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九百八十三章 辭官

    京師這幾日總是不缺轟動的消息。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懷王造反沒多久,陛下就下了罪己詔,承認了他在二十年多年前所犯下的過錯,此消息一經傳出,京師頓時嘩然。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罪己詔是天子自省或檢討自己過失、過錯發出的一種口諭或文書,歷朝歷代,很少有天子會頒布這種東西。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作為一國之君,皇帝怎么可能做錯,怎么可能承認自己做錯,能正視自己錯誤的帝王,無一不有著博大的胸懷。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至此,當初的懷王和如今蕭玨所請命的舊案,終于有了結果。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唐寧在初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震驚了一會兒,才接受了這個事實。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認錯不是陳皇的性格,下罪己詔更不是,但這卻是他用來破局的最有效的一招。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百姓或者官員犯了罪,自有律法懲治。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皇帝犯了罪,下罪己詔就好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在這個世界上,犯了錯之后,能用一句“我都已經道歉了你還想要怎么樣”輕易掩蓋過去的,除了女人之外,還有皇帝。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除了皇帝自己,沒有人能治他的罪。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蕭玨方家能夠逼迫陳皇下罪己詔,承認當年的過錯,但他們要敢逼陳皇退位,那就是造反,不管成功與否,都會在史書上留下難以抹去的污名。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這一道罪己詔下了之后,這件二十多前的舊案,就算徹底的揭過去了,沒有人能重新提起。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這對蕭玨和懷王算是有了交代,但也到此為止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然而唐寧知道,對于陳皇來說,這只是開始,這件事情之后,君臣之間的博弈,才會正式拉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省身殿。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陳皇看著懷王,問道:“你滿意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懷王靜靜的坐在椅子上,沒有看他,也沒有開口。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可朕還沒有滿意?!背祿誓抗庵鸞ケ淶帽?,說道:“朕沒有想到,趙家的朝堂之上,竟然已經被這些人牢牢把控,兩位宰相,五部尚書,都要逼朕認錯,朕這個皇帝,當的可真是憋屈……”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懷王抬頭看著他,搖了搖頭,說道:“父皇還是不認為你錯了?!?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朕有何錯?”陳皇凝視著他,問道:“自古以來,心軟者是成不了大事的,朕錯就錯在沒有及早的發現朝中的那些苗頭,才釀成今日佞臣亂政之禍!”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懷王平靜道:“冥冥之中自有定數,你造下的孽,遲早要加倍的還回來?!?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陳皇站起身,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說道:“朕該還的已經還了,現在輪到他們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懷王微微一笑,便沒有再開口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陳皇看了他一眼,就走出省身殿,來到御書房,說道:“召小宛使臣覲見?!?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小半個時辰之后,小宛使臣出現在了御書房,對陳皇躬了躬身,說道:“見過皇帝陛下?!?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陳皇看著三人,說道:“使臣免禮?!?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一名使臣抬起頭,問道:“不知陛下召見我等,有何要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陳皇看著他們,說道:“為平陽公主和親西域一事?!?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那使臣表情一愣,問道:“和親的不是安陽公主嗎?”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陳皇面色平靜,說道:“為了體現出我陳國的誠意,朕愿意將兩位公主都嫁過去……”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三位使臣同時一愣,抬頭問道:“這,可以嗎?”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陳皇看了他們一眼,說道:“朕金口玉言,還能有假?”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三位使臣對視一眼,同時躬身,高聲道:“謝過皇帝陛下?!?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陳皇看著他們,說道:“你們準備一下,即日送親……”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三位小宛使臣走后,陳皇沉默了片刻,看向魏間,說道:“讓唐寧來見朕?!?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陳皇下了罪己詔,將懷王和蕭玨要調查的舊案徹底接過。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接下來,不出意外的話,他便要對方家派系動手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方鴻和王相等人,自然也要做出相應的對策。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方鴻派人來請唐寧前去議事,被唐寧拒絕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他看著那方府的管家,說道:“告訴方大人,潤王的事情,以后他們自己做主吧……”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蕭皇后的案子,是唐寧幫助蕭玨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從此以后,不管方家有什么計劃,都與他無關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方府管家離開沒多久,魏間便出現在了唐寧眼前。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他面色復雜的看著唐寧,嘆息道:“唐相,陛下要見你?!?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御書房內,唐寧緩步走進去,魏間從外面關上殿門。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殿內只有一道身影,背對著唐寧,負手而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唐寧拱手躬身,說道:“臣參見陛下?!?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陳皇回過頭,目光炯炯的看著他,問道:“你還當朕是皇帝嗎?”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不等唐寧回答,他便沉聲問道:“你們接下來的計劃,是不是要逼朕退位,以后你既是丞相又是帝師,是不是比你現在的地位要高多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唐寧抬起頭,說道:“臣欲辭官,請陛下恩準?!?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你要辭官?”陳皇看著他,問道:“你們距離成功只有一步之遙,你說你要辭官?”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不是我們?!碧頗×艘⊥?,說道:“丞相也好,帝師也罷,臣從來都沒有在乎過?!?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陳皇看著他的眼睛,看到的是一片清澈。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他收回視線,最終低下頭,頹然問道:“你也覺得朕錯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唐寧看著他,說道:“陛下心中已有答案?!?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朕沒錯?!背祿柿成舷仁歉∠殖鲆凰孔暈一騁?,隨后就變的堅定,說道:“沒有朕當年的選擇,就沒有今日的朕,朕是皇帝,朕怎么會有錯?”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說到最后兩句時,他的聲音已經有些歇斯底里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唐寧靜靜的站在原地,默然不語。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許久,陳皇的目光才看著他,說道:“你要辭官,朕……準了?!?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唐寧躬身道:“謝陛下?!?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朕從未虧待過你,終究是你負了朕?!背祿士醋潘?,失望道:“朕已經答應了小宛使臣,讓平陽和安陽一起和親小宛,這是你背叛朕的代價?!?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唐寧并未從使者口中得知這件事情,想來此事也是剛剛才發生的。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他站直身體,一躬到底,說道:“臣謝陛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唐寧的表現全然不似他預料,陳皇擰眉道:“謝朕什么?”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唐寧抬起頭,笑了笑,說道:“多謝陛下這些年的栽培,臣告退……”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看著唐寧的背影即將消失,陳皇忽然開口。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留下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他目光死死的盯著唐寧,說道:“權勢,美人,你要什么,朕給你什么,朝廷需要你,朕也需要你……”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唐寧的腳步一頓,緩緩的轉過身,再次對陳皇深深的鞠了一躬,之后便走出大殿,再也沒有回頭。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陳皇看著從外面走進來的魏間,問道:“朕真的錯了嗎?”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魏間沒有接口,靜靜的站在他的身后,仿佛一座礁石。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良久,陳皇的目光望向殿外,淡淡的說道:“君臣一場,既然他執意要走,那朕便送他一程吧……”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