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瓷娃娃

    如此律法苛嚴,大甘朝廷里又有幾處衙門做得到。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善哉,你們,還不跑么?”中年道人口喧道號,聲音有催人迷離醉醺之意,忽地,大殿角落一道人影破窗竄了出去,眨眼間沒入雨中。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周放怒喝一聲道:“奸賊,爾敢!”說罷就要追出去,被項青鷺攔了下來。周放不解,項青鷺一指神色如常的吳左三人,緩緩搖頭。周放恍然,巡檢司既然能來,又怎會沒有后招。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跑出去的那人方才就在費祖沖身后,是一名錦衣公子,雙眉斜飛、鷹準薄唇,略顯瘦削的英俊面容掩不住一股慣了驕悍跋扈的意氣,正是天一堡船頭苗順。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苗順逃竄,殿中靜的落針可聞,這一逃,一切不言而喻。景余瓊面如死灰,張了張口,喉間發出一陣陣吐字不明的呃咦聲,目光呆滯,玉清真人秀眉緊鎖,輕拍景余瓊背心,景余瓊哇一聲吐出半口鮮血,軟綿綿的坐倒在地上,像是哭,又像是笑,便那么魂不守舍的頹然而坐。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費祖沖沒有動,身邊還有一個滿臉橫肉的莽漢也沒有動,揪著亂糟糟的虬須,嘖嘖有聲,不知道是疼還是怎地,極不自然。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成祿,你怎么不跑?”費祖沖笑問道,不知道為什么,費祖沖說完這句話之后有了一種病態的解脫和輕松。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跑?跑個卵蛋,能跑出巡檢司的手心嗎?”成祿粗聲粗氣的說道,晃著腦袋上形如鳥窩的亂發,認命般嘆氣道,“早就說了別跟著這丫頭瞎胡鬧,也不看看惹得是什么人,自尋死路,怨得了誰?苗順這***王八蛋,天一堡就毀在他手上。也怪大哥你心太軟,婆婆媽媽,成不了大事。我就說了,你該占了天一堡,鎖上這丫頭幾年,等風聲過去了再要了她,女人都這德性,等她成了你的人,日后還不是千依百順,你讓她往東,她還敢往西不成?!?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費祖沖搖了搖頭,臉上有惋惜之色,卻沒有后悔之情,長嘆一聲,苦笑不語。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成祿言語粗鄙不堪,玉清真人眉頭緊皺,一臉厭惡的看著成祿,清冷叱道:“住口,不尊家主遺孤,是為不忠;殘殺無辜百姓,是為不仁;罔顧兄弟之情,是為不義,這等不忠不仁不義之輩,死不足惜!”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哈哈,臭婆娘,別以為老子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盤,你屁股往哪撅,老子就知道你找哪個茅坑。哼,別偷雞不成蝕把米,到時候有你哭爹喊娘的時候?!背陜賄艘豢?,惡狠狠的罵道。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玉清真人臉色一冷,劍出三寸,又生生忍了下來。景余瓊一臉茫然,喃喃低語:“費大叔,成二叔,你們為什么,為什么……”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費祖沖眼中閃過一絲不忍,瞬間隱去,自嘲一笑道:“多行不義必自斃,余瓊,斯人已去,活著的還要活下去,天一堡是存是滅都和你沒有關系了,以后莫要再想著尋仇,你爹不是壞人,錯就錯在娶了一個不該娶的女人,這是命?!?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命……”景余瓊呢喃低語,忽地聲嘶力竭的叫道,“你告訴我什么是命,什么是命!”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景余瓊傷心欲絕,卻還要壓抑著哭聲,緊緊捂著嘴,害怕哭的聲音太大,便是咬破了手掌,鮮血橫流也沒有覺得疼。蘇茵茵心里頗不是滋味,幾刻前自己還打心底里暗暗詛咒景余瓊走霉運,嫉妒她被玉清真人收為關門弟子,這一刻,天旋地轉,她苦苦尋求的不惜用容顏美色當成代價的復仇竟然只是一場顛倒黑白的騙局,蘇茵茵動了惻隱之心,輕輕蹲下身子,將景余瓊攬進懷里,順帶著也恨上了殿門處那三個冷血無情的人。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是不是根本就沒有人證?”方小侯爺咽了一口唾沫,艱難的問道。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曹御使搖了搖頭,平聲回道:“巡檢司斷案,非不得已不施詐計,人證確有其人,正在護送前往卓城的路上。僥幸未死的那個人,就是被兇手凌遲殘殺的那位女子堂妹?!?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原來是那個女人的妹子,嘿,肯定也是個美人?!背陜宦輝諍醯囊Φ?,視殿中諸人如無物,惡到極處,竟也有了幾分成魔之氣。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沒有人再去理會和責問他,在場中諸人眼里,成祿已經是個死人。此刻眾人思索的是天一堡一向素有俠義之名,為什么會做出這等慘無人道的兇案,費祖沖方才一言,景浩然錯識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又是何方神圣。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費祖沖轉頭看著成祿,蕭索嘆道:“二弟,是大哥害了你?!?br />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早知今日,何必……”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話還沒有說完,就聽殿中數人厲聲喝道:“住手!”桑南色與馮震鳴周放二人電閃而出,撲向費祖沖。忽地,三人身在半空猛然一頓,齊齊止步,駭然失色。同一刻,冷冰沒有動,許不羈收回了剛剛邁出去的步子,兩人不約而同的抬頭望向大殿橫梁。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一顆瓜子,蠶豆大小,慢悠悠的從頭頂屋梁上掉了下來,正巧砸在了費祖沖揮向成祿太陽穴的右手,一聲清脆的響聲,而后是費祖沖含痛悶哼,這粒瓜子很輕,不過卻砸斷了費祖沖仗以成名的碎碑手。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桑南色倏地仰首望向房梁,一個豆蔻妙齡,面容精致至極的女娃兒無所事事的坐在橫梁上嗑著瓜子,穿著一身短襟碧裙,露著一雙修長纖細的秀腿,腳上穿了一雙牛筋綁帶的小蠻靴,一晃一晃的在房梁上蕩來蕩去,白生生很是乍眼。蘇茵茵多看了兩眼,暗罵一句,竟然比自己還要白。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什么人?”桑南色冷喝一聲,一臉戒備的看著梁上的瓷娃娃。女娃嘻嘻一笑,吐了一片瓜子皮,身子一仰倒了下去。眾人一驚,卻見女子左腿一勾,頭下腳上的吊在房梁上,一雙秀腿繃的筆直,曲線顯露無疑,馮震鳴和周放轉頭望向別處,非禮勿視。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女子抬頭,倒吊著看著身下的費祖沖,眨了眨眼,細聲細氣的說道:“你最好別亂動。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玄幻奇幻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