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十二章 豆花飯

    第六十二章豆花飯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笑道:“那就帶著哥哥們去吧?!?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接著張勝過來:“小少爺,豆漿已經磨好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叫女孩子們都過來吧,看看這道菜的流程?!?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女孩子圍了過來,蘇油指揮眾人將豆漿倒入大鍋里,加水燒火,熬煮起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眼看豆漿鍋里翻出大泡,蘇油便讓女生拿大瓢舀起來再淋下去,讓豆漿息沸。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在一邊提醒:“如此三五次,豆漿才算煮熟?!?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接下來濾漿,一個十字架,系上紗布網兜,用木架子掛在另一口鐵鍋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然后一個女孩子將沸豆漿用大瓢舀進紗布網兜,兩個女孩子推蕩著架子,將豆漿濾進鍋里。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濾完后的豆渣放入之前的鍋中,加清水洗漿,洗完之后的漿水再次濾入新鍋,很快便得到了滿滿一鍋的豆漿。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膽丸調好的膽水就放在一邊,蘇油用鐵鏟鏟出來,然后用鍋鏟平面輕輕在水面上畫圓,讓膽水一點一點漾進鍋里。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先快后慢,熱豆漿中漸漸凝結出豆花。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你們做豆花,膽水控制不好,要這樣一鏟一鏟慢慢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說完將膽水一大瓢倒入鍋中調勻,看著鍋子中的豆花凝結,得意非凡:“看到沒?這手藝叫‘一瓢清’,對膽水用量的預估高度精準,行家里手才做得到!”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娃弄魚卡鐵沙都沒這么得意過,現在卻得意得冒泡,別的原因沒有,因為這是他前世帶過來的真手藝,當年就號稱鄉里一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很快,豆花凝結了,將竹筲箕壓入其中,從筲箕里舀出清水,順便將豆花壓制成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活女孩們換著來,以后除了加膽水得慢慢練,活計就全交給她們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拋開豆花,還有幾樣配套的吃食。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鮮甜的芽菜還沒有制出來,不過梅干菜工藝簡單,早已制得不少,梅菜扣肉做法不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還有粉蒸肉,粗米粉加五香粉和食鹽,加點米酒,姜末,辣米油,紅糖得到裹料,拌上五花肉,或者排骨,肥腸,南瓜打底蒸出來便是。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程家雜貨鋪那邊,蘇油已經定制了很多的小蒸籠,一個就一小碗大,半個小碗高,這就是‘鮓籠籠’。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不過今天只是試菜,哥哥姐姐們那么多,不用那樣精細。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接下來就是泡菜,現在鹽水已經分出了很多壇母水,從碼頭收來的菜頭,菜幫子,洗凈晾曬到半干切碎,拌上鹽,碎泡姜粒,再倒入母鹽水,加一半清水,半日之后便是著名的“洗澡泡菜”。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豆花飯,鮓籠籠,燒白,洗澡泡菜,豐儉由人,后世川南豆花飯的標配。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三斤豆子,滿滿一大鐵鍋的豆花,起碼能盛出百碗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現在還差一樣,瀝米飯。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新鍋子騰出來,將米煮到還剩一點硬芯,入甑子蒸熟。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剩下的米湯,正好和泡菜一樣,作為小便宜供食客自取,這叫玩弄消費者心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豆花本身沒有味道,因此調味就很重要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指派女生們切蔥花,蒜蓉,姜末,香菜末,炒花生米,炒芝麻,炸花椒油,炒肥豬肉末……忙得不可開交。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最后還要將炒熟的花生剝去紅皮,壓成花生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諸多事情搞完,天近黃昏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將豆花鍋子加入米湯,燒起小火煮上,蘇油看了看日頭:“狗剩哥!敲云板收工,然后去義棚將八娘,二十七娘,城門口兩位老軍請來,我們今天試菜!”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沒一會兒眾人到齊,二十七娘見到這里熱鬧的景象:“呀,比史家莊子熱鬧多了。前邊那堆黑黑的是啥?”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蜂窩煤已經做完了,現在張麒帶著陶煤組改做蜂窩煤爐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八娘看著大鐵鍋:“這鍋可真大!好大一鍋豆腐!”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這可不是豆腐,這是豆花,比豆腐細嫩,又比石膏豆腐羹綿韌?!?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老軍陳田看著一桌子的調料盆:“我的天神爺,這里不得有十幾味調味料?”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八娘笑道:“小幺叔弄吃的,從來都是這么精細,哎呀好期待,我們趕緊開飯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好多小伙伴還從來沒有干過拿筷子挑豆花這樣的精細活,蘇油干脆一碗飯,兩大塊豆花,一瓢調料,拌成豆花拌飯給他們吃。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至于老軍八娘這桌,則是每人一碗瀝米飯,一碗豆花,一碟調料,一小盤粉蒸肉,一小盤梅菜扣肉,一小碟洗澡泡菜。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二十七娘首先便是奔著肉去,然后大驚小怪地喊著:“好吃,這個什么粉蒸肉,好吃極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八娘挑了一塊扣肉,和梅菜一起放進嘴里,然后就笑了:“果然好?!?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郭隆還是軍人風范,挑了塊豆花蘸碟里一裹,放米飯上一起刨進嘴里吃完:“香!實在是太香了!這豆腐吃了這么多,可就沒吃過這么香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笑道:“豆花本身沒什么味道,主要就是靠調味,這調料里加了點肉臊子,雞肉松。怎么樣?我們準備借八娘你們的義棚,把這當做早飯來賣,可行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八娘笑道:“這么一頓,你準備賣多少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城里普通的湯水早點,一份是十五文,加上炊餅,就是二十多文;晚飯在外邊簡單吃,一般是三五十文?!?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我們這個早飯,吃過后是真抗餓的,完全可以當晚飯賣,因此我準備一碗豆花,一碗大米飯,泡菜隨意,米飯可加一次,收三十文;如果要加菜,加梅菜扣肉和粉蒸肉的話,二十文一小盤,分量雖然不多,但畢竟全是肉菜,夠一個漢子過癮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郭隆臉都笑開花了:“兩葷一素七十文,一葷一素五十文,以后我每日都吃這個得了,管飽還經餓!”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陳田也樂,對蘇油和八娘二十七娘拱手:“我們倆光棍兒這一早一晚兩頓飯,算是都有著落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三斤豆子,點出一大鍋的豆花,今晚真是敞開了肚皮吃,娃子們一個個都吃撐著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吃完還要強打精神練字,聽見蘇小妹在念“一加一等于二,一加二等于三”,倒是讓八娘驚詫:“他們還要學字?還要學算術?”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要學營造,學經濟,能識會算是必須的,現在正是好時候?!?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我那些東西,用到尺規的時候很多,以后還有別的,現在都是基礎功夫?!?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八娘不由得合什:“小幺叔真是宅心仁厚,不說別的,有這技藝傍生,以后在程家書坊,都有一碗飯吃?!?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二十七娘打趣道:“瓷坊瓷坊,史大今天還跟我說小油帶去的娃靈性,比他都精細,問得他汗都下來了,哈哈哈哈,還真是什么人帶出來什么人……”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郭隆說道:“吃好了我們就回城吧,眼看該落鎖了,對了小少爺這飯食何時開張???”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答道:“明天請人盤灶,義棚那里的灶放不下這么大兩口鍋。我圖紙都已經畫好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二十七娘抬手輕撫額頭:“又來了,一口灶要什么圖紙?你是離開圖紙便不能活了是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回到程家,程文應問八娘:“小油又做什么好吃的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八娘臉一紅:“阿爺,小油準備帶著孩子們在碼頭賣早飯,今天我們試了幾道菜品。我們都覺得相當不錯?!?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笑道:“我是想早點把賬務追平,欠著石家好幾十貫呢!好害怕他們要我賣身替債?!?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程文應滿臉古怪:“呃……雖不中,亦不遠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沒聽明白:“???啥?”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程文應擺著手:“沒啥,對了過幾日休沐,你表哥,侄婿還有兩位賢侄都會回來,你們可算是能見著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德国pk10赛车计划 pk拾有计划软件吗 龙虎和刷流水教程视频 江西时时走势 北京pk赛车七码一期计划 七乐彩胆拖中奖计算器 600万彩票网精准计划 皇家国际百人炸金花 江西新时时开奖直播 龙虎计划软件app 开元棋牌通比牛牛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统计 2019中国女篮最新决赛 扑克牌三公玩法与技巧 欢乐生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