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三章 對策

    第一百六十三章對策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便笑道:“老板你人品真好,人家送這么大銀板來,也沒有派人守著?!?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老板就有些得意:“那是,我這也算是老字號了,人家生客也信得過我?!?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隨意地問道:“羅雄部在什么地方???”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老板說道:“在大理東邊,靠近大宋,這幫馬販子可是真有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做出一副對銀鋌非常感興趣的樣子:“這幾塊大銀子挺特別,我們雖然從大宋過來,但是大宋境內還真見不到如此大塊的銀子,要是老板愿意,我用折刀和你交換如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老板說道:“小郎君說笑了,這是好幾百貫的東西……誒別收回去,換!我換!”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卻原來是蘇油將自己的折刀從書包里摸了出來,聽老板前頭半句又準備收回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通便勸解道:“師父,我們是出來就是玩的,淘換這憊沉貨干啥……”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一瞪眼:“反正折刀我還有?;渙蘇飧齷厝ジ斯?,讓他老人家高興高興不行?他怕是還沒有見過銀子什么樣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如今石家作坊的金屬蝕刻浮雕工藝愈加精美,光看刀柄老板便知道不是凡品。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將刀子交給老板,老板接過研究了半晌黃白銅工藝,在蘇油指導下學會了開關,對跳刀的精巧機關不由得高聲叫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等到驗過鋼火之后,老板大手一揮:“那幾塊銀板,就歸小郎君了!可說好了不準反悔!”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阿囤彌就在旁邊冷笑:“小油是我的弟弟?!?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老板這才反應過來,臉上見汗連連作揖:“失言了,老夫失言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說完又在自己嘴巴上拍了兩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笑著阻止:“那等客人來你怎么交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老板不以為意:“我從大庫里調銀給他便是,這還省了重熔的功夫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時間上來得及嗎?讓老板名聲受影響就不好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老板說道:“客人下午才來取貨,這個不礙的,小郎君盡管放心。幾位貴客,我們去內堂說話,工藝不敢妄求,不過這么精美的東西,如何保養維護還要請教才行?!?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點頭:“那行,不過你別告訴他們銀板被我買走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老板笑道:“我也正想對小郎君提及,這熔鑄變成轉手,傳揚出去,畢竟對敝號聲名有損,還請小郎君周全則個?!?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點頭:“這是自然?!?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說完從書包里取出本子,撕下幾頁來鋪到銀鋌上,那鉛筆斜著輕輕涂抹,將上面的字跡都拓印下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事情做完,蘇油對阿囤彌說道:“姐姐,我和拴住先回去,將銀子放好?!?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阿囤彌笑道:“小財迷,沒見過銀子是吧,在眉山可不見你這樣???去吧別亂跑,我們午時自會回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讓拴住把銀鋌包上,出了鋪子,找阿囤彌的隨從借了騾馬,便朝書坊奔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進入書坊,蘇油便對掌柜的問道:“范先生在何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掌柜的趕緊應道:“在后院盤賬呢?!?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丟下掌柜,對李拴住說道:“跟我走,去見范先生?!?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范先生正在敲算盤,見到蘇油進來就夸:“明潤,你這算盤口訣和記賬之法,當真是方便簡潔……”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從書包中取出拓紙:“先生,明潤發現一件大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范先生將紙接過,一看也是大吃一驚,站起身來:“此乃大宋官庫綱銀!明潤從何方拓得?”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伸手用手指指著拓印上幾個字,范先生低頭再一看,不由得面色大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抬頭看著蘇油,以不可思議的語氣說出三個字——“儂智高!”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點頭:“眉州傳言,狄樞密大勝之時,曾發現了一具身穿龍袍的尸體,但是已經燒焦不可辨認,于是他沒有當做儂賊受戧的功績上報朝廷,之后果然傳出了儂賊流竄入大理的傳聞。大家當時都佩服狄樞密的沉穩?!?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范先生拈著胡須沉吟道:“這庫銀現在何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讓李拴住將庫銀取出:“今天上午和姐姐去銀坊觀看煉銀,在那里發現的。據掌柜的說,銀鋌的主人會在今天下午去取熔好的銀錠。這批人就算不是儂智高余黨,也肯定和儂賊大有關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范先生一拍桌子:“此僚叛我大宋,橫暴十州,我大宋子民恨不能炊骨寢皮,斷無縱逸之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我這就安排下去,如果真是儂賊,必命死士梟其首級!”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趕緊擺手:“此乃下策!先生所言,是匹夫之怒,不是應對國事之道!”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范先生怒道:“你我遠在他邦,不如此又當如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拱手道:“先生,事情緊急,應當避免打草驚蛇,先安排人手暗中跟上那幫子人,探明其勢力大小,方可制定對策?!?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先生,您輔佐大鬼主二十年,今日一旦自行其事,便是暴露了自己的內心,只怕在二林部的位置,立刻便會動搖?!?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最好的方法,是先打聽城中有無宋使,然后我們前往舉報,通過正途。讓使節向大理君臣施壓,借助大理人的力量將那群人拿下,辨明身份,上報朝廷?!?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若真是儂賊,最好是傳詣京師,明正典刑!如此方能震懾群小,消弭謠傳,大振皇宋聲威!”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范先生一下子頹坐回到椅上,喃喃道:“明潤哪明潤,你快些長大吧,老夫自己,怕是扛不了多久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對著范先生深鞠一躬:“大宋西南安定,是一項大事業,本就不該寄托于孤身一人,先生這些年苦心孤詣,其心可佩,但的確過勞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范先生啞然失笑,笑容之中全是苦澀:“呵呵,呵呵呵……范某當年離鄉背井,被同學親朋當做張元吳昊一流,一個個割袍斷義,寄書絕交,甚至除名族譜……他們倒是做得好大忠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不料今日,居然被一介小童道破所謀,還真是滑稽,哈哈哈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一邊哈哈大笑,一邊卻是潸然淚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示意李拴住關上門:“先生,事情緊急,還請先生收拾心情,趕快布置?!?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范先生點頭:“我只問一個問題,明潤,你是如何知道我的想法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躬身:“除了與先生相遇至今的耳提面命,前幾日路上與拴住用測距儀進行測量的時候,先生召油詳問其法,還問及能否測量山川地理,從那時起,蘇油便知道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范先生哈哈大笑,不過這次卻是真心歡喜意氣風發:“明潤竟然如此有心,看來吾道不孤。老夫事業,后繼有人!我何憂也?我何憂也!”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說完收起拓紙出門去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和李拴住回到自己的房間,想了想,挑開了一塊地磚,將銀鋌都埋在地磚下頭。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中午時分,阿囤彌回來了,看來又是沿路采買,沒有停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見到蘇油便招手:“弟弟快來,洱源的好物產,大雪梨!”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果然是好梨,皮薄汁多,味道清甜,不過蘇油有些食不知味。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阿囤彌還得意:“怎么樣?比你們眉州的梨如何?這邊的物產除了這個,還有奶牛,肥鵝,還有刺菱,梅子,刺菱已經煮上了,一會兒叫人端上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打起精神笑道:“果然好吃,要是有肥鵝和梅子,我倒是可以做一道好菜給姐姐嘗嘗?!?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直到下午申酉之交,范先生才回來,手里拎著一個黑不溜丟的大杯子樣的東西,一臉的喜色:“哈哈哈明潤看我在街市上淘到了什么好東西?!”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笑著拱手道:“先生此舉,可是問道于盲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pk10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新时时包括哪些种 百人二八杠棋牌 概况 刘伯温金牌六肖资料 福彩七乐彩预测最准确 百度四川时时 助赢北京时时软件 快乐时时b盘 pk10冠军稳杀一码 pk10高手群计划 全天北京pk10赛车7码计划 广东时时怎么投注 大亨pk10计划苹果版 幸运28预测上pc28点gd 北京pk赛车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