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破碎 第七百零八章 聶小倩

    “你是人間沉浮的命,與仙道無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見諸葛臥龍也想要拜師修行,燕赤霞看了此人一眼,笑道:“算命看相我不會,但我好歹也算是修行中人,剛才我看你烏云罩頂,是一個窮困潦倒的下場,但是現在來看,卻變成了撥云見日,人間富貴的氣象,當真古怪……我明白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他心中一動,看了李俠客一眼,笑道:“你今天這是遇到李前輩了,有他在此,諸邪避退,自然能逢兇化吉,遇難成祥,嗯。你的命格這么一改,怕是整個天下的局勢都要發生巨大的變化,這變化的源頭看來就是……”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燕赤霞說到這里,嚇了一跳,有點遲疑的看向李俠客:“李前輩,莫非您有匡扶社稷收拾亂局的心思?”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李俠客哈哈笑道:“我好不容易擺脫這些三朝帝王之命,哪里還會再對朝堂感興趣?這天下,誰愛要誰要誰愛收拾誰收拾,我卻是懶得管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他從懷里掏出一本書扔給了諸葛臥龍:“朕當年統一一個王朝之時,曾命天下各門各派交出各自的武學心法,收攏到皇宮之后,親自為其批注,由此開辦了演武堂,集合天下群英,編撰了一部武經,這武經公分上下兩部,上部給了大帥龍淳,作為軍中武技,鎮軍之寶,下部放到武林中,作為中原武林的武經總編?!?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李俠客指了指諸葛臥龍手中的經書,笑道:“你手中這一本乃是下一部武經總編中的一門練氣法門。你若是悟性高,資質好,好生揣摩修煉,日后未嘗不能憑借此書成就先天高手,到那時,才拜入劍修一脈不遲。我管保你進入修行界內?!?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諸葛臥龍大喜,將這本武經牢牢抓在手中,道:“多謝前輩傳法,晚輩感激不??!嗯,晚輩身無長物,只有剛寫就的一本書冊,這便送給前輩,聊表心意?!?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他說話間,從懷里掏出一本手抄本,恭恭敬敬的遞向李俠客:“一家之言,若有謬誤之處,還請前輩斧正?!?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李俠客伸手接過這本小冊子,看了看封皮,寫著三個大字:人間道!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人間道?好家伙!你口氣不小??!”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他眉毛挑了挑,翻開封皮向下看去,便看到了一句話:“人,天地之中也!鴻蒙初分,天地開辟,清者上升為天,濁者下沉為地,而人居于清濁之間,固有賢愚美丑之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看了前面幾句之后,李俠客微微吃了一驚,繼續向下看去,只見這本書從開篇明義之后,便寫了種種人心變故以及做人的修養之道,看問題的角度極其詭異,發前人所未發,講前人所未講,字字珠璣可能說不上,但其中道理頗能自洽,能將一本書寫到這個程度,已經足以傳世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將這本書翻看了幾頁之后,李俠客深深嘆了口氣,道:“我剛才給你練氣之法,并不認為你能在老邁之年僅憑一部心法,就能成武道高手??墑竅衷諼也歐⑾?,卻是我小看你了,以你的智慧,單憑一部武學心法,日后足以成就修行中人!”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李俠客看了燕赤霞一眼,笑道:“你最好還是再收一個師弟,免得日后錯過后悔?!?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燕赤霞訝然,他知道以李俠客此時的身份地位以及眼光,輕易不會多說話,既然這么說了,那自然有他的道理,有些事情自己看不明白,那是自己愚鈍,并不代表沒有。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他為人聰明,從善如流,聞言笑道:“托前輩的福,我剛收了寧采臣一個師弟,現在卻又要收一個師弟了,沒想到我劍修一脈,今卻是多了兩個弟子門人!”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當下起身走到諸葛臥龍身前:“諸葛臥龍,我欲要代師收徒,收你為劍修一脈弟子,與我同列劍修門中,你可愿意?”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諸葛臥龍大喜:“求之不得!”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寧采臣又走了過來,三人互相見禮,又向李俠客行禮,讓他作為見證,這才算是成了一家門人。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名分定下來了,彼此之間,自然親熱了不少,李俠客你又沒人賜酒一杯,這一下所有人都的了好處,燕赤霞對李俠客大為感激。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到了次日,傅清風來訪,向燕赤霞商議搭救父親傅天仇的事情,還有十來天的時間,他父親傅天仇就要從附近的路上押解進京,因此傅清風想要燕赤霞早點做好準備。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對于這種事情,燕赤霞早有計較,他剛收了寧采臣與諸葛臥龍為徒,這兩個徒弟又喝了李俠客賜予的靈酒,修為已然不下于武道高手,由他們兩個出手救人,便已然足夠,用不著他親自出馬。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師兄,這行不行???我們才剛入門,你就讓我們兩個去劫囚?”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聽到燕赤霞的吩咐之后,寧采臣大驚:“我們現在可什么都不會,怎么動手劫囚?”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諸葛臥龍倒是不急,笑道:“師兄,您盡管吩咐,我們兩人定然將傅天仇大人給救出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寧采臣拽了拽他的衣袖,低聲道:“你說的輕巧,這事兒能成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諸葛臥龍笑道:“試試不就知道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燕赤霞將兩人的對話停在耳里,笑道:“今日我先傳你們一套內功心法,還有一套護身劍法,給你們三日時間把他學會,三日之后,你們便隨傅清風他們前去救人?!?br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三天時間?這怎么夠?”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寧采臣道:“師兄,你確定不是讓我們去送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燕赤霞嘿嘿冷笑:“你們喝了李前輩的仙酒,一身功力大增,比我都差不了多少,別說修煉功法了,便是什么都不學,光靠蠻力就能橫推天下高手。你們兩人若是死在了官兵手里,那也太小看李前輩的靈酒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寧采臣一想也是,這兩天自己力氣大的嚇人,揮拳抬腳,就有無窮力量,一棵小樹都能隨后拔出來,就這等力氣,若是手持一把沉重的大兵器,還真有萬夫不當之勇。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當下不敢多問,沉下心向燕赤霞學習武道功法與劍術。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兩人資質悟性都是超人一等,尤其是諸葛臥龍,簡直就是驚才絕艷,半個時辰有氣感生出,半天時間便已經真氣運轉周天,一天之后,便已經將李俠客靈酒中的靈力匯集到了丹田之內,一夜之間,便成了一名內功高深的武道好手,寧采臣雖然比他年輕,卻遜色了三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到了晚上,寧采臣返回院內正欲入睡之時,忽覺不對,起身觀看,發現門外有風吹過,房門詭異的輕輕打開,一名白衣麗人從門外緩緩走來,月光之下,只見這女子相貌絕美,飄然出塵,只是面帶愁容,雙眼含淚,緩緩走到寧采臣身前,行禮道:“相公,還請搭救奴家一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寧采臣微微愣神:“你是什么人?”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女子道:“賤妾聶小倩,如今無端被人追趕捉拿,要給一名惡人當妾侍,我不從,他們便來抓我!還請相公出手搭救!奴家永世不忘相公大恩大德!”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