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創業難

    在碼頭等候下船的時候,他接著這一身行頭,再加上厚著臉皮跑到了一群二等艙旅客里頭,攀談了一番后,倒也是收獲了不少名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下了船后,呂振江先是跑到大阪商務局那邊,注冊了自己公司的辦事處。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的公司叫做上?;趁騁墜?,這個辦事處自然也就是上?;趁騁墜頸焙0焓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然后又是雇傭了幾個年輕人充當員工,算是把辦事處的架子給搭了起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說起來,在這邊的員工比在上海那邊還要多呢!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呂振江已經是下決心,前期的事業重心就放在北海這邊,因為北海徹底本土化后,那可是百廢待興,完全就是一片空白,而且需求極大的市場,要不然他也不會大老遠跑到北海來開辟市場。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把辦事處搞定后,已經是三天之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三天后,他才是租了一輛高檔的四輪馬車,然后帶著自己的一身行頭以及兩個員工充當的隨從前往大阪飯店。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大阪飯店乃是北海省省府大阪城最高檔的飯店,作為一個跑南闖北,連南非飯店都入住過的人,自然是知道這種飯店不僅僅是吃飯住宿的地方,實際上這種地方往往還是一個地方的高層人士匯集的地方,很多商業人士談生意都是喜歡選擇在這種地方。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連續好幾天都是泡在那里,住是不可能住的,那地方太貴,連吃也是不可能的吃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通常都是跑到大阪飯店的茶館里,點上一壺茶而已。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更多時候,他都是趁機認識往來此地的商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來北海是干嘛的,自然是做生意的,拉單子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可是很清楚,如今的北海到處都是商機,不少商家都是準備在此地投資建廠,那些大單子他是不可能拿的,也沒那么能力吃下來,但是一些小單子也足夠他這個小貿易公司吃飽喝足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在大阪飯店里晃悠了三四天后,收獲了不少人的名刺,而且還敲定了其中一單。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一單是一個早年移居大阪的蠶繭商人,他準備在大阪當地籌建繅絲廠,需要一批設備,當然了,自然不可能是大型設備,那些大型設備人家一般都是直接找國內的數大機械公司直接下訂單的,輪不到他們這些小貿易商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拉倒的訂單只是一批零配件訂單,這種訂單實際上對于繅絲廠來說也不算什么,就算不找他呂振江,也可能隨便找個貿易公司采購,只是他看呂振江順眼這才給他來做。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訂單總價值才三千多元,然后拋開采購成本和運輸成本的話,毛利頂多也就百來元,如果扣除稅收和人員成本的話,他呂振江的凈利潤怕是就只剩下十幾元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但是這一單的成功,卻是給了呂振江極大的信心。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萬事開頭難,這開了頭后續的也就容易多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在大阪到處跑,天天出入大阪飯店以及其他商人匯集的地方,這慢慢積累下來倒也是讓他又拉倒了幾單。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都是幾千元的小單子,而且利潤被壓得很低,但是呂振江不在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賺的少他也做!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拉倒了單子,他也是不回去,而是派了人回上海,讓上海那邊的員工進行采購,安排運輸。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如今上海到大阪之間的貨物運輸非常編輯,蒸汽貨輪四五天時間就能夠把貨物從上海運輸到大阪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當第一批的零配件訂單交付后,拿到了尾款的呂振江沒忍住,跑到當地的青色小樓里犒賞了自己一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雖然當晚的花銷都超過了他這一單所賺取的凈利潤。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但是他開心??!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后續的幾個訂單的貨物也是陸續運抵大阪,同樣的利潤沒多少,最后一統計,七八個單子加起來,呂振江的貿易公司的凈利潤連一百元都不到。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主要是因為呂振江的貨物采購,基本都是在上海采購,上海乃是全國貨物匯集之地,采購什么都方便。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只是他這個小貿易公司的議價能力不強,采購價格往往和普通客戶直接采購都是同一個價。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也就注定了其實呂振江做這種單子賺不了什么錢,畢竟大家都不傻,就是因為沒錢賺,那些商人才會把單子給他呂振江做,要不然的話,他們廠商還不如直接派人去采購安排運輸呢。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給他呂振江做,其實也就是為了方便,要不然派人去的差旅費加上其他費用,恐怕最后還要更高一些呢。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但還是那句話,呂振江他不怕賺的少,只要能夠把業務做起來,哪怕前期不賺錢,只要不虧本就是勝利。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看重的是未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呂振江的努力也是逐漸得到了回報。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以前做過單子的商人繼續找他,還會給他介紹其他的商業朋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當單子的數量起來后,呂振江就是親自回了一趟上海,直接找到了幾家主要的零配件供應商,要求他們降低價格。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采購量大了,自然也就有議價空間,呂振江甚至還和其中一家廠商簽訂了北海代理協議呢。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初步的成功讓呂振江大為振奮,帶著代理協議又是跑回了北海。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三個月下來,呂振江跑遍了北海省,幾乎每一家新開或者還在籌建中的工廠,他都是跑過去推銷。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雖然大多都是以失敗而告終,但是偶爾也會有成功的,尤其是當他做成功的單子越來越多,拿貨價格越來越低,給予當地的廠商價格也越來越低的時候。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呂振江發現,逐漸的都有廠商主動找上門來談合作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雖然說都是小廠商,都是小單子,但是呂振江卻是不嫌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如果是大單子的話,都還輪不到他這個小貿易商呢。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積少成多這也是做生意的一個途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而更重要的是,他呂振江的華萊貿易公司的名頭已經是在北海,至少是在大阪打起來了,當地的很多商人都知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可以從華萊貿易公司這邊采購到便宜好用的貨物,而且大小來者不拒,很多議價能力比較低的廠商,都是主動跑過去華萊貿易公司尋求合作,讓他們代理采購。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里頭也就有了宋丸子夫婦新開的繅絲廠。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宋丸子夫婦財力有限,這在大阪新開的繅絲廠自然也是規模不大,這樣的小廠子在采購各種設備或者耗材的時候,和大廠商之間的議價能力是非常差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沒辦法,拿貨量少,自然也就別指望著別人大廠商給你多低的價格。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為此,他們聽聞了華萊貿易公司后,就是找上門去,準備采購部分配套設備,這些設備自然不可能是那些主要的機械設備,那些設備都是好幾萬好幾萬一套的,都是直接從肇慶機械公司的代理商里直接下訂單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們采購的是一批小設備,數量也不大,訂單金額也就只有萬元左右,偏偏要求還不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過這種單子對于大貿易公司而言只是小單子,但是對于華萊貿易公司而言就是大單子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碰巧,其他的幾家繅絲廠得知這個事后,也是找上門來想要聯合下單。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原因很簡單,自然是為了聯合起來獲得更低的采購家。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而呂振江接到了意向后,立即派人回上海,然后尋找能夠供應相關產品的廠商,但是奈何大廠商的東西是好,但是價格貴,呂振江給的價格低,他們根本不接單子。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但是大廠商不做,中小廠商卻是會做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過隨后上海那邊回信說,供貨商那邊想要和呂振江談一談代理合作,而且還不是小設備配件的代理合作,而是大型設備的代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得知這個消息后,呂振江那里還會停留,當天就是買了船票跑回了上海。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上海商貿區,沿江二路的一棟五層辦公樓里,小小的一棟辦公樓擁擠著二十多家各種公司、辦事處。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呂振江的華萊貿易公司的總部就是在這里,租了大約五十平方米的地方充當辦公室,里面擁擠著二十多名員工辦公。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實際上,華萊貿易公司還是上個月剛搬過來的,之前還只是在南城區里的一棟普通樓房里,不過隨著業務擴展,就是把公司搬到了沿江二路。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是直接靠著黃浦江的沿江路,而是后一排的沿江二路。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沿江路的辦公樓,他可租不起。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那里甚至都沒多少小辦公室租住,基本都是大面積,整層甚至整棟辦公樓出租的,那里都是帝國的大型企業的總部或者辦事處。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小小一個華萊貿易公司可租不起那樣的辦公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過能夠把公司搬到這里來,也算是足以證明最近半年他的這個華萊貿易公司蒸蒸日上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單子雖然都不大,操作起來也瑣碎,但是積少成多,而且呂振江也算是在大阪那邊打開了名義,很多中小廠商都會找到他合作。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所以毛利潤還是有的,只不過開支大,最后落到他呂振江個人口袋的錢沒多少而已。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回到了公司總部,他當天下午就是見到了想要見自己的供貨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來人是一個穿著職業裝的中年男子:“鄙人乃漢陽聯江機械的外務經理邊全!”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說著,他正是遞上了自己的名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