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32章 這一次,蘇家給站臺!

    蘇銳并沒有給自家大哥安排任何酒店,而是讓他直接“下榻”在神王宮殿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反正這里客房不少,要是蘇無限想住宙斯的房間……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本來,按照蘇銳的意思,對付天正教廷,只要太陽神殿出手就可以了,只要搞清楚對方的聚集地,那么太陽神殿便可以平推過去,若是神王宮殿都因此而出手,那么便是殺雞用牛刀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可是,對于這一點,丹妮爾夏普卻持不同的意見,她的意思很簡單——蘇銳現在是整個黑暗世界的領軍人物,凡是他要親自出手的時候,神王衛隊必須堅定不移的站在他的身后。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嗯,如果宙斯一直不回來,那么現在神王宮殿的主人將一直是蘇銳。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雖然這個情況是蘇銳并不愿意看到的,可是他沒得選,有些屬于他的責任必須要挑起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對此,蘇銳并沒有選擇拒絕。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神王宮殿,太陽神殿,以及海神殿,這一個神王級和兩個天神級勢力都站在了蘇銳的身后。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不知不覺間,沖天之勢已成,擋無可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不自量力的天正教廷,注定會被蘇銳所率領的鋼鐵洪流徹底碾碎!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不過,還有一件事情,蘇無限并沒有告訴蘇銳。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他此時已經來到了神王宮殿的最高等級客房。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這是一間小型別墅,有著獨立的院子,完全可以不受任何人的打擾。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李可,說說吧,星空神殿又是怎么回事?”蘇無限此時正坐在沙發上,對面前的男人說道:“我知道,星空神殿也參與了對山本恭子的刺殺事件?!?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他都知道。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這次襲擊山本恭子事件,并不是只有天正教廷的圣騎士團出手了,這件事情的背后還有著星空神殿的影子。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以蘇無限的能力,查出這種關聯,自然是輕而易舉的。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沒錯,老板,經過我們的調查,那個箭術家族的后代福爾迪,就是被星空神殿派遣而來的?!幣桓鏨澩┖諼髯暗哪腥蘇駒謁瘴尷薜納砬?。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原來,他就是之前綁了某位天正教廷紅衣主教的李可。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這些家伙,還真是不怕死啊?!彼瘴尷廾兇叛劬πζ鵠?。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他很久沒有這樣笑過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單單從這個笑容上面來講,蘇無限和蘇銳真是親哥倆沒跑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李可跟隨蘇無限多年,當他看到蘇無限這樣的笑容之時,心里面頓時突突一跳。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他知道,老板生氣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這樣的笑容可絕對不代表著開心。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我們都是文明人,不能總是喊打喊殺的,對不對?”蘇無限收起了那讓人心顫的笑容,冷冷地說道:“那么,就讓這些家伙感受一下被文明支配的恐懼吧?!?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被文明所支配!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家老大已經有很多年沒有說出這么犀利的話來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嗯,自從寫出了那個“滅”字之后,蘇無限好像已經年輕了二十年,意氣風發的感覺似乎又回來了不少。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李可稍稍的沉默了一下,隨后說道:“老板,這……”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怎么了?”蘇無限說道:“這件事情有難度?”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不是難度的問題,而是牽涉太廣,畢竟小老板剛剛成為了黑暗世界的領軍人物,轉頭就去對付星空神殿,這會讓人覺得他大權在握之后便立刻開始鏟除異己?!崩羈傷檔?。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他的眼光還挺長遠的,考慮也非常周全。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宙斯想必也是如此?!彼瘴尷摶⊥沸α誦Γ骸暗蹦曛嫠鉤晌諫裰醯氖焙?,不知道有多少明槍暗箭射向他,然而他除了擋下來之外,并不方便親自進行反擊,也是出于這個考量吧?”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確實如此……老板,黑暗世界的事情,您比我了解的還要深入一些?!倍雜謁瘴尷弈芩黨穌餉從屑氐幕襖?,李可并沒有感覺到有任何的意外。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所以,蘇銳沒法做的事情,我這個當大哥的來替他做,有什么問題嗎?”蘇無限緊接著便反問了一句。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李可立刻錯愕了一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沒想到老板的真實態度竟然是這樣的。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之前,還有人說,如果蘇銳回歸蘇家,那么蘇家兄弟們之間必然會掀起一股血雨腥風來,可是,事實證明,這特么的純粹是扯淡!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哪有血雨腥風!他們之間完全凝聚成了一股繩!分都分不開好不好!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不要束手束腳,別忘了,這里是黑暗世界?!彼瘴尷拚酒鶘砝?,淡淡的說道。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這句話說得,好像他才是黑暗世界的老大一樣。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其實,只要蘇無限想爭的話,那么現在站在神王宮殿之巔、主宰黑暗世界的人可能真的會變成他。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其實,我本來就沒打算讓蘇銳動手,畢竟這事情是老爺子交給我的?!彼瘴尷拮叩醬氨?,看著外面的景色,笑了笑:“所以,到了蘇家給蘇銳站臺的時候了?!?br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家給蘇銳站臺!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老板,您打算怎么做?”李可被蘇無限的這句話給弄的熱血沸騰,恨不得現在就去把星空神殿給滅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想到自己之前有些縮手縮腳,李可也有些慚愧與自責。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聯系星空神殿,讓他們來找我,明天我會離開黑暗之城,我想,星空神殿得到消息之后,他們應該知道該讓誰出面,也知道該怎么辦?!彼瘴尷薜乃直掣荷硨?,摩挲著拇指上的翡翠扳指,淡淡說道。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如果他們裝聾作啞的話……”李可猶豫了一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那很簡單,就準備承擔后果吧?!彼瘴尷匏檔?。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對方是一個老牌天神勢力,讓其承擔所謂的“后果”,對于絕大多數人而言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可這句話若是從蘇無限的口中說出來,卻顯得這么的平靜,而且還充滿了信服力。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他說讓星空神殿承受后果,那么星空神殿就一定會為此而付出代價。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好的老板,那我想辦法聯系他們?!崩羈捎α艘瘓?,便快速離開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無限看著窗外,并沒有再多說什么。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事實上,這件事情對于李可而言,絕對不算簡單,星空神殿已經隱居那么多年,想要找到他們具體負責人的聯系方式、并且把蘇無限的態度傳達進現任星空之神的耳朵里,這并不是一件特別容易的事情。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然而,李可跟了蘇無限這么多年,比嚴祝的資格還要老很多,他當然知道老板的性子是什么樣的,這一次,老板已經清楚的表明了“蘇家要為蘇銳站臺”的態度,那么,這決心恐怕將是無法撼動的。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星空神殿要遭殃,而天正教廷則是要團滅。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想想老板已經很多年沒有出手過了,因此這時候的李可還有些興奮。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無限在窗前靜靜的站了一會兒,然后便走向了臥室。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他簡單的沖了個澡,隨后便坐在床上,用某個通訊工具把幾個人拉進了一個群里,隨后在里面發了個定位。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發完了定位,他用華夏語在對話框里面打了一行字——老子來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緊接著,蘇無限直接把手機扔到一邊,開始補覺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其實他并不需要倒時差,因為很快就要趕赴拉丁美洲的蘇利斯了,這一次為了給弟弟站臺,無限大老爺有點忙啊。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無限很快睡著了,而在他發出微微鼾聲的時候,那個聊天群炸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很多條或震驚或興奮的消息都開始刷屏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銳此時正站在露臺上,用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偌大的露臺只有他一個人,丹妮爾夏普的身影并不在旁邊。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大概七八個小時的時差,黑暗之城過了中午,東洋此時正是太陽落山。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好疼……”田代優希此時正趴在床上,兩個護士正在對她身上的傷勢進行處理著,這個丫頭在之前的戰斗中表現非常勇敢,對山本恭子舍命相救,如果不是因為純子出手,恐怕田代優希已經被福爾迪的箭矢穿透身體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就在這時候,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等一下再接?!碧锎畔6曰な克檔?。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然而,這電話響了一遍,兩遍,還是頑強的繼續打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麻煩幫我把電話拿來,謝謝?!碧锎畔8謀淞酥饕?。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然而,當那不停響鈴的手機被她握在手里的時候,田代優希掃了一眼屏幕,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竟是直接從床上跳起來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是蘇蘇蘇蘇……哎呀,我的天!”由于過于激動,田代優希結巴了半天,愣是沒念出蘇銳的全名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看到田代優希從床上跳起來,兩個護士趕忙給她披上衣服,畢竟此時正在包扎傷口,田代優?;肷砩舷亂簿橢揮幸惶跣《炭愣?。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然而,她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單手擋在胸前,另外一只手握著手機,旋風一樣的沖出門去!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那兩個護士哪里追得上田代優希,拿著外套,面面相覷,隨后哭笑不得。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還好,這是在山本恭子的別墅里面,因此并不需要擔心太多人看到田代優希的春光乍泄。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大大大……大小姐!”田代優希握著手機,砰的一腳踹開了山本恭子的房門!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山本恭子此時正坐在床前看書,看到田代優希這渾身上下只有一條短褲的造型,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優希,你怎么了?不是在治傷嗎,怎么裸-奔起來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蘇蘇蘇蘇……哎,山本念的爸爸來電話了!”田代優希激動的喊道!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山本念的爸爸!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砰!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山本恭子手中的書掉在了地上!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香港马会特码王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香港马会特码王        香港马会特码王