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五十二章 慢著?。ǖ詼?/span>

    雷道離開了密室,但找了九公子商羊云川一陣,居然沒能找到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還有差不多一天時間,就是繼承大典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因此,商羊云川忙的不可開交。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雷道也沒有去打擾商羊云川,他索要圣法,僅僅只是小事罷了,等商羊云川的繼承大典結束后再給不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雷圣尊?!?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時,髯須圣者剛剛回來,看到雷道后,眼前一亮。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雷圣尊出關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嗯,覺得差不多了,得參加九公子的繼承大典,就先行出關了?!?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雷道的話,讓髯須圣者點了點頭。髯須圣者也壓根沒有往雷道進階的方向去想??裁賜嫘?,這才僅僅一天半的時間,雷道進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可能的,再給一年也不可能!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對了髯須圣者,調查的怎么樣了?現在外界形勢如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雷道問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髯須圣者去商羊侯國到處調查情況,應該有所收獲,還是要親眼所見才為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很平靜?!?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什么意思?”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外面的情況很平靜,甚至,平靜的有些詭異。我調查了那么長時間,居然沒有任何關于九宮侯國的消息,似乎一切消息都指明,九宮侯國一切正常,商羊侯國也一切都正常。不過,正因為如此,才不正常?!?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髯須圣者的話,聽起來似乎有些繞。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雷道卻明白髯須圣者的意思。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髯須圣者從外界,其實沒有得到多少有用的消息,不過倒是可以確定一點,九宮侯國有問題,乃至于商羊侯國也有問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九宮侯國在秘密行動,商羊侯國卻在遮遮掩掩。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其實就是不想與九宮侯國爆發大規模的沖突。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如果九宮侯國覬覦商羊侯國,就算商羊侯國遮掩,又能如何?到最后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看來,形勢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嚴峻。現在商羊侯國唯一的大事,就是繼承大典了吧?雷某懷疑,九宮侯國的人,只怕會在九公子的繼承大典上有動作?!?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雷道沉聲說道,他沒有什么證據,僅僅只是一種直覺罷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繼承大典?這個應該不至于吧,畢竟繼承大典看起來好像很轟動,是一件大事,但實際上,繼承大典只是做做樣子罷了。該繼承的早就繼承了,九公子連圣寶都繼承了,基本上成為侯國之主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九宮侯國就算要鬧事,在繼承大典上能鬧出什么動靜?”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髯須圣者倒覺得沒有這個可能。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也許吧,希望繼承大典上不要出什么事。不過,這里畢竟是在商羊侯國內,我們還是有優勢的?!?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雷道倒是沒有太著急。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首當其沖肯定是商羊侯國的那位圣體四重圣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要那位四重老祖沒有事,那就不會有什么大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還有一天時間就是繼承大典了,到時候就知道了?!?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髯須圣者也點了點頭,他們現在什么也不能做,只能靜靜的等待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公子的院落。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公子靜靜的盤膝坐著,這段時間,他甚至都沒有再出去了,就這么獨自呆在小院子里,一動不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二十八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過,大公子并非真的什么都沒有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要聯系舊部,自然不會無動于衷。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是,有九公子商羊云川的圣寶,大公子行事都非常謹慎?;舊?,都是書信往來,秘密的聯系,大公子本人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動靜。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通過這種方式,大公子收到了二十八位舊部的回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也就是說,還是有二十八人愿意追隨大公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才是大公子真正的心腹!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即便是在這種情況下,都依舊愿意跟隨大公子的人,才是真正的心腹,才真正值得信賴。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雖然人少了一點,但也差不多了。九宮侯國的人,并不指望我能對商羊云川怎么樣,而僅僅只是想讓我鬧出動靜罷了,而且動靜越大越大,其他的,就交給九宮侯國的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公子已然洞悉了九宮侯國的目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隨著時間的推移,還有一天時間就是繼承大典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越是接近繼承大典的時間,大公子卻越是不平靜。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腦海中已經無數次的將這次行動的前前后后都梳理了一遍,確定沒有什么遺漏,但內心深處依舊無法安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很清楚,這次的事一旦失敗,他就真的完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甚至,會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是大公子孤注一擲的一搏,他現在已經沒有了退路,別無選擇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要么相信九宮侯國,真的能力壓商羊侯國的老祖,能力壓身懷圣寶的商羊云川。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要么,事情敗露,他被四重老祖斬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沒有第三種可能。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就算我與九宮侯國合作,那也是迫不得已。何況,我不是投靠九宮侯國,而是投靠東極王!只有這樣,才能保全商羊侯國,固執的四重老祖以及商羊侯,還有商羊云川,你們才是商羊侯國的毒瘤,沒有了你們,商羊侯國才能更好!”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公子低聲喃喃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試圖說服他自己,結果,他成功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畢竟,他不可能有其他的想法,他也只能、必須說服自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有他成為商羊侯國之主,才能保全商羊侯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都準備妥當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切準備妥當,就等老祖降臨了?!?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群黑衣圣尊,也不知道用了什么辦法,居然能避過商羊侯國圣寶的探查,甚至,有圣體三重圣尊都來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祖一直都被商羊老祖給盯著,一旦動身,勢必不可能瞞得住商羊老祖。因此老祖只會在繼承大典那天動身,以最快的速度趕到商羊城。其中也許會有一些變數,這就得我們頂住這些變數了,尤其是商羊云川,已經繼承了圣寶,不能看做是一般的圣體三重,而應該是圣體三重巔峰。甚至在商羊侯國之中,身懷圣寶的商羊云川就是無敵!”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無敵?那倒不至于,你們看看這是什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其中一名黑衣圣尊,翻出了手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其掌心處,居然出現了一個九宮圖案,散發著微弱的毫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這是九宮圖?九宮圖怎么會在你的身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祖將九宮圣寶也交給你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許多黑衣圣尊心中一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可是九宮圖啊,屬于九宮侯國的圣寶。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老祖的圣寶已經獻給了東極王,這只是東極王交給老祖的一道圣寶投影罷了。雖說是投影,但威力卻要比當初的九宮圖都要強悍!原因很簡單,這其中甚至還蘊含著一絲東極王圣寶的力量?!?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東極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哈哈,有了這等至寶,我們都能鎮壓商羊云川,再有商羊侯國的大公子相助,控制住局勢那是輕而易舉。說不定等老祖降臨之后,我們都已經收拾妥當了?!?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黑衣圣尊們臉上都露出了一絲笑容,目光更是死死的盯著九宮圖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蘊含著東極王的一絲力量。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等力量,他們也想獲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可惜,這是九宮侯國的老祖賜予,實際上也是東極王賜予九宮侯國老祖。為了控制住商羊侯國,九宮侯國老祖也是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對了,商羊侯國還有一些其他的圣體三重強者,我們也得注意?!?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嘿嘿,我們帶了這么多圣尊過來,還有東極王賜予的至寶,難道連商羊侯國的圣體三重圣尊都鎮壓不了?那還拿我們來有何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還有之前大公子提到的雷圣尊。這段時間我也調查了一番,發現這個雷圣尊與九公子商羊云川關系密切,乃是商羊云川的心腹。據說商羊云川能成為商羊侯國之主,也是因為雷圣尊的幫助。因此,這個雷圣尊不可不防?!?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放心,不管那個雷圣尊有多強?;蛘呱萄蛟拼ǖ氖ケτ卸嗲?,到時候在東極王賜予的九宮圖投影之下,都一體鎮壓了。只要沒有圣體四重老祖,又有何懼?我們更應該關注的是如何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控制住局面,然后由大公子繼承商羊侯國之位。到時候,我們就以散修的身份出現,一起助大公子一臂之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明白了?!?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些黑衣圣尊傷醫妥當,就等一天后的繼承大典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時間一晃而過,眨眼間,一天的時間就已經過去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繼承大典鬧的沸沸揚揚,在整個商羊侯國都是絕對的大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畢竟,繼承大典,那就相當于迎來了新一任的商羊侯,意味著新的商羊侯國之主。對整個商羊侯國來說,都非常重要。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因此,繼承大典舉行的非常隆重,整個商羊侯國的一些頭面人物,基本上都趕到了商羊城當中,參加商羊云川的繼承大典。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商羊云川一襲“侯爵”盛裝,身上散發出一股威嚴。這是身懷圣寶,日夜受到圣寶洗禮之后,自然而然散發出的威嚴氣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哪怕商羊云川僅僅只是圣體一重,也沒有任何人敢小覷商羊云川。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雷道與髯須圣者,都跟在商羊云川的身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即便回到了商羊侯國,對商羊云川而言,最信任的人依舊是雷道與髯須圣者。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甚至,商羊云川在繼承大典過后,正式執掌整個商羊侯國,也都倚仗雷道與髯須圣者,將會賦予兩人重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繼承大典需要踏上高臺,然后在上一任商羊侯的手中,接過象征商羊侯國之主的印璽,再昭告整個商羊侯國,就算是完成了繼承大典。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僅僅只是儀式罷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畢竟,商羊國之主真正的象征乃是圣寶。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而圣寶,早已經在商羊云川的體內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即便如此,商羊云川心里依舊非常激動,今日過后,他就是貨真價實,而且名正言順的商羊侯國之主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商羊云川慢慢的走上了高臺,來到了上一任商羊侯的面前,正要按照事先安排好的步驟,接過商羊侯手中的印璽時。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突然,一陣尖銳的聲音傳進了耳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慢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眾人目光一轉,落到了人群中的那道身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許多人臉上都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顯然,似乎都認識這個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公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商羊云川臉色一沉,死死的盯著大公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顯然,他也沒有想到,在這種關鍵時候,大公子會出來搗亂。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