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三十九章 白龜的名字

    第二百三十九章白龜的名字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一老一小坐下來,蘇油開始寫畫,給老趙講解其中的道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十二平均律是一個人工律,也就是說它不是自然律,和純律與五度相生律不同,它的存在,是最大程度去接近五度相生律,同時又能完成完美轉調?!?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老趙又懵了:“純律又是什么?”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這個問題為什么要研究,還得從去年為官家制作萬壽宮燈講起。因為萬壽宮燈體積龐大,銅圈上可以記錄更多的音樂信息?!?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既然如此,為了表達我們最大的愛敬之心,江卿們決定讓宮燈能夠同時演奏三首不同調的曲子,并讓其出色的搭配,形成泛音,以產生更加美妙的音樂體驗,我們將之稱為——和弦?!?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是蘇油自己給自己挖的坑,他本來以為是一件輕松的事情,結果八娘等人在制曲時發現,以老的音樂理論,要定出準和弦,升四轉五,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工作。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在制作過程中,我們發現除了五度相生律,還有一個更適合和弦的律制??梢雜孟頁ぶ任熱?,以及弦長之比為四比五的絲弦,來確定中各音高度?!?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個律制聲音單調,但是有一個好處,和弦很合,因其純,八娘便將它命名為純律。對了她還說古琴里有一首《碣石調?幽蘭》,用到的就是這個律制,其實古已有之?!?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老趙默默點頭,拿手在桌上虛比:“此曲乃梁代琴家丘明所傳,據蔡邕的《琴操》載,孔子周游列國,不得賞識,從衛返晉途中,見幽谷芳蘭,伍于雜草,感懷才不遇而作,一名《猗蘭》。丘公云此曲自齊撮以下,有若仙聲……”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嗯……無名當十案徴羽。間拘徴羽。大指當九亦案徴羽。疾全扶徴羽。仰泛十一。無名打商。覆泛九。挑羽。哈……徴音之上,當真如此!你家八娘乃是行家??!”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這些我是不懂了,不過純律還是不能解決轉調問題。再后來,我們又發現,音高,其實與時間有關?!?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古人將十二律,與十二月令聯系起來。其實經過我們研究,其與十二時辰的關系更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我們將簧片點上墨,彈動它,用恒定水流驅動輪子,快速拉動紙帶,得到很多記錄簧片振動的小點?!?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些小點證明,相同密度的物質,振動越快,發出的音就越高,否則就越低?!?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于是我將單位時間細分,一天十二個時辰,一個時辰一百二十分鐘,一個分鐘六十秒,然后每秒鐘振動的次數,給出一個定義——振次?!?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好學的趙抃同學舉手了:“明潤,為何要如此定義?”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因為時間定義從周期度分秒引申而來,周天三百六十度,用六十進一方便計算,而且這樣取得的單位時間——秒,用于計算,數目不至于過于龐大和微小,是一個方便實用的單位時間?!?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抃點頭,表示懂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繼續講解:“為了方便制造,我們選取了每秒振次為二百五十六次的簧片為標準音?!?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抃同學再次舉手:“二百五十六這個數字怎么來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呃……因為它是二的整數倍,十二平均律是二的十二次方根,因此用二百五十六,只是為了方便計算?!?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抃同學再次點頭,這是這娃理工的老一套思路,靈活變通,只要能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好方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當然這個音不是標準黃鐘——其實到現在大宋都沒有定出標準的黃鐘對吧——但是有了這個基準音,便可以用十二平均律計算出相鄰的各個音,將這些音排列起來,選取最接近琴上黃鐘的那個音,作為基準音?!?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樣我們就得到了一列基準十二律音階,再以此為基,得到另外兩個聲部?!?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剛剛我們說了,十二平均律是相對律,因此即使我們得到的黃鐘,并不是真正標準的黃鐘,但是有了一個作為黃鐘的基準音和十二平均律制,我們便可以制作出各調音階,音部,制作出和諧的多聲部曲子,這就解決宮燈上的音樂問題?!?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就是琉璃宮燈音樂部分的設計思路,十二平均律,解決了定音和轉調的難題——哎呀可累死我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沒有理會蘇油的丑表功,趙抃已經深深陷入奇妙的樂理中,一手看著蘇油寫出來的資料,一手拿銅棍敲擊銅棒,連仆人上來換茶都毫無知覺。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小心地低聲問道:“明公,那……白龜我端走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抃看都沒看蘇油,舉著銅棍揮了揮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將換茶的仆人一把抓?。骸懊鞴鷯α說?,一會兒你可得替我作證!”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仆人看了看趙抃,有看了看蘇油,一臉懵逼。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害怕趙抃反悔,直接帶著白龜去了學宮,等到散學,立刻騎驢去了玉局觀。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端著木盆跑進石薇居處:“薇兒薇兒,我把白龜給你贏過來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薇正在銅人上施針,金針準確地扎入銅人的穴位,等到取出來的時候,針尖上帶出一點點薄薄的水銀。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元德公非常滿意:“薇兒針術進展很快,不過藥理醫理還得加強,你小油哥哥來了,今天就這樣,去玩吧?!?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薇將金針擦凈,收好,對元德公鞠躬。然后跑出房間:“小油哥哥,給我看看白龜!”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得意地說道:“打今天起這就是我們家的了,薇兒你給起個名字吧?!?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薇想了想說道:“我們有了木客了,這只就叫玉奴,好不好?”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能有什么不好的:“嗯,不錯,薇兒真能想名字?!?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說完又把白龜抱起來看尾巴:“就是不知道是男的女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象中拿著一大束桂花進了小院:“喲,明潤來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笑道:“賢兄,你的眼睛怎么又有黑圈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象中笑道:“最近事情多了,有彗出紫微垣,歷七星。其色白,光丈余。每天都要用望遠鏡觀測,然后有人推出明年庚戌朔的日食,得重驗,還要研究化學,事情太多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又有日食?”蘇油躬身道:“忙成這樣還記著給薇兒送花,實在是感激?!?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象中說道:“你那邊怎么樣?張學士走了,趙公可是把益州官場震得不輕?!?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笑道:“我就是個書童,每日里幫他整理蜀中資料……哎呀說起這個就來氣,蠶叢、柏灌、魚鳧、開明通通不認,非得從庸,蜀開始,迂腐書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象中哈哈大笑:“然后你就弄了一篇《尚書祈詢》出來為難他是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咦”了一聲:“你怎么知道?”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象中看著蘇油:“趙公和易長厚,氣貌清逸,崇學校、禮師儒,乃淡雅寬宏之人。被你危難了這么一通,還不忘在成都幫你揚名,你呀,對他該尊重要盡量尊重?!?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我很尊重啊,一日三餐都是我親手做的,還要怎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象中笑道:“結下這道善緣,與你大有好處,趙公固然彈劾不避權貴,然而也對諸多大臣甚有恩德?!?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呂溱、蔡襄、吳奎、韓絳,都是因他得以重回中樞;歐陽修、賈黯,也是因他的諫言才留用京城?!?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見蘇油聽得一臉的懵逼,張象中解釋道:“呂溱,狀元;吳奎,制科;韓絳,探花;歐陽修,文宗;賈黯,狀元;就一個蔡襄差點,考的第十名,可也是鼎鼎有名的大書家,這些人堪稱一代文脈,隨便抬舉你一下,那也受益匪淺?!?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喃喃自語:“原來他說得是真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76276助赢官网 北京pk赛车开结果结果 516棋牌游戏中心 时时彩历史记录查询 重庆时时全天在线计划 北京pk10如何盈利 澳洲赛车在哪里看开奖 斗地主的游戏规则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pk10全天免费手机计划 香港管家婆四??像 官方通比牛牛下载 pt电子是什么意思 金牌二人麻将下载 安徽时时遗漏 双色球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