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八十章 內應

    大武軍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龐大的中軍艦隊懸浮在離地百丈的空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下方是大片的營房,無數士卒靜靜盤坐在寬敞的營房中,渾身皮膚發紅,頭頂隱隱有血氣升騰,皮膚下一根根血管凸起,營房中的聚靈陣法正將天地元能匯聚過來,不斷注入士卒體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隊大隊的巡邏士卒在黑暗中步伐隆隆的穿行著,瞭望塔上,手持強弓的戰士瞇著眼,警惕的掃視著四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塊塊大小不一的青銅寶鏡懸浮在空中,隱約可見的鏡光緩慢的掃過營房外的黑暗,就算一只蟲子飛過,都會在寶鏡中留下自己的身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好些在戰艦的船艙中憋悶了好幾天的戰獸、坐騎在寬大的獸圈中或站立、或匍匐,不時打一個歡暢的響鼻,或者發出威懾性的低聲咆哮。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形如神龍的旗艦中,酒宴已經到了尾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巨大的殿堂中滿是酒氣,地上丟滿了大大小小的獸骨,一些喝醉了的軍官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打著呼嚕,一些頭盔和隨身兵器也不知道是誰的,就這么胡亂丟在地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武獨曜還沒醉,但是也有了七八分酒勁。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端著碩大的酒碗,大口大口的灌著酒,越是暢飲,他的眼珠越是明亮。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面前巨大的長案已經被侍者擦拭干凈,一幅巨大的山川地理圖靜靜的懸浮在長案上。武獨曜左手在離體的光影上比比劃劃著,盤算著明后天的進軍路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武在大晉境內,也有自己的暗探、間諜。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武從五六年起,就在大晉西南部諸多州治中安插人手,偷偷摸摸的勘測地形,制作了一幅還算詳盡的山川地理圖,整個大晉西南三百多個州治的地理地勢盡在其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澤州……只是一顆攔路的小石子,武獨曜并沒放在心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按照武獨曜的性子,留下一支艦隊攻打大澤州,他自己早就帶著大軍直撲楓州,快刀斬亂麻的能有多快就多快的直插大晉神國西南腹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可是,心有不甘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想到大晉故太子的行宮,想到那里面無數的奇珍異寶,想到當年大晉故太子從安陽城中帶出來的那些強大的神兵利器……心有不甘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武狂你這狗-娘-養的!”武獨曜喝了一口酒,低沉的咒罵了一聲,絲毫不顧武狂的母親就是自己的親奶奶這個事實。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吃獨食,不撐死你!”武獨曜眸子里閃爍著兇狠的血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要親自屠了大澤城……用這個借口,武獨曜自忖他能在這里多呆上兩三天,畢竟屠城是個技術活,武獨曜準備慢悠悠的親自下刀。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兩三天的時間,如果武狂被大晉東宮所屬重傷,那么武獨曜絕不介意背后插他一刀。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黑天鼎,那可是大武明面上的三件鎮國神器之一,威能無窮,最擅長大范圍殺伐,號稱有一人滅國的恐怖威力。若是能從武狂手中搶下黑天鼎,武獨曜以為,他的皇太子之位是穩當的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要能夠拾掇了武狂,武獨曜甚至可以放棄攻打大晉,他會集中大軍,全力攻擊東宮行宮。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哼!”武獨曜將大碗里的烈酒一口喝得干干凈凈,然后朝著那些喝得滿臉通紅的將領大笑了起來:“諸位,吃好,喝好,痛快好……這里有看上的侍女,只管帶回去好生快活?!?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跟著我武獨曜,升官,發財,封爵……錢,權,女人,我都能給你們!”武獨曜放下大碗,大聲笑道:“你們以后,多多跟著本王,就會知道,本王和我那出身卑賤的大哥不同……他小氣,而我,慷慨得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武獨曜大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殿內的眾多還清醒的大武將領也紛紛笑了起來,他們舉起大大小小的酒盞、酒碗,或者是裝滿了烈酒的頭盔……甚至有幾個喝得稀里糊涂的家伙,舉起了不知道從哪個侍女腳上脫下來的繡花鞋,斟滿了美酒,‘嘻嘻哈哈’的灌進了嘴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為大王賀!”一眾將領大聲叫嚷了起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武獨曜滿意的點了點頭,士氣可用啊,這就非常好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記得他的外祖父,一名在大武軍中效力了一輩子的老將傳授過他的馭下之道——大武的軍人,就是一群貪婪的野獸,只要給他們足夠的血肉,他們就會對你效忠。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些將領中,肯定有武獨尊的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是只要喂飽了他們,只要滿足了他們的欲-望……武獨尊的人,也能變成他武獨曜的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沒什么,是不能改變的。大武神國風俗如此,忠誠什么的,不能說沒有,但真的很稀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名身穿黑色長衫,頭戴絹帽的中年男子輕手輕腳的走進了大殿,他身后跟著一群步伐輕盈的侍女。中年男子謙卑的向武獨曜笑了笑,然后輕輕揮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侍女們分散開來,她們來到了大殿角落里的龐大香爐前,將香爐中燒成灰燼的殘香打掃干凈,在香爐中填充了新的香料,小心的將香料點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股清新清冽的鮮花香氣冉冉擴散開來,迅速驅散了大殿中難聞的烈酒氣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好些已經醉得差不多的大武將領聞到花香,激靈靈打了個哆嗦,頓時清醒了不少。他們毛孔內滲出了大量粘稠的冷汗,體內的酒意被這股香氣驅散了七八成,一個個都回復了清醒。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武獨曜滿意的看了這中年男子一眼。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武唯武力至上,朝堂上也多重武將而輕文臣,武獨曜自幼受周邊環境影響,對那些文縐縐的文臣也不怎么看得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過,這個黑衣中年,是前些年投奔武獨曜的王府幕僚,其人謹慎、精明、頗為能干,將武獨曜身邊的諸多雜務打理得井井有條,伺候得武獨曜舒舒服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此次征伐,武獨曜也就將他帶在了身邊,到時候給他報上幾份功勞,也能給他一個爵位,也算是犒勞他這些年的辛苦。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如此刻,武獨曜也覺得有點昏昏沉沉的,這清冽的香氣立刻讓他頭腦清醒了許多,酒勁也發散了不少,渾身上下清涼舒暢,真個是內外敞亮、舒服得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黑枯,還是你最明白本王……嗯,你放心,此次大戰之后,最少最少,本王保你一個侯爵之位?!蔽潿貍狀筮謅值鬧缸藕諞輪心晷Φ潰骸暗絞焙?,當年逼得你家破人亡,逼得你掛印辭官逃命的那幾個蠢貨,一如你自己要求的……這仇,你可以輕松的報了?!?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武獨曜笑得很燦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黑枯也笑得很燦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恭恭敬敬的向武獨曜行了一禮,然后向那些侍女擺擺手,這群侍女就拎著裝滿了殘香灰燼的錦囊,輕聲慢步的走了出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武獨曜深吸了一口氣,陶醉的嗅了嗅花香,然后舉起了手中的大海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諸位將領,清醒了么?清醒了,就繼續喝……哈哈哈,好漢子,就要吃肉,喝酒,殺人,騎-女人……不能喝的,都是軟蛋!”武獨曜大聲狂笑,他身邊一名侍女端起酒壇,給他的大海碗里斟滿了美酒。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眾同樣清醒了不少的大武將領紛紛叫囂起來,他們一個個舉起酒器,嘻嘻哈哈的笑著,紛紛說著讓武獨曜開心不已的恭維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黑枯又走了進來,他身后跟著大群仆役。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仆役們迅速將大殿的地板打掃干凈,將一張張酒案擦拭干凈,所有的食物殘余都被收拾妥當,然后一頭頭肥牛,一頭頭肥羊,一頭頭燒烤得金黃噴油的大牲口就被送了進來,放在了這些牛高馬大、食量驚人的大武將領面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武獨曜和一眾大武將領齊聲歡呼,紛紛扯下獸腿大吃大喝。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武將領一個個身軀魁梧,都是修為極強的體修,他們氣血澎湃,食量驚人,而且精力充沛,可以長時間的飲酒作樂。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戰時通宵暢飲,喝醉了就帶著大軍出去砍人,這在大晉軍中是死罪的行徑,放在大武軍中,卻是他們的軍中傳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黑枯啊,去給前面負責攻城的那蠢貨說一聲……本王說是他天亮了攻不下大澤城就砍他的腦袋……那是說笑的?!蔽潿貍綴攘思竿刖?,偷偷摸摸的將黑枯叫到了身邊,低聲的吩咐起來:“讓他不要太急著將大澤城攻破,多拖延兩三天時間?!?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給他說,如果他真的天亮之前就把大澤城給攻下了……老子剁了他?!蔽潿貍狀偶阜志埔饣恿嘶郵?,黑枯應諾了一聲,急匆匆的跑出了大殿。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嘿,武狂……皇叔啊,吃獨食,你一定會被撐死?!蔽潿貍錐窈鶯蕕囊ё叛?,抓著獸腿狠狠的啃了一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武中軍龐大的營地外,巫鐵、裴鳳、老鐵帶著大群五行精靈胎藏境高手,悄無聲息的站在黑暗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龐大的營地內,無數士卒靜靜的修煉著,澎湃如海嘯的氣血和天地元能相互沖擊,發出低沉的轟鳴。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們帶動的元能潮汐是如此的龐大,以至于百丈空中的戰艦都微微搖晃著,艦體表面不斷蕩起防御禁制被激發而亮起的光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就是大軍夜間必須扎營的緣故,這些士卒不可能在戰艦中修煉,哪怕戰艦的體積再大,一條戰艦也沒有足夠的空間容納修煉的士卒。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行軍調兵的時候,士兵可以和沙丁魚一樣塞在船艙中,但是一旦修煉……若是沒有足夠的空間,多強的旗艦都會被這些士兵卷起的元能潮汐撐爆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感受到軍營上空龐大的元能潮汐,巫鐵不由得感慨:“大武的士卒,果然堪稱三國第一,平均修為,比大晉的幾支正規軍,普遍要強出了一籌?!?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黑暗中,幾名穿著大武軍中弓箭手標配的軟甲,臉上扣著面甲的大漢悄無聲息的出現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巫鐵掏出一枚玉符,輕輕一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幾個大漢就迅速找到了巫鐵等人的位置,幾個閃爍就來到了巫鐵面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來了?”一個大漢輕聲問巫鐵。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來了?!蔽滋懔說閫?。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好,跟我們來?!貝蠛閡膊煌俠?,徑直說道:“不過,我們只負責帶你們進大營,進去后,能否活著出來,就看你們自己的了……還有,我家主人說了,武獨曜,最好是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漢向巫鐵身后的五行精靈們看了一眼,然后皺起了眉頭:“你們進去多少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巫鐵指了指自己和老鐵,沉聲道:“就兩個人……她們,在外面接應?!?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漢語氣一滯:“兩個人?你們以為你們是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搖搖頭,大漢冷哼了一聲:“罷了,命,是你們自己的,我們雖然極力做了配合,你們若是死了,不要怪我們?!?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很呱噪?!蔽滋閃舜蠛閡謊郟骸按??!?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幾個大漢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巫鐵和老鐵緊跟在了他們身后,不多時就來到了大武軍營轅門外,很順利的,沒有經過任何查驗的進入了大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裴鳳緊握長槍,和眾多五行精靈高手靜靜的站在黑暗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她的任務是一旦巫鐵得手,立刻帶著五行精靈攻擊大武軍營,制造更大的混亂,造成更大的殺傷,掩護巫鐵和老鐵脫身。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里畢竟是大武滅晉軍的中軍大營,無數精銳士卒聚集在這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若是這些士卒組成了軍陣掩殺……除非是神明,否則必死無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裴鳳閉上了眼睛,周身氣息靜謐猶如四周的黑夜。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巫鐵在冒險,她非常的擔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但是她并沒有阻攔巫鐵,更沒有任性的說要跟著巫鐵進入大武軍營。她選擇無條件的相信巫鐵,相信巫鐵和老鐵一定能完成預定的計劃,一定能夠平安脫身。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重重疊疊的禁制,重重疊疊的陣法,無數的監測秘寶監視著天空和地面,甚至有秘寶直透地下三千丈,就算用土遁之術,除非法力通天而且運氣極佳,否則也難以侵入大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巫鐵和老鐵在幾個大漢的帶領下,在龐大的軍營中拐彎抹角的,輕松穿過了外圍大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前方數百丈外,武獨曜所在的中軍旗艦,那條長有兩千多丈,造型猶如神龍的旗艦赫然在望。但是以這條旗艦為核心,四周矗立著二十四座奇形牌坊,更有數十條大型戰艦圍成了圓陣,將旗艦團團圍在了里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拱衛這條旗艦的,是武獨曜的王府護衛,并非滅晉軍的人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幾個大漢將巫鐵和老鐵帶到了這里,然后他們轉身就走,迅速沒入了黑暗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多時,黑枯帶著幾個護衛從一座奇形牌坊中走出,他看了看站在黑影中的巫鐵和老鐵,擺了擺手,輕聲道:“隨我來吧,大王他,正在飲酒作樂,你們有什么緊急軍情,直接向大王奏明就是?!?br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巫鐵和老鐵對視了一眼,緊跟著黑枯暢通無阻的走進了武獨曜的中軍核心營區,輕而易舉的踏上了中軍旗艦,一路穿過重重護衛,沒有耗費半點力氣的,徑直來到了武獨曜飲酒作樂的大殿門外。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黑枯輕輕推開了大殿的大門,輕步走進了大殿。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武獨曜猛地抬起頭來,他瞪大眼睛看著黑枯,大聲笑道:“黑枯,這么快就回來了?你的信,傳到了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巫鐵和老鐵從黑枯身后走出,徑直向武獨曜走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武獨曜的臉色驟變:“你們,是什么人?本王府中,可沒有你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