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三十章 慘相

    第一百三十章慘相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眾人跟著李老漢往回走,來到五龍井和大洪井中間一個小山谷,轉過山口,面前的景象讓人觸目驚心。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背風的山坡上,挖出了一個個土坑,勉強得到一小塊平地,上邊鋪著干柴雜草,頂上搭出一個小棚,便是一處住處。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不少衣衫襤褸的婦人老者,形如骷髏,還有孩童,神色癡呆,臉上手上凈是污穢,直如一具具行尸走肉。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有些身邊的瓦罐里,還不知道煮著什么野菜雜糧,氣味難聞至極。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程文應面色慘然:“我以為我眉山物產豐饒,不意還有此般慘況,這……這……這比土地廟都還不如!”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蘇油低聲道:“他們是逃戶,躲避官府到此,連乞討都得藏著掖著,不敢靠近城鎮?!?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史洞修不忍心再看下去,撥轉馬頭:“我去外邊等你們……二十七娘要是見到這般景象,怕不得嚎啕大哭?!?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李老漢說道:“各位貴人,這就是我們偷采私鹽的原因所在……那些鹽,只能一點點偷偷的熬,產量本就不多,私鹽販子們又壓得狠,近半年來眉山雪鹽行市,私鹽的銷路就越發逼促,要養活三十多家逃戶老小,也就越發的艱難……今年課稅再加三成,制度下來的那一天,這里一百多人,就已經是死人了啊……”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言罷不再說話,跪下砰砰叩頭。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程文應趕緊下馬,也不顧李老漢身上骯臟,將他扶起來說道:“老哥,既然我們來了,就不會讓這種情況繼續發生下去不管,我們且回陵井上,從長計議?!?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蘇油轉頭對石通說道:“大石頭,先去眉山城,拉兩車糧食過來,再告訴可龍里,井位已經找到,裝備可以出發了?!?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石通應道:“是!”轉身撥馬,狂奔而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井監臉色蒼白:“程老,小人,小人實有失察之罪?!?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程文應的士大夫脾氣上來了:“你就當不知道此事比較好,眉州考級才得了個上上!這般慘相,簡直就是給我眉州抹黑!老夫忝為江卿鄉紳,定要行文川峽四路轉運司,控訴淯井監貪索虐民之罪!”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蘇油趕緊阻止道:“姻伯此事未可,如此做法,對逃亡鹽戶有害而無利,不如以此相脅,再花點錢,讓淯井監將這些鹽戶戶籍轉來眉州,先解決鹽戶們的后顧之憂,免去逃犯身份?!?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程文應怒道:“小油!不知道君子之道?!你是要與污官酷吏妥協嗎?!”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蘇油再次拱手,真誠地道:“姻伯,身為眉州鄉紳,行文控訴益州官員,你覺得會有用嗎?兩位堂哥,同在官場,對他們會不會有不利影響?還有泄自己一時之義憤,與拯三十多戶人家于水火,君子當執何端?”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程文應一時語塞,怒氣益盛,狠狠一抽馬鞭,朝陵井奔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身后眾人你看我我看你,趕緊跟了上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待到下馬,程文應氣已經消了大半,對蘇油說道:“這次算你有理,是老夫失了計較,就照你所說辦理吧?!?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李老漢就覺得兩腿發軟,再也站立不住,身不由主跪了下來,嚎啕大哭:“老漢替三十三家逃亡鹽戶,叩謝大官人再生之德!”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鹽工們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工頭出去一趟,回來就對這些外來人感恩戴德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程文應第一次相扶是出于心神激蕩,現在卻有些下不了手了,只對蘇油使個眼色。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蘇油上前將李老漢扶起:“老丈趕緊起來,諸事待議,我們去大棚說話?!?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扶著李老漢走了兩步又回頭:“那五花肉先切成拇指大小肉塊,用清水泡上……”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然后腦袋上就挨了程文應一下:“沒輕沒重的家伙!這時候還想著吃!”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眾人在大棚里坐下,程文應對李老漢問道:“淯井監,真的干涸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李老漢現在是有問必答:“還沒有完全干,不過產量已經逐年遞減,鹽戶的歲課無法完成,對我們來說,和完全干涸沒有兩樣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程文應取出一套圖紙:“你是老鹽工了,看看此法可否施行?”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這個只是工藝的簡化版本,而且其中的工具,成本,不是一般鹽戶能夠承擔的,程文應也不怕李老漢看。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李老漢看過,轉頭對自家兒子說道:“大栓,將我那包袱取來?!?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那精悍的中年漢子不由急道:“爹!”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李老漢一瞪眼:“取來!就那點東西,在高人面前就是笑話!”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沒一會,李大栓取來一個藍布包,可能是整個陵井監最干凈的一樣東西。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李老漢小心翼翼地打開布包,里邊是一疊發黃的草紙:“大官人你看?!?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程文應拿起一張看了,上面字跡粗鄙,還繪有草圖,再拿過蘇油寫的,兩相對比,不由得暗自點頭。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李老漢對程文應拱手道:“大官人,不知你給我這個方案,是何方高人所制?”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程文應就看了眼蘇油,將草紙推到他身前。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李老漢趕緊拱手:“小官人是鹽官世家?這點井之技堪稱登峰造極,還請小官人指教?!?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蘇油還在琢磨那條豬肉,聞言方才回過神來:“啊……??!我那點井之術其實就是瞎蒙的……”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除了李老漢的眼神還是仰慕,周圍眾人都是一臉的鄙夷,裝逼裝過頭,大家都很難堪的好不好?!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蘇油揮揮手:“這紙上的工藝,都是老丈你所思得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李老漢說道:“不敢在小官人面前賣弄,這是我家三代人想出的法子,本待資金充足,朝廷許可,便自家開上一口,哪里知道,日子過得一日不如一日,一代不如一代……”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程文應說道:“你大可以將此法獻于官府豪強……”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轉念一想李老漢就是被這兩者逼得家破人亡,真要被知道有這法子,恐怕東西搶走,人被滅口的可能性更大。趕緊擺手道:“當我沒說?!?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李老漢說道:“本以為此乃我家秘法,原來世間早有高人,尤其這最后潑爐印灶加淋鹵之術,簡直堪稱絕妙,大大節省了火工?!?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蘇油說道:“其實不稀奇,這是巴人的古法,那邊鹽鹵是山泉,很淡,不如此無法得鹽?!?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李老漢嘆息道:“還是讀書好啊,是老漢孤陋寡聞了?!?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程文應說道:“如今兩相印證,你們兩位的開井之法,竟然頗為相似,這看來是可行了。就是不知道這井開多深能夠出鹵?”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六十丈!”“兩百米!”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蘇油不禁對李老漢大為嘆服,自己那是后世有數據照搬,這老頭可是憑眼力估出來的。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李老漢對三萬貫課務還是頗為擔心,川鹽七十鐵錢一斤鹽,這也是四十萬斤鹽的產量!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蘇油倒是不太擔心這個,一天八十貫很多嗎?他知道后世幾口深井,一天利潤高達六百兩銀子!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不過他對這種苛逼鹽課的做法極本身就極不贊同,朝廷只管稅收就好了,鹽井交給商人們自負盈虧,逐利增產本就是他們的天性!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程文應說道:“要不老李你從監上出來,咱們不伺候了!來我們井上干!老夫還是那句話,供奉職位,一月十貫!”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井監臉都嚇白了:“程老,您老就繞過我吧,萬萬使不得啊……”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蘇油也道:“姻伯,此事的確使不得,今年官場變動,陵井能否關撲,還得等新知州到了才能商議?!?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我們自有技術,本就不貪這口井,但是奪官井鹽戶,這就是作對了?;共蝗緄鵲轎頤塹木蠔?,產量與官井的差別體現出來,形勢逼迫官府與我們進一步加深合作,關撲之議才有可能。等到關撲到陵井,李老丈他們自然就會成為我們的鹽戶。在此之前,加一個雪鹽提煉工藝,提高陵井鹽價,助鹽戶完成課務就好?!?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說完轉身對李老漢說道:“老丈,我們此次前來,還有教導你們提煉雪鹽的任務在身,這是與州府商議好的,這三成溢價,可以通過這樣的方式解決,因此老丈不必擔心?!?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李老漢訝異道:“雪鹽也是小公子的家傳?”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pk10技巧万能码规律 欢乐生肖开奖网址 万能后二直选45注稳赚 西红柿计划软件论坛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 时时彩技巧 财神爷pk10免费计划 原创三十六码特围的网址 三人斗地主报名规则 重庆时时彩技巧 1分钟快三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欢乐炸金花赢三张 pk10走势图杀码技巧 胆拖投注计算器360 牛牛看4张牌抢庄技巧 全天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