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十七章 基建

    第四十七章基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寬遲疑道:“四弟,這孩子……是有天授?娘胎中帶出來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富說道:“這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善于料事,觀察入微,尤精算術。給他一塊磁石玩耍,他就能發現河邊沙下鐵層;給他一部《九章》,他就能推演出開方之術,且用之割圓,兄長們,你們可知道我當時的震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說完指了指那把精美的折刀:“這么精美的器物,在蘇油眼里算什么?就是他送給薇兒的玩物而已,小道而已?!?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寬翻看著那折刀,有交給石富:“你給我們講講其中機關?!?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富說道:“講不清楚,不過蘇油繪制了圖紙,看看他的精細的圖紙,便可知蘇油之術,絕不止機關設計那么簡單,他在傳我們一門學問,端看我們自己能否領悟?!?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說完命弟子取來圖紙,將圖紙打開,擺上一把游標卡尺:“此圖,配合上這能精量到三分之一厘的神尺,根據蘇油所說,可稱之為工學?!?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門學問,以算術為基。掌握了它,便能造出各種器物,大至千鈞巨錨,百尺高樓,小至衣鉤箭鏃,玉鎖金環。全臻精巧,極致優良?!?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守拿起那把銅尺:“這如何量得到那么精細?等等,這刻度如此之細,這是用針刻上去的?如此細的針,怎能受力而不折?”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富笑道:“三位兄長,且放下偏見,待小弟與大家一一講解后,便可知蘇油心思之巧了?!?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等石富將游標卡尺的工作原理講解一番,然后又講了花紋鋼的鍛造原理,再講了黃銅的熔煉,蝕刻技術,最后說道:“這小子這套理論,看似玄奇,說穿了,其實就是一個精細。比如花紋鋼,之前我們最多就是折疊百煉,哪里想得到他這么多花樣?說穿了這其實是做面人娃娃的手藝?!?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又如那百分尺,卡尺本自漢代以前就有,可多了九章中推演出的補差原理,精度立升十倍,道理是那么簡單,理解起來毫無難度。偏偏我們這些大工都想不到?!?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還有黃銅,青銅的道理我們都知曉,黃銅其實也是同理,不過倭鉛易耗,遇火即成白鉛,難以融合。怎么就沒想到給他加個蓋子隔絕空氣呢?這……這特么就是黃燜羊肉的道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時候石富和其余三人的態度卻完全顛倒了一個個,石寬說道:“說是如此說,但是能通過面人娃娃想到鍛煉出羽紋,能從黃燜羊肉想到冶煉黃銅,能夠通過加減法推導出補差關系還予以應用,這孩子還真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守說道:“大哥,要不你去給對面蘇八公說,蘇油之事便算了吧,兩家重修舊好?!?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完說道:“天師法旨,這五口羽紋劍,還得著落在蘇油身上,要不……鐵坊那邊,再給他抬抬股份?”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寬想了想,問道:“四弟,你覺得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富橫挑鼻子豎挑眼:“美得他!壞了我家薇兒的名聲!這事情就得讓他負責!”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寬很郁悶:“四弟,蘇家現在得罪不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富振振有詞:“出了那事,薇兒還能好嫁人?這事情是蘇油搞出來的!他就必須把薇兒娶了!現在兩人還小,那就先定娃娃親,等薇兒成人,大轎來抬!大哥我跟你說,現在要擺出一副興師問罪就是他們理虧的架勢,蘇八公實誠人,他啊,就吃這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石寬這才恍然大悟,嘿嘿笑道:“有理!那現在看來,幸好有先前那一出啊……我石家這次,算是撿到寶了?!?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說石家四兄弟在那里算計細節,蘇油這時候,正帶著第五組小孩買東西。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十貫錢,只要不買衣物,買點別的還是夠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首先去的就是糧店,黑豆,綠豆,芝麻,花生,大米……這就是近百斤,豆油二十斤,茶油五斤。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再來兩石米,然后是細篩,簸箕,筲箕,席子,菜墩……各色粗使家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最后在木匠坊定制了二十套淘金木簸,一共花了五貫不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值錢的,那就是鐵器,斧頭,菜刀,小刀,刨子,鋸子……石通本來說送自己師父一套,被蘇油拒絕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過這東西是真的好貴,沒辦法只能賒賬。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接著從程家買了紙張,從史家買了陶器,不過這些都是按市價給錢了,一文不賒。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程文應和史洞修笑瞇瞇地看著小孩子們搬東西,由得蘇油瞎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煤現在便宜,粉煤那就更加的便宜,蘇油也要了一大車,才五百文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還買了四方小石磨,兩對木桶,這兩種東西現在也貴,一共三貫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回到土地廟,蘇油將孩子們叫到一處,翻出本本來,一筆一筆念給他們聽,然后說道:“一共花掉了七貫四百三十五文錢,還剩兩貫五百六十五文,這些錢一共是十貫,另外購置鐵器,還欠了史家鐵鋪二十五貫!賬本就放這里了,這些是我借給大家的,大家以后還得還我?!?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二年紀大些,有十來歲,聽到這數字都嚇壞了:“小少爺,這么多錢,我們還不起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蘇油說道:“還不起那就掙!從今天起,跟著我學掙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四說道:“小少爺,不是不掙,以前大哥帶著我們,一天掙的僅夠弟妹們吃喝,連衣服都得輪換著穿,這,這怎么還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蘇油將本子放到桌上,又翻出一個本子來,說道:“先別急,我先統計一下大家的名字,還有年紀。老二從你開始?!?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二說道:“我姓李,家里叫我拴住,歲數小少爺你就寫十二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下邊立刻就有人不干了:“拴住騙人!你就長得長大幾分,論年紀你才十一!”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二眉毛一橫:“吵什么吵?!我是老二!老二就比老大小一點,就十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群孩子紛紛羞他,鬧得蘇油一個頭兩個大,敲著桌子趕緊制止:“都別鬧!拴住哥你也別虛報,就照實了說,我好按體力給大家分配工作?!?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終于老實了,等統計下來,好些孩子被遺棄了幾年,別說名兒是小名,連自己姓啥都不知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蘇油皺著眉:“要不這樣,你們大哥是大家的恩人,不知道自己姓啥的,就都姓張如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小臟說道:“不干!那我不是叫臟臟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蘇油笑道:“小臟現在也不臟了,難聽的名字不能再用,以后要報官籍的,干脆就叫小妹吧?!?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小臟還是不干:“那還是臟小妹!”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蘇油被纏得沒辦法:“得得得,你跟我姓成不?姓蘇,蘇小妹!等等這是專有名詞……”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小臟卻已經跑遠了:“哦!以后我就叫蘇小妹了!你們誰也不許再叫我小臟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呃,好吧反正歷史上那個蘇小妹本來就是臆造,用了就用了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今天主要就是務虛,就如同開學典禮班主任見新同學一般,通報名字,班級規矩立幾條,講衛生分配打掃什么的,然后安排女孩子拿紙糊窗戶,男孩子繼續和泥。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剩下的一些小不點,讓他們拿著籃子去搜集柴草,自己則帶著幾個大的,去竹林里砍竹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走了老遠才見到一些大毛竹,蘇油選了幾根老的,教男孩們鋸斷,然后用菜刀剃掉竹枝,扎成一大捆,用竹篾綁到毛竹上,推入水中,一直放到溪流進入河流的入水口,才拖上沙灘。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水邊見到一叢干枯的蘆葦,蘇油也讓孩子們收集起來,一起帶回土地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將竹子擺放到屋檐下,蘇油用細麻繩圈著竹竿,取出鉛筆,畫出差不多相同直徑粗細的部位,讓幾個大孩子鋸出一些直徑三寸,高度三寸的竹筒。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然后用沙子將內面打磨光滑,取來陶泥,搟成泥板,拿竹筒蓋出一些圓泥片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泥片上用圓規作圖,標出點子,用食指粗細的竹棍,捅出均勻分布大小一致的圓孔。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將這片泥片烘干,以此為模,在其他小泥板上開出同樣的孔。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還做了兩個大圓泥板,上面也有孔,一個孔很多,一個只有五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最后讓男孩子去壓泥板,切成寬厚的長方條。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双色球复式 大赢家足球比分 快三大小单双稳赚投注 快3稳赚和值投注技巧以及方法 七乐彩近30期走势图 大乐透胆拖投注中奖 广东快十技巧稳赚 腾讯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摇骰子规则和叫法 二肖三期必开 教你几招快三大小单双稳赚 视讯龙虎是不是可以作假 7码阶梯式超级倍投法 七星彩三字定概率码 橄榄球 网络棋牌通比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