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十八章 玉瓷

    第二十八章玉瓷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另一邊,史大開始組織工人,將新器入窯。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然后用干草和焦煤,逐層碼放,點火開燒。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干草的作用是幫助焦煤燃燒更加充分,然后可以用抹泥的長木桿透出孔洞,控制進氧量,調整火焰結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一點尤其重要,比如氧化銅配制的色釉,在氧化焰時呈現綠色,但在還原焰時則呈現紅色,區別相當巨大。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鈞窯的釉色變化豐富,就是窯工在燒制的過程中變化火焰成分,逼出窯變,燒制出色彩絢麗豐富的釉色。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過這是下一步的事情,現在是先利用焦煤的高溫度,燒出真正的骨瓷瓷胚。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不如史洞修好高騖遠,選擇的都是偏中小件的泥胚。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史大和工頭通過窯眼觀看窯內的情況,不由得有些心驚,這火色和流布,均勻而穩定,溫度極高,簡直如同傳說中的老君爐一般。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真正的行家,關心的是這些東西。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等到燒制完畢打開匣缽,一件件晶瑩雪白的物件,晃得史洞修睜不開眼。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品質,比剛剛程文應帶走的瓷版,又上了一個巨大的檔次。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功用不同,燒法就不同,瓷版要的是各版誤差控制到最小,要照現在這種新燒法,讓瓷土內部出現相當程度的玻璃化,肯定會造成瓷版收縮比大增,進而導致巨大的誤差。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過現在,瓷土內燒結的細微玻璃體結構,給新瓷器帶來了一種瑩潤的現象。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史洞修捧著一個杯子,如同稀世珍寶:“什么骨瓷,太難聽了!玉瓷!這是玉瓷!以后都叫玉瓷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史大又開始暗暗腹誹,冠名權你也好意思搶,這該是小先生的權利。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倒是不以為意:“好!史世伯取得好,玉瓷,比什么骨瓷骨灰瓷雅稱多了?!?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史洞修呵呵赧笑道:“賢侄,老夫一時得意忘形了,忘了規矩……”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不在意道:“這名字本來就取得好,不過要真正當得上玉瓷這稱呼,還得等施釉重燒之后?!?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史大拍著胸脯:“沒問題,有了小少爺這番指點,燒煉薄薄一層釉,比燒結胎體難度低了太多,史大保證搞好?!?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說道:“史大,今天我們就解決施釉過厚的問題。這樣,瓶子之類的東西,你先蕩內釉,那工藝要求不高。至于外層薄釉,還有盆碗之類,我出城時,在城門邊那家鐵匠鋪定制了幾樣東西,你派人去取來,有了那東西,才能真正解決施釉的問題?!?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時候八娘和二十七娘過來招呼大家吃飯。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宋人一般市民一日兩頓,富人才一日三頓,有時還加夜宵。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打在可龍里就是一日三頓,即使每頓吃得不多,但都很精致,每一頓都是不能少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也是老伯爺經常罵他的理由,窮命富身子,吃死老頭子!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到得眉山風氣轉換,似乎這里人人都覺得不每日三頓就對不起他似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連帶著作坊工匠們都跟著沾光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吃過午飯,東西送來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東西在宋人眼里非常的奇怪,是一根T字型的銅管。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仔細看,其實是兩根,一根彎曲,彎曲部位開有孔,另一根從孔洞穿進去,兩根管子套在一起。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直管的后邊,連接的是一個唧筒。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將管子接過來,檢查接頭和連接處的縫隙。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銅管是燒紅的銅皮在鐵條上斜裹敲擊出來的,當年黃崖洞兵工廠曾經用這個辦法加工出鋼質槍管,看來宋代工匠的智慧也不容小覷。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然后銅管間相互連接部位直接用膠進行密封,唧筒和銅管之間則是鏨卯工藝。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結合得非常緊密,這手藝,一般的銅匠鐵匠做不出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將一個軟木塞打孔,穿入底部的銅管,將一個瓷瓶裝上油料,塞上木塞,就得到一支噴槍。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木塞上還要有個進氣孔,保證瓶子里不會出現低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噴槍的原理就是伯努利原理,內管高速的氣流會導致內外管壁壓強減小,因而形成與壺內的壓力差,導致壺里液體被吸出,然后被高速氣流撕成細小的霧狀水滴。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銅管很細,唧筒推動很慢,單位時間能噴出來的釉料不多,但是持續時間很長。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將已經被史大蕩好內釉的瓷胎放在轉盤上,很快便噴好了均勻細薄的釉層。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種施釉方式,絕對是現在大宋的獨門。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等待釉料干燥之后,送入匣缽,用稻草和焦炭再次填充燃燒室,臨近傍晚的時候,新的一窯瓷器重新燒造了出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匣缽內的瓷器,晶潤瑩澤,潔白無瑕,堅實無比。稱之為“玉瓷”毫不為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小型窯口,能一次燒制的東西不多,十六個小碗,八個盤子,兩個花瓶,還有八個小酒杯,一個下方是圓錐型上頭帶敞口的小酒角。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套白玉質感的瓷器第一次來到世間,讓所有人都被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史洞修雙手顫抖伸向陶缽中一個盤子,可愣是鼓不起勇氣將它從匣缽中取出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抖著手掙扎了幾次,急得跺腳對二十七娘喊道:“倒是趕緊取出來給爹爹看看??!這女兒!一點眼色都沒有!”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二十七娘自己還感覺有些腿發軟呢:“史大!史大!”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史大正在給這窯瓷器估價,大宋人特喜歡搜奇,一塊極細的磨刀石,都能賣到好幾貫一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嗯,物以稀為貴,這天底下第一次出現的東西,小碗一個三貫,盤子一個五貫,倆花瓶一共二十貫,酒具十貫……我滴個乖乖,這小小一窯,就是百貫的底數!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瓷公雞,這把撈大發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聽到二十七娘叫自己,史大這才趕緊將瓷器從窯缽里取出洗凈,擺在了桌子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史洞修看看這個,摸摸那個,小心的拿起盤子來用指頭輕輕叩一叩,又拿起盤子對著陽光照了起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恍惚地覺得,他夕陽下的眼神中,閃現的都是真實的金光。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看不下去了!蘇油找來一個盒子,將小酒杯小酒角放進去:“八娘,我們回家,答應給姻伯弄一套好酒器的,總算沒有食言?!?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回到家中,就見程文應正坐在椅子上傻笑,對面掛著一副觀音大士圖。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黑色的細線猶如工筆描成,套版非常準確,地面巖石的石青色,和之前的墨版底面石頭的黑色一起,構成了皴法效果,觀音的皮膚是肉色,竹葉,荷葉是翠綠。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紅色的金魚和荷花設計得非常巧妙,通過拉線和大片鏤空營造出尾巴和花瓣紅白過度的效果,咋一看還真跟工筆差不多。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一看:“了不得了!于工的手藝,當真叫人服氣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程文應回頭見是蘇油:“賢侄,老史那邊可成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笑道:“好叫姻伯得知,八娘去廚房準備去了,一會保準給您老一個驚喜?!?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沒一會,八娘端著一個食盤上來,里邊有一碟鹵味拼盤,一個白玉般的酒角,一套僅容四錢的杯子。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八娘將酒食布上:“阿爺,這就是小幺叔今天燒出來的瓷器。這盤鹵味,雖然也是小幺叔的方子,卻是八娘親手料理出來的。八娘這些時間,讓阿爺操心擔憂了?!?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程文應笑道:“好孩子,你也是為了家里,不過以后這些事情,可不能再瞞著了,你看,事情告知賢侄,不是就迎刃而解了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說完拿起一個杯子觀看:“細密堅白,堪比上品白玉啊?!?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笑道:“是,史世伯嫌棄骨瓷太難聽,給它取了個新名字,叫‘玉瓷’?!?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程文應恨恨道:“這老不修,竟然敢奪我賢侄冠名之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說完又尷尬道:“呃,賢侄,似乎史老兒取這名字,的確比骨瓷雅稱得多……”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蘇油笑道:“擇其善者而從之,我是一點沒意見的?!?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八娘從酒角里倒出一杯酒來:“阿爺,孫媳敬您松竹榮萱,長清永健?!?br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

七乐彩历史号码中奖 北京pk赛车手机版 有没有买大小的彩票 棋牌游戏漏洞包赢 众赢计划软件手机版 腾讯分分彩后三不定胆计划 玩黑彩一定输的原因 最准的平特一肖网 幸运飞艇最强软件 手机足球即时比分预测 棋牌注册秒送18元 欢乐二人雀神作弊器 重庆开奖历史开奖记录 时时彩后一稳赚不赔法 鹿岛鹿角 棋牌注册秒送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