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九十章 孝心

    第九十章孝心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然后再次清鍋,將筍塊改丁,從小葫蘆里倒出一些油燒熱,下筍丁用刮掉細毛的筍殼當鏟子翻炒。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炒好的筍丁放到一張良姜葉上,然后開始下酸菜末,泡姜末,螺肉,五香粉,醬油,紅糖,然后加水熬煮起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鼠和瘦娃家里是不吃午飯的,現在看著蘇油一樣一樣從背簍里往外拿調料,然后這香氣勾得人口水直流,不由得贊嘆:“太香了……比過年的雞湯飯還香……”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將折刀扔給小鼠:“那就趕緊去削幾個竹勺,今天中午好好打一頓牙祭?!?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鍋里熬得快收汁了,蘇油這才將事先炒好的筍丁倒進去拌勻,加入野蔥節和蒜葉,說道:“開吃嘍!”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竹筒前邊削去一半,改圓,幾個娃子就用這當成臨時的勺子,你爭我搶地吃了起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對石薇說道:“薇兒,怎么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薇用一只小手放在竹勺下邊接著,一邊吃一邊連連點頭:“太好吃了!怎么村子里從沒有人做?”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笑道:“主要是不好做,費油費調料。好吃你們就多吃點,小鼠瘦娃,你們怎么不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鼠低下頭:“小油,今天這道菜這么香,跟以前我們胡亂做的那些不一樣,我想……我想帶點回家……”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瘦娃也嚅囁道:“我也是,這么好吃的東西,我想給爹娘嘗嘗……”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楞了,這個時代的人,對孝字幾乎是淫浸到了骨子里。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螺肉掉回鍋子里,蘇油才反應過來:“哦,好!倆大孝子啊?!?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不過你們只管放心吃,吃完下水摸螺,我再給你們爹娘做一鍋不就行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鼠跟瘦娃這下開心了:“哈,謝謝小油!那今天的筍都歸你!我們不要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笑了:“不至于,難為你們這么有孝心,一鍋田螺就算是獎勵?!?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薇也點頭:“嗯,小鼠哥哥和瘦娃哥哥都是好孩子?!?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便趁機教育石薇:“薇兒你對你那幾個老哥哥也要好點,別總跟他們鬧?!?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薇一副很大度的樣子:“只要他們同意我跟你一起玩,我就不生他們的氣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呃,算了還是不說了,幾個小腦袋繼續湊在一起狂吃起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美美地吃過一頓,小鼠笑道:“最喜歡跟小油一起出來了,每次都少不了好吃的,冬天腳板苕最肥了,啥時候我們去挖苕子?”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怕是沒時間了,明天要搬家,我叫了眉山城里一些朋友來幫忙,快去摸田螺吧,弄完我們就下山,屠子和他們也應該快到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又炒出一大鍋田螺給兩人分了,四人一人拎著一包竹筍下得山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祠堂邊熱鬧無比,石富正在指揮從人往新家里抬東西。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趕上去拱手:“四哥,這是干啥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富笑道:“你不是我石家的供奉嗎?現在又是一家人了,我給你送些家具過來,算是搬家的賀禮?!?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薇從包里摸出來那個金蟾,打開青蛙的嘴巴,里邊的舌頭正好是上發條的鑰匙。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將鑰匙插入金蟾身側一個孔里,擰了幾圈放在地上:“四哥你看,小油哥哥送我的?!?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金蟾在地上吧嗒吧嗒地蹦跳,簡直就跟活的一般。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不光是石富,周圍一圈人的眼睛都快掉下來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眼看著金蟾就奔著池塘而去,蘇油趕緊上前拾起來,交給石薇說道:“別在池塘邊玩啊,這金蟾可不會游泳,掉下去就浮不起來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富這才反應過來:“機……機關人……”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笑道:“不是機關人,傳說中的機關人用老鼠作為動力,驅動行走,我可沒那本事?!?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富指著石薇手里的金蟾:“那那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給金蟾提供動力的是發條,就是利用彈力鋼片作為蓄能裝置,你找你孫子問問吧,這東西有他參與?!?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富氣得跺腳:“這小子還是拎不清輕重,我一再交代有了新玩意兒就得來信告訴我!還是不拿我的話當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一個聲音就在后邊嘟囔:“這是我弄清楚齒輪箱原理后,師父給我的獎勵。這銅皮蛤蟆看似簡單,其實里邊涉及到好多東西,我這不親自回來向你稟告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大家回頭,原來是石通到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村口還停著倆騾車,一車上邊是好奇的幾個娃子,正是張勝帶領的內務組,另外一車上都是瓶瓶罐罐各種貨物。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屠子也來了,還帶著自家兒子,過來供手:“多謝小少爺照顧我生意。我們這就開刀?”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勝幾個娃子也圍了過來:“小少爺你老家好漂亮!”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笑道:“都來了?明天可就是你們掌勺,有信心沒有?”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勝笑道:“這幾個月義棚生意簡直好到不行,小少爺你就放心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又和其他孩子打過招呼,這才對前來幫忙的鄉親們說道:“正好大伙都在,鄉親們就和我們一起去看看八公養的豬是什么樣子?!?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帶著趕來幫忙的近鄰們來到豬棚,四只肥嘟嘟的大豬躺在里邊哼哼。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豬的長勢,肉質,一看便與尋常牧養的豬不太一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這便是斷奶之后施行手術的豬,只要飼料跟上,六個月便可以長到一百斤以上?!?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棚子里頓時嗡的一聲,鄉親們就議論開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招手,示意大家安靜,說道:“這個閹豬法子,其實外邊都有,不過鄉親們一直沒有重視起來而已?!?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還有就是傳統手法,處理的都是公豬,母豬一般三個月便殺掉了,實在是一種浪費?!?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大家看,這四頭豬里,還有兩頭是母的。其實母豬也可以閹割,這個手藝叫挑花?!?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施行過手術的豬,性情溫順,容易圈養,相比放牧不用那么勞累,家里的老人也能幫上忙?!?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鄉親們又嗡的一聲鬧開了,豬娃里邊有一半是母豬,大母豬皮肉比未閹割的公豬還要硬,養了也沒法吃,現在等于多出了一倍的可養豬娃!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而且娃子老人都能派上用場,這好處就太大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繼續壓手:“這豬出欄快,養得好的一年可以養兩欄,差的兩年也能出三欄。按照一家兩口豬計算,一年下來有四百斤,平均一天一斤多?!?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下真是壓不住了,棚子里立刻鬧翻了天,把四頭豬嚇得不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棚子里味道不好,蘇油趕緊招呼大家出來,祠堂前壩子上說話:“明天的宴席,一是搬家鬧個喜慶,二是讓大家嘗嘗這種豬的肉質,與普通豬肉品質也有很大區別。現在就麻煩大家去幫忙壘灶,燒水,晚點我們殺豬!”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時候鄉親們才注意到騾車上還有兩件大家伙,大鐵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勝和蘇八公擔任提調,也就是總指揮,一個負責指揮搞灶臺,一個負責召集桌椅碗筷。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沒辦法,要搞宴席,可龍里家家都得出力,不然桌碗都湊不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好在人多力量大,很快事情搞定,大鍋燒上水,準備殺豬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兩頭豬被從棚里拖出來,綁在了寬條凳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勝拖來兩口木盆,準備用來接血。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指點屠子,在豬脖子下動脈處下刀。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以前殺豬,都是刺心臟,屠子看著嘩嘩流到盆子里邊的鮮血:“這法子好,肚內干凈?!?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然后伸手一拍自家兒子腦門:“學著點,以后便照此法辦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勝笑道:“這是城里剛流行起來的新法,豬血也是一道好菜,屠子大叔,你們接下來要學的是緊血旺,學會這一套,城里哪家屠宰行搶著要你?!?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屠子笑得嘴都歪了:“小哥,你說的真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屠子又一拍小屠子腦門:“你那手藝先做到不丟人再說!”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笑道:“那是,等到了明年,光殺可龍里的豬你們爺倆都忙不過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談笑間豬不掙扎了,蘇油又教導小屠子從豬腿處開孔,吹氣讓豬漲起來,然后開始燙豬,刮洗,張勝又接過內臟去清洗,用樹脂去雜毛。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屠子看著情形不對:“小郎君,那頭蹄,還有內臟……以前是歸屠子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哈哈大笑:“你拿去也料理不好,城里一副下水五十文錢,兩頭豬一百文,我再給你家小子加五十文幫工費。一百五十文錢,和兩幅豬下水,你選那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屠子開心了:“那當然要錢!下水拿回去吃不完還得費鹽!”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想到屠子家吃鹽腌內臟的情形,就不覺有些反胃,趕緊晃著腦袋驅散不適,說道:“解肉這活讓小屠子來,你先跟我去學緊旺子去?!?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屠子笑道:“這豬都殺成學問了,城里人當真講究?!?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走势图 龙虎和时时彩押注口诀 有重庆时时彩网址吗? 斗牛看四张牌抢庄技巧 彩神幸运飞艇平刷冠军 1分pk拾人工计划 彩世家高手计划软件飞猪 最新pt游戏平台 4张看牌抢庄技巧 不限ip多账号送彩金 三公官网 有重庆时时彩预测龙虎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 变态捕鱼达人 哪个棋牌有二人斗地主 3d6码组六中奖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