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十五章 張天師

    叫石通取過一面銅鏡,從室外折射進來一縷陽光,照在玉瓷瓷管之上:“這玩意兒只是略略透明,你就將就看吧?!?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象中問道:“你如何不用玻璃?”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問道:“現在有玻璃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象中一指門外的玻璃河:“沒有玻璃,城外那江因何得名?”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又被噎著了:“咳咳咳……我指的是高溫玻璃,化學這學問,經常得高溫加熱……”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就是抽鉛煉汞,丹火摶運的道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你閉嘴!呃,賢兄對不起對不起……你先聽我說啊,總之這玻璃需要經得起火燒,方才合用……嗐,說回學問!”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象中終于閉嘴,連連點頭。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按夢中所說,水由氫氧合成,是一種穩定的物質。如果它是由氫氧合成,那么從化合價來論,就只能是兩份氫,一份氧,對不對?”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象中點頭道:“當是如此?!?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看,現在我們收集到的兩管氣體……”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象中一對比:“二比一!如果推斷不錯的話,這管是氫,這管是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現在氣體已經制備了,我們來測試一下兩種氣體的活性?!?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將氫氣管子在水面下用拇指封住,移到爐火前一松手,砰的一聲輕響,一團火焰瞬間產生,轉眼消失。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火光映紅了張象中的臉,一閃即逝,張象中一臉呆滯:“這……這就沒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看,這么點氫氣,反應就如此劇烈,因此它是非常不穩定的物質。接下來我們實驗氧氣?!?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氧氣的測試也很簡單,燃燒的細木棍輕輕放進去,瞬間明亮的火光燃了起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說道:“兄長,實驗做完了。現在我們可以知道,水能被電分解成兩種物質,這種現象,可以稱之為‘電解’。電解后的水,變成了氫氣和氧氣,兩者成分為二比一,這是由它們的化學價決定的?!?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象中搓著手:“大道長存……大道長存……這化學一門,可為我教證道之基??梢粵釷廊酥?,自然天道,無所不運,只庸人所不察耳……”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說完在室內來回踱步:“天道所行,幽玄虛渺,凡子不識,或以為妄……殊不知蝕鐵成銹,燒炭成灰,即是天運之理,可推可證……等等,質皆有量,賢弟,這門天機,或可以物質之量重察核之,可對?”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到此對這兄長的聰明佩服得五體投地:“兄長道根深種,一語識破?!?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象中仰天大笑:“哈哈哈……快哉!快哉!”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說完一拍桌子:“此生事業,當補全此表!”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連連擺手:“兄長,這個……太浩繁了,非一代人所能為,我們慢慢來比較好……”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象中轉念一想也是,赧笑道:“愚兄失計了,多謝賢弟指點,差點就要深墜魔道,萬劫不復!”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兩人一起擦了把虛汗,蘇油說道:“其實只要慢慢推導,每出來一點發現,就對世人有一點用途,這就已經很厲害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比如這氧氣,能夠助燃,而尋常炭柴,也能燃燒。我們是不是可以推測,這身周大氣之中,本來就有氧氣的存在?”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如果我們增加大氣流動,不斷往火焰中送入新的大氣,是否就是送入了大量氧氣以幫助燃燒?這是不是就是鼓風助燃的道理所在?”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張象中說道:“等等,按照你的理論,木炭燃燒之后,會生成新的物質,該物質很穩定,將不再能燃燒是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笑道:“這個實驗好做,來來來,我們再來一次……”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過了一會兒,張象中的眼睛又直了:“賢弟,我通過吹氣,也同樣可以使石灰水變得混濁。那就是說,我體內有火在燒?等等,難道這就是三昧真火,在體內周運,人之精,氣,神,皆是此火煉得?”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說完又高興地搖頭晃腦:“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大道淵深,今日方得一孔可窺,妙哉,妙哉……”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說完跳起來將桌上的東西一卷而空,哈哈大笑道:“買定離手,這些都歸我天師道了。城中棄兒的道功,就讓與賢弟,過幾天,還會有一樁好事相送,愚兄去也!愚兄去也!”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娃腳步輕快,轉眼便出門老遠,蘇油趕緊喊道:“兄長!別走哇!你不給他們交代,他們怎么會相信我?”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一枚亮閃閃的東西遠遠從張象中手里拋起,劃過一條怪異的弧線,穿過門頂的鐵格,“叮當”一聲落在蘇油身前的桌上,咕嚕嚕直轉,然后躺倒。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正是之前張象中脖子上那枚銀制的八卦牌子,蘇油一看上面的文字,正面寫的是“正一盟威,劍印符箓,劾召百神,陽平都功?!?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翻過來一行小字:“敕授二十七代天師張象中,孚暇善保貞勖端寧?!?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嚇了一大跳,跳著跑到門口喊道:“兄長三思??!縱是張家人,冒充天師也是大罪!你這牌子上,少了先生二字!一眼就能看出來是假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就見遠處瀟灑漂行的張象中一個趔趄,然后已經石化良久的石通嚇得回過魂來,一把扯著蘇油的后脖領將他提進了室內:“快進來吧師父!”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呃……咳咳咳咳……”蘇油被這一下拉得滿臉通紅咳嗽連連,站定后拿手搓著脖子:“你!你敢欺師滅祖!”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通噗通一聲跪下:“師父,徒兒一時性急,任打任?!?,但是小神仙真的得罪不得啊……剛剛那位,真的是本代天師,我道道宗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招手:“起來說話!怎么動不動就跪!”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通訕訕地站起身來,束手束腳:“師父,你……沒事兒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扭了扭脖子:“下次捂嘴就好,小孩脖子嫩你不知道?”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通連連供手躬身:“是是,下次打死我也不敢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道:“剛剛你說,他真是張天師?怎么這牌子上沒有先生二字?”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通說道:“歷代天師均有先生二字圣賜沒錯,不過本代天師,道妙玄通,第一次見官家的時候才七歲,實在是太小,因此官家沒給‘先生’二字,這……這是真安不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不由得啞然失笑:“原來是這樣?這么簡單?”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通見蘇油不生氣,陪笑道:“可不就這么簡單?不過事情簡單,人卻不簡單?!?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本代天師,生三月能行,五月能言。七歲召赴闕,今上賜坐咨問,道法甚妙,大合意旨。特賜紫衣,親灑宸翰,以鎮福庭。后賜束帛金器。今年十三,穎慧非常,博通經史,尤有道術?!?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一聽開頭就目瞪口呆,后邊的完全沒聽:“三個月就能走,五個月會說話?”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通得意洋洋地點頭,就跟是在夸他一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不由得捶胸頓足:“早知道那我三月說話!說不定就可以不用這個破名字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通連忙安慰道:“師父不用嫉妒,您雖然天資聰穎,但畢竟沒有道家仙法,天師有嫡傳的法子,跟師父你的情況肯定不同。您這樣已經夠厲害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翻著白眼:“你都明白什么了就知道我嫉妒?!”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心里想的卻是自己白擔心了這么久,藏著掖著不敢讓別人知道自己太妖孽,結果特么這大宋,本來就是一個妖孽橫行的世界!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下安心了,翻弄著那牌子:“那這是真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通美滋滋地諂笑:“當然是真的!今后必有記載,您與天師今日論道元素,窺究幽玄,必定也會帶上一句,是石通石達之隨侍在側,我這措大,可就也是上史書的人了?!?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笑得都不行了:“哎喲可美得你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石通拿起抹布開始擦那張桌子:“這桌子得供奉起來,兩位師長在小店此桌上證道,雖然我聽不明白,但就是覺得厲害!絕對彌足珍貴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蘇油終于聽不下去了:“由得你!我得去找那幫孤兒去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 一分快三稳赚倍投技巧 七乐彩走势图近30期 分分彩稳赚技巧 虎扑 腾讯分分稳赚之技巧方案和做号技巧 腾讯分分彩稳赚不赔技巧 qq分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pk10最牛稳赚5码七步公式 七星彩直播开奖今晚的 快乐十分任五稳赚技巧 分分彩计划软件安卓版下载 体彩五码最大遗漏 百度彩名堂计划软件 利用竞彩外围套利 计划预测 牌九至尊大还是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