍。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招呼眾人坐下,給所有人添上酥油茶:“跪了幾天,凍壞了吧?”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乞第龍山笑道:“沒有,我扛凍?!?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說道:“趕緊喝,你這杯放了姜粉,味道差了一點?!?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乞第龍山一口喝了:“好喝!呃……還有沒?我還能再來兩杯……”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直接將他那壺給了他,這才對幾位說道:“知道你們錯在哪里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乞第龍山說道:“我們不該圍了淯井監?!?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搖頭:“不對?!?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老巫師說道:“我們應該先找祭殿申述?!?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搖頭:“不是根本?!?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幾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自己還錯在哪里。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又給幾位添上茶,看著他們疑惑的表情,認真地說道:“你們錯在,不相信朝廷的公正,認為朝廷一定就會偏心漢人,一定會置你們的死活于不顧?!?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話直接擊中了幾個人的內心,幾人臉上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然后轉為慚愧之色。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說道:“淯井監那邊的處置已經下來了,長寧軍知軍,沒有積極消弭事態,免。淯井監都監,舉措失當,免。這算是給你們的交代?!?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然而各位,其實我想問的是,知軍和都監,他們真的做錯了什么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本來是很小的一件事情,就算淯井鹽不足,你們如果告訴祭殿,阿囤姐姐自會從眉山給你們調運過來,幫助你們解決問題?!?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可是你們壓根就沒想過別人會幫你們,沒想過我們會站在你們的立場,公正的考慮,因此才有了擅自圍攻淯井監的行為?!?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導致了一千六百人的軍隊轉運,導致了幾千無辜民眾擔驚受怕,淯井停工,部落騷動?!?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好在我們來得及時,如果你們打破寨門,那倆傻官自盡,一切就無可挽回了?!?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件事情的根由,就是你們雖然已經歸附了大宋,成為了羈縻州,卻不信任朝廷?!?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你們只想著成了大宋羈縻州了,可以從大宋獲取好處了,然而從來沒有想過,你們既然已經算是大宋之人,就應該為它盡一份責任?!?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真正的大宋人,要為它納賦,為它服役,要愛它,?;に??!?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你們的武器,你們的怒火,應該對準那些對大宋不敬不臣之輩,而不是用來欺負自己人?!?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如果你們還是信不過別的宋人,那也沒關系,我們慢慢來。如今我就想問問——你們,能信任我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老巫師離座下跪:“大巫言重了,龍山部絕對信任大巫,今后絕對不敢有違?!?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乞第龍山也連忙跪倒:“我就算再笨,也知道你與我們是一條心,以后我就聽小巫師你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說道:“那就趕緊滾起來,后邊的事情還多!老子就不信淯井只能產這么點鹽!”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至尊是哪两张牌 贵州快三计划软件下载 bet007足球比分f 快速时时官网 5分pk10计划软件 网上投注体育彩票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玩法 11选5怎么杀号更准确 看牌抢庄牛牛20元进场 足球赛事直播表2016 时时彩双面盘网站 百炮打鱼 全骰是什么意思 万人炸金花本地下载 时时缩水软件 平特三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